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蘧景玉的寂寞——《儒林外史》浅评之一
作者:陈梦(惠州民协会员)    来源:    日期:2020-03-06 15:16:34

 

蘧景玉在《儒林外史》中着墨并不多,只在第七回和第八回中客串出场,但却是一个光彩照人的形象,令人一见倾心,其光芒犹如流星划过漆黑的夜空,虽然短暂,却让人经久难忘。

蘧景玉第一次出场“尚幼”,还是一个翩翩少年,其父其时正“做县令”,他则“相随”“门伯范老先生在山东督学幕中读书,也帮他看看卷子”。在范进受恩师周进之托,在“查遍了六百多卷子,并不见有个荀玫的卷子”“心里烦闷”“委决不下”,“众幕宾也替疑猜不定”之时,少年蘧景玉闪亮登场。

内中一个少年幕客蘧景玉说道:“老先生,这件事倒合了一件故事。数年前,有一位老先生点了四川学差,在何景明先生寓处吃酒,景明先生醉后大声道:‘四川如苏轼的文章,是该考六等的了。’这位老先生记在心里,到后典了三年学差回来,再会见何老先生,说:‘学生在四川三年,到处细查,并不见苏轼来考,想是临场规避了。’”说罢,将袖子掩了口笑;又道:“不知这荀玫是贵老师怎么样向老先生说的?”范学道是个老实人,也不晓得他说的是笑话,只愁着眉道:“苏轼既文章不好,查不着也罢了,这荀玫是老师要提拔的人,查不着,不好意思的。”

蘧景玉讲这件故事的初衷并不是有意让范进当场出丑,不过是想调节一下气氛,同时弄清楚周进当初究竟是“怎么样”交代的,以便尽快解决问题。始料不及的是,范进居然鄙陋若此,居然也像故事中的那位老先生一样,根本不知道北宋的大文豪苏轼为何人。范进暴露了自己的鄙陋之后,书中并未写到蘧景玉的反应,我想,他是无论如何再也笑不出来的了,恐怕弥漫在心底的只有深深的寂寞与悲哀。

蘧景玉第二次出场已是在多年之后,其时三十七岁,其父当时是南昌府前任太守,“年老告病,已经出了衙门”。蘧景玉代替父亲来办理“交盘”。由王惠的眼中,我们看见了他的“翩然俊雅,举动不群”;由王惠的评价,我们了解到他的“襟怀高旷”“大方爽快”;从蘧公子的“人生贤不肖,倒也不在科名”的言谈中,我们更是直接听出了他无意科举异于时人的人生价值观。

“当下酒过数巡,蘧公子见他问的都是些鄙陋不过的话”,忍不住出言“讥诮”:

因又说起:“家君在这里无他好处,只落得个讼简刑清,所以这些幕宾先生在衙门里,都也吟啸自若。还记得前任臬司向家君说道:‘闻得贵府衙门里,有三样声息。’”王太守道:“是那三样?”蘧公子道:“是吟诗声,下棋声,唱曲声。”王太守大笑道:“这三样声息却也有趣的紧。”蘧公子道:“将来老先生一番振作,只怕要换三样声息。”王太守道:“是那三样?”蘧公子道:“是戥子声,算盘声,板子声。”王太守并不知这话是讥诮他,正容答道:“而今你我替朝廷办事,只怕也不得不如此认真。”蘧公子十分大酒量,王太守也最好饮,彼此传杯换盏,直吃到日西时分,将交代的事当面言明,王太守许定出结,作别去了。

得,蘧景玉这一拳是砸在了棉花包上了,他明明是在“讥诮”,人家愣是理解成了夸赞,比范进更荒唐。面对着王太守的“正容”而不是愠怒,蘧景玉自然是无语,唯有左一杯右一杯的豪饮,只谈公事,不言其他,万千寂寞尽在酒中!

蘧景玉品格的高洁“不群”是不消说的了,其子蘧来荀在遇到穷途的王惠时,慷慨赠银二百两,回家讲给祖父听。“蘧太守不胜欢喜道:‘你真可谓汝父之肖子。’”从侧面佐证了蘧景玉扶危济困的品格。此外,蘧来荀把钱白白送给朝廷逃犯,却得到乃祖夸赞,也正看出了蘧家的家风。

书末,“神宗帝下诏旌贤”,“礼部门口悬出一张榜来”,其父蘧佑,其子蘧来荀,都赫然在榜。就连那个“忝列衣冠”一肚子坏水的严贡生、“冒姓字”以“求名”臭不要脸的牛浦、专打小报告黑了别人还要假惺惺地为人“饯行”的雷骥、呆头呆脑连婊子都看不上的丁言志、自己的老婆不养“有肉万事足”的陈思阮,纷纷都在旌扬之列。为什么就没有我们这个玉一样品格玉一样的心胸令人景仰的蘧景玉呢?呜呼,无法可想!倘若蘧景玉泉下有知,恐怕只能浮一大白然后冷笑不语!

综上所述,在当时的世界中,蘧景玉无疑是寂寞的,磊落胸襟无人识,也无怪“享年不永”!

书中并未写到蘧景玉是怎样死的,笔者以为,是死于深入骨髓里的寂寞。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艺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21@163.com
电话:李老师:13902623918 林老师:13502578713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ICP备1813448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sunkinglsx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