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诗人应该坚守诗歌的语言和伦理之美
作者:李建毅(惠州民协会员)    来源:    日期:2019-03-24 19:06:58

  

我个人认为诗歌本身就代表着语言和伦理之美。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没有诗歌的语言和伦理之美,就不会有我们对诗歌的永恒追求。可以说,如果没有诗经《关雎》中“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些诗句,我们就无法想象古代女孩和古代的爱情之美,如果没有屈原的《涉江》“入溆浦余儃佪兮,迷不知吾所如。深林杳以冥冥兮,乃猿之所居;山峻高而蔽日兮,下幽晦以多雨;霰雪纷其无垠兮,云霏霏而承宇。”这一段通过景象衬托出诗人寂寞而悲呛的心情,恐怕就很难有后世的山水文学之美,同理,无论是汉赋,还是魏晋南北朝的乐府诗歌、民歌,我都可以仅从《敕勒歌》中的“天苍苍,野茫茫, 风吹草低见牛羊”一句足见其景色之美!到唐诗宋词这两座中国诗歌的高峰时期,可以说充满美学极致的诗歌比比皆是。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山野村夫,随便都可以吟诵李白的“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或者是杜甫的,“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感受到诗人的气势和太空浩茫,岁月悠悠。当我们一想到父母亲,就会很自然想到孟郊的“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那种母爱无疆的伦理之美。可以说,中国古代的诗歌给我们树立了一个美的语言、美的意境、美的想象和美的空间。

自从诗歌从五四运动新文化运动以来,中国的古代诗歌美学就几乎被重新定义,但总体还是很美,由于这些评论家写得太多,我就不多说了。但自从诗歌进入到了当代以后,虽然绝大部分的诗歌同仁、诗歌前辈还在坚持诗歌的美学,但确实以下几点是值得我们关注的:

1、诗歌完全口语化,使诗歌完全丧失了诗歌之美。

我觉得,诗歌就是淑女,就是贵族,它就得有美的样子。如果说诗歌是饮料,它就得是甘醇,要么有酒的味道,要么就是果汁的香,喝起来要么使人陶醉,要么使人振奋。或者让你沉思,或者让你哭让您笑,让你赞叹。你想要它寡淡,就喝白开水好了。自己明明在喝着寡淡无味的白开水,却硬要说自己在喝甘醇,吸果汁,这种人如果不是幼稚无知,就是掩耳盗铃式的欺骗自己。当然,我并不否认极个别的诗人用比较通俗的语言写诗,如唐代大诗人白居易就是非常强调诗歌通俗易懂的。宋代诗人邵康节的《山村咏怀》“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亭台六七座,八九十枝花。”等等也是非常口语化的,但这并不等同于现在市场上流行的某些所谓“口水诗”,可以豪不夸张地说口语诗会丰富诗歌创作;口水诗却伤害诗歌的品味,使诗歌完全丧失了诗歌之美!

2、诗歌语言的粗俗和哗众取宠,博取眼球和点击率,使诗歌沦落为社会垃圾场。

我们经常看到一些所谓的知名诗人的诗歌,不停地出现强奸、精子、精液、放屁、拉屎、去睡你等等这样的词汇。以至于我在讲台上与学员分享企业文化时,有读者问我,是不是诗歌只要在里面加上这类词汇就现代化了,或者反过来说现代诗歌就是低俗词汇的堆砌?这不禁让我感到悲哀和痛苦。我不想让在企业里的文学青年以为好的诗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诗歌语言的粗俗和哗众取宠,并不可拍,大家不理他好了,可目前这已成为一种趋势,我们随便上网一搜,拥有这样词汇的诗歌比比皆是,相信不少读者会和我有同感!包括这两年非常红火的余秀华不也是一首《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的诗歌而一“睡”成名吗?我不否认余秀华确实写过很多好诗,但她却以这首诗歌来博取了全国人民的眼球,我想这不是当代人审美观出现了问题,就是中国当代诗歌的悲哀。当我们读者怀揣这美好愿望和崇敬心情学习诗歌,或者一群少男少女们读着她的“其实,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无非是/两具肉体碰撞的力,无非是这力催开的花朵……我是无数个我奔跑成一个我去睡你”这些诗句时,我不知道哪些未成人的人们怎么理解?这和让人们去看一部赤身裸体的三级片有什么差别,如果还有人为这样的诗歌喝彩,这只不过是某些所谓学者在成为西方糟粕文化的代言人外加了一块遮羞布而已!我们的社会不需要这样的诗歌,我们的未来更不需要这样的诗歌!

3、诗歌审丑观产生让整个社会对诗歌的鄙夷,乃至使诗歌失去语言和伦理之美。

伴随着整个社会,特别是娱乐界各种色情、暴力,影星八卦新闻的刻意炒作,某些国民对此的关注程度乐此不疲,而此刻某些“一脱出名”,靠玩色情、低级趣味的所谓“明星大腕”却赚的盆满钵满;而科学界、学术界的巨擘出场,却鲜有国民喝彩。与此对应的是就连肩负着传道授业解惑的学术界,文以载道的诗歌界也不甘寂寞,纷纷效仿娱乐界从审美转化到“审丑”,似乎没有最丑,只有更丑。我在网上搜到这几年网上所谓被不少人津津乐道的出位诗歌,如蓝煤写得一首叫《一位父亲和女儿的伦乱情》,其中的片段确实不忍卒读,让我们看看这可拍的片段吧:“我今年60/……/女儿13岁那年/在我的主导下我和女儿发生了性关系/女儿没有拒绝”,这首诗歌完全没有诗歌气息,诗歌的语言之美已完全被丑陋不堪的意境,让人难以启齿的“性交” 语言所代替,中国五千年的父女伦理之美已惨遭碾压。再如丁小琪的《的士司机和老婆的对话》:“车被交警罚款了/还扣了驾照/老婆宽慰说:/亲爱的/别生气/等咱有了儿子/取名就叫“交警”/白天他叫你爹/晚上你日他妈”这样的诗歌已完全和泼妇骂街一样,又何来美感,可就是这样充满肮脏、谩骂、毫无伦理之美的语言竟然被人追捧。以上诗歌在百度等搜索,词条竟然有上百条之多,说明某些国民关心其程度远远超过了屠呦呦获得医学诺贝尔奖。如此同时产生的效果却是那些有良知的国民对诗歌的鄙夷!最终不仅使当代诗歌失去市场,而且戕害了中国文学的未来。

综上所述,作为一位有良知的中国诗人,我们博取的不是眼球和出名,而是坚守诗歌的语言和伦理之美。文学评论家更应高举自己手中的笔,为捍卫诗歌的语言和伦理之美而勇敢地站出来摇旗呐喊!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艺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10@126.com
电话:王老师:13502282332 李老师:13902623918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TCP备24577121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众联科技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