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散文】我要回家
作者:江利彬(惠州民协会员)    来源:    日期:2019-05-10 15:44:17

 

我很习惯在每天的早晨和黄昏出来散步,早晨和黄昏,是一天的开始和结束,分别有着不同的美好与灿烂,总是让人很喜欢。

有一天黄昏,一位很要好的朋友打电话给我,说他今天早下班,想开车出去逛逛,预备着带上我,问我肯不肯去。本身自己也是要出去散步的,一听他这么说,心中乐意得很,哪里还会有不肯的道理。

兴冲冲换了衣服,飞跑到楼下去等车。

可是,我没想到,朋友口中说的逛逛,居然就是让我陪他来剪头发。

我只好在车上等他。我坐在副驾驶座位上,车里开了冷气。过了一会,有一个背着深蓝色书包的小男孩朝着车子跑过来,他在我坐着的副驾驶座这个地方停下来,他伸出手,攥成一个小拳头,举起来,轻轻扣扣车窗。

我隔着窗户,看到这样一个很小的人儿,觉得实在有趣,于是降下车窗,笑着和他打招呼。

他看着我,不说话,小手往车里指了指。

我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问道,“你是想进来车里坐,对不对?”

他点头,又头,他额前的几缕短发跟着晃来晃去。

我下了车,打开后车门,冲小男孩扮了个鬼脸,“小家伙,进去吗?”

他点头,小心翼翼地走过来。

车窗外华灯初上,狭窄的人行道上行人寥寥无几。

车里有些昏暗,我回头望着小男孩,不知怎的,总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你放学了?”我把头靠在椅背上,看着他。

他仍然是点头,与我没有半句语言,心中竟有些失落,以为他是不喜欢我。

还没回过神来,驾驶室的门被打开了,一看是朋友,又把头低了下去。

“刚刚剪头发的时候,那个理发师说我的头发又顺滑了。”朋友一面说,一面大笑。

我白了他一眼,“你让我等了多久。”

“你说,你想去哪里,现在和你一起去,说走就走。”朋友饶有兴味地说道。

我耸肩,“你应该问问后面的小家伙去哪。”

朋友回过头,瞥见小男孩,然后望着我,一副很是吃惊的表情。

“什么时候的事?你有了一个孩子。”

“我看你是欠打。”我作势打他,他忙伸手来挡。

见我们打闹,坐在后排的小男孩竟然笑了出来,我们俩也一齐笑。

“小家伙,你去哪,我们送你。”我和朋友一同说道。

小男孩仍然没有说话,他在书包里拿了一个本子,找了笔在本子上面一撇一捺认真地写着,写完就用双手拿着递给我。

我含笑接过,只见本子上赫然站立着四个娟秀的字:我要回家。

“那你的家在哪里呢?”我把本子用双手拿着递给小男孩。

小男孩又在本子上面一撇一捺认真地写着,写完就用双手拿着递给我。

朋友不解,说了句,“你们这是在打哑谜。”

“开你的车,我们到这里。”我把本子递给朋友。

车开了,开得又稳又快,穿梭在这座城市的夜里,奔跑着这自由的风。

“到了,你问他是不是这里。”朋友把车停在路旁。

我刚要问小男孩,没想到他自己已经开了车门,他站在车窗外,很认真地朝我和朋友鞠了一躬。

隔着窗户,这一刹,我觉得小男孩离我好遥远,忍不住就要哭出来。

小男孩走了,小小的身影渐行渐远。我想起那个本子还没给回小男孩,我赶紧拿了跑下车去追。

在前方路口,我看到了小男孩,他身旁站着一位妇人。我走上前,微笑着点头,把本子拿着用双手递给小男孩。

我抬头,看见妇人很慈善地冲我笑笑,她摸摸小男孩的头,对他做了个手势。小男孩似乎看懂,朝我走了过来,我蹲下身,他在我的脸上轻轻地吻了一吻。

我似乎明白了什么,无声的世界里,没有被改变的,是爱和温暖。

泪水悄然滑落,流淌在小男孩吻过的地方。

我回到车上,我给朋友一个很安心的笑容,伸了个懒腰,说:“我们也要回家了。”

 

后语:在我一位朋友那里得知,这个小男孩和他的妈妈都是不会讲话的哑人。之后我和小男孩他们没有再照过面,写了这篇文章,也算是对他们的怀念,祈祷他们一切顺利平安!谢谢!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艺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10@126.com
电话:王老师:13502282332 李老师:13902623918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TCP备24577121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众联科技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