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解放前惠州的卖唱盲人
作者:廖永钦(惠州民协会员)    来源:惠州民协    日期:2012-06-04 10:04:07

 

解放前,盲人无受教育的机会,地位低下。除少数人由家庭供养或靠亲属接济生活外,大多数无依无靠,生活困苦。有的靠算命卜卦度日,有的以卖唱行乞为生。现已78岁的黄包,解放前在惠州东江一带(观音阁至惠州沿江两岸地区)卖唱行乞。笔者多次听她讲述过去卖唱的事情,今记录如下。

 

一、命运坎坷,历尽艰辛

黄包,女,汉族,文盲,盲人。16至31岁前(1943—1958年以前)以卖唱行乞为生。

1927年,黄包出生在博罗泰美小岭木村一户贫苦的农民家中。因家里兄弟姐妹多,她出生40多天后,父母将她卖给一郑姓人家当童养媳。郑家也是穷苦人,上无片瓦,下无寸地。黄包三岁时因得了麻疹病,原本一双明亮的眼睛从此再也看不清身边的世界。她的家婆开始嫌弃她:“眼都盲了,养大了也没用啰!”一狠心,就把她丢弃了。也是她命不该绝,这时,她郑家大姑把她捡回来收养。16岁那年,大姑病逝,黄包失去了唯一的依靠。她曾想过轻生,正走投无路时,一位好心人介绍她拜师学艺唱山歌。从此,她踏上了一条艰辛的卖唱之路。

 

二、卖唱的行规习俗

1、惠州地区的“丐帮”。“丐帮”是旧社会乞丐的组织。乞丐的队伍相当庞大,有组织机构,有严格的帮规,在九流三教中占着重要的一席之地。传闻,九流三教中的“九流”分“上九流”和“下九流”,丐帮排在上九流中的第一位。在惠州地区,卖唱行乞之人尊“关帝”为始祖,称自己是食关帝饭,捧关帝饭碗,丐帮高层的核心人物都是有头面、有地位的达官贵人。

2、男人“投行”和女人“拜契爷”。旧社会,无依无靠的盲人和其他穷苦人要想上街行乞、卖唱,也要有门路,要有熟人引线,男人有人引线就可“投行”,加入丐帮的组织,投行是男人的事,女人是不能去投行的,如果女人想去卖唱,就要先“拜契爷”,拜已投行的男人为师,认他做“契爷”(义父、干爹),然后跟师父学艺。

3、如果有人查问来历,应自报家门。出门卖唱时,如果有人查问来历,就要自报家门,讲出师公师太、师父师母、师伯师叔等长辈的名称,自己属哪一个门派。黄包的师公名廖合,师父(契爷)蔡亚权,是“排老行”(又称“长路行”),可以穿州过府,到处去卖唱。如果未投行,未拜契爷,擅自出门卖唱行乞,讲不清自己的来龙去脉,被查认出,就会受到干涉。如果态度不够好,还会受责罚。

4、“开香”。为新投入丐帮组织的人员举行的入会仪式叫“开香”。“开香”又是丐帮中高层人物的隆重集会,普通的乞丐无资格参加。惠州地区的乞丐在博罗观音阁的关帝庙举行开香。举行开香时要备办三牲酒礼、冥钱香烛等,众人依序上香敬拜关帝,新投行的人在关帝座像前宣誓,由帮会中地位较高的人或新入会人的师父向徒弟告诫有关礼节与帮规。誓词与帮规的主要内容大概是:“好心之人桥上过,坏心之人桥下亡,要象关帝一样做人,忠心义气,光明磊落,不准奸淫邪道,不准偷鸡摸狗,不准强抢硬要(夺)……”,然后依序拜见在场师公、师伯师叔等长辈及众师兄,依序给众人行礼敬茶。

开香后必须严格遵守帮规,如发现有奸淫邪道,偷抢拐骗等违规行为,一经查实,就会受到惩罚。轻者责打罚跪,禁闭起来饿几日,严重的甚至会被打成重伤致残致死。

5、手敲竹板走四方。黄包和谢日等一班卖唱的盲人属于“长路行”,出门行乞时,每天常常走几十里路,翻山涉水,走村过寨。脚扭伤了,头皮碰破了,是平常事。他们住无定所,食无定时,荒郊野地、祠堂庙舍、桥洞都住过,饿了吃讨来的干粮,渴了捧一口路边的泉水。盲人要到其它地方去卖唱时,须三五成群,结队而行,以便互相照应。到达目的地后,先找好大本营,每天留下一人值班,替大家看管铺盖行李、盆钵炊具等什物,其他人则分头上街卖唱行乞,待众人讨得饭菜回来后,就分一份给值班的人吃。解放前两年,曾到过惠州卖唱的盲人有十多人,黄包记得名字的有:和平县的谢日(女)、博罗石坝的曾观华、博罗杨村的丘春、欧盲(无正式名)、博罗公庄的黄兰(女)、博罗柏塘的刘观发、惠阳良井的刘四娇(女),还有李带,记不清哪里人。

惠州西枝江一带也有一帮卖唱行乞的盲人。解放前,原惠阳县区域有两间“盲馆”,一间在惠东白花上老塘(原属惠阳县),另一间在惠阳淡水近郊。由当地出身贫苦的私塾先生开办,专门教盲人学山歌习艺,白花上老塘盲馆最多人时,有二三十个盲人。盲馆里面的盲人属“包门行”,只准在本地范围内卖唱行乞,传统节日期间,如每年端午节前,农历四月初一至五月初一,也有少数盲人到惠州市区卖唱行乞。

在卖唱生涯中,黄包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个叫刘其的男人。刘其原籍广东台山,早年从台山逃生到香港,抗战时香港沦陷,又从香港逃难到惠州。刘其大黄包四十岁,一对苦命人结为夫妇后,黄包总算有个伴,丈夫成了她最搭档的引路人。1948年起,黄包在惠州长住下来,每天只在府县两城卖唱。当年她和盲人谢日,麻风病人陈玉英等就住在东新桥靠县城的桥脚下,她的大儿子就是住在东新桥脚下时出生的。

 

三、盲人拜师学艺的情况

1、以“谷”代钱交学费。盲人拜师学山歌要交学费,师父教一套曲收几担谷。那时没有减免学费、扶助贫困措施。师父或契爷肯收一个又盲又穷的人为徒已是天大的喜事,应感恩载德了。师父也是卖艺的穷苦人,以收点米粮来养家糊口。师父教会几首歌后,就跟师父走街串巷,除一日两餐之外,把每日卖唱行乞讨来的谷米、钱物交给师父、逐日抵消学费。

2、教歌时是悄悄进行的。师父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教歌时是悄悄进行的,不能让其他人在旁偷听偷学。

3、强记硬背。盲人不识字,看不见,学歌时先学会第一段再学第二段,学会第一首曲再学第二首曲,经过勤学苦练和强记硬背,才能把整个唱本完完整整地背唱出来。 

 

四、卖唱常用曲调与唱本

客家地区卖唱盲人的山歌多以“五句板山歌”的调配歌词。五句板山歌由五个短小的乐句组成,每个乐句2~3小节,全曲由12~13小节组成一个乐段。按五句板编配的歌词为七字句(未计虚词),歌词押韵,五句为一段,恰好与五句板的曲调吻合。另外,每段歌词的第五句与下段歌词第一句互相连接,起到承前启后的作用。大部分卖唱盲人无乐器伴奏,演唱前的过门和每一段落的间歇(间奏)均以双手有节奏地打竹板。每套竹板由3~5块规格统一的长条形竹块组成,其中一块的侧边切削成锯齿形,用有锯齿的一侧在另几块竹板侧边拉擦时,便发出唰、唰、唰的声音。

按卖唱歌谣的内容和体裁,大致有三种类型:

第一类:红白喜事类山歌。如贺岁、祝寿、贺生贵子、贺新店开张、嫁娶、哭丧等山歌。

第二类:行业性山歌。根据各个行业的性质、特点、经营项目以及事物的特征编成的山歌,如唱药材店的山歌,唱卖布行(布店)的山歌,唱苏杭店(经营小百货,生活用品的综合商店)的山歌,如其中一首《唱药材店的山歌》,用各种中药材的名称编成,唱述了各种药材的性能和功效。

第三类:说唱山歌。说唱山歌的篇幅较长,它以广泛流传的民间故事、传说、神话演绎而成,每一个说唱山歌本都有一个完整的故事,如《梁山伯与祝英台》、《梁四珍和赵玉麟》、《张四姐下凡》等。

盲人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卖唱生涯中,经过不断的磨练,把各类型山歌唱得滚瓜烂熟,上街卖唱时,见景生情,歌从心出,走到哪一家的门便唱哪一家的歌,得知哪一家人正在操办什么事,便唱什么事的歌,总之要顺应时景。

惠州一些大户人家的妇女,还会请卖唱的盲人上门来唱山歌,点唱《梁山伯与祝英台》等一类有故事情节的说唱山歌本,事前双方商定唱什么曲,唱一套曲多少钱。坐下来一唱便一二个小时,曲终时主家付钱。有时,一些大方的主家认为唱得好,还会多给几文赏钱。

 

五、历尽磨难,安享晚年

解放初期,黄包在市区塘尾街租了一间房,安顿下来。仍然每天在府县两城卖唱行乞,1958年,黄包一家和盲人谢日等,由民政部门安排进了福利院。从此就没有再上街卖唱了(谢日于1997年在惠州综合福利院病逝,享年73岁)。解放后,其他流落惠州卖唱的盲人、乞丐,由民政部门收容遣送归乡。同年,黄包两个视力有问题的儿子,由民政部门选送到广东省中山石岐盲童学校读书。1983年,黄包代表“惠州市盲人聋哑人协会”参加“广东省第一届盲人聋哑人文艺汇演”,她演唱的竹板山歌《全靠党的好主张》获得了三等奖。黄包现有两子两女,改革开放后,先后成家立业,一家人自行从福利院迁出。而今黄包不愁吃穿,生活逐渐改善,神清气爽,每当回忆往事,她常常想起曾共患难的卖唱人。若有客人来访,黄包会情不自禁地唱起山歌来。

 

注:关于惠东白花的“盲馆”,曾请原惠东县地方志办公室副主任林水清同志协助了解、核实,谨此致谢。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艺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21@163.com
电话:李老师:13902623918 林老师:13502578713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ICP备1813448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sunkinglsx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