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散文】爷爷
作者:邓仕勇(惠州民协会员)    来源:    日期:2019-04-06 21:14:25

  

爷爷命苦,不满16岁母亲就去世了。曾祖父想续弦,但家里穷得茅草屋都没多一间,没女人肯跟他,就只好带着两个孩子苦苦熬日子。爷爷是老大,很小就开始独立生活,给地主放牛、给店家当小工、在码头扛大包……什么苦都吃过,什么累都受过。

爷爷18岁结婚。当时还没有“计划生育”这个词,在那片面强调“人多力量大”的年代,爷爷积极响应“号召”,婚后就一女一男一女一男地很有规律地生下了8个小孩。为了喂饱家中的十张嘴,爷爷日夜操劳,白天在田地里干活,晚上还打着煤油灯,扛着个由一条长竹竿和一个网兜做成的捕捞工具出去捕鱼、抓青蛙。身上背两个鱼篓,一个大的,一个小的,大篓装大鱼和大青蛙,要拿去卖钱的;小篓装小鱼小虾小青蛙,拿回家里吃的。

爷爷胆子大,夜晚哪儿都敢去。邻村有一个乱葬岗,数十年前是个大坟场,常有人说那里闹鬼,白天都没人敢去。乱葬岗那边有一大片洼地,去洼地必经乱葬岗,没人敢去那里捉青蛙。爷爷不信邪,去了,并且是晚上去的。因人迹罕至,紧邻乱葬岗的那片洼地青蛙特别多,爷爷不一会儿便捕获了满满两鱼篓青蛙。经过乱葬岗回家时,却迷路了。他在那长满茅草和散落着无数骷髅的乱坟堆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大半夜都没有走出来。爷爷认为是碰到“鬼打墙”,给鬼迷住了,就解开裤裆尿了一个圆圈。在我们农村,据说人尿能驱鬼避邪,用尿水划个圈将自己围起来,鬼怪就近身不得。可尿完了,爷爷还是走不出来,仍旧在乱葬岗里兜圈子,最后给弄得筋疲力尽,瘫倒在一个坟头上,直到天亮才泥人一般走出了那片乱葬岗。爷爷经此一遭,却没有被吓倒,没两天又去了,还长多了一个心眼,在进乱葬岗前把一个煤油灯高高地挂在树梢上,有灯火的指引,他就再也没有在里面迷过路。人死如灯灭,那些骷髅有什么好怕的?爷爷时常这样教育那些胆小的儿女们。

我的老家地处丘陵,山重林密,以前常有野兽出没,有些还会吃人。在这些会吃人的猛兽中,最令村民闻风丧胆的就是土狼,曾有不少村民丧命于它的利齿之下。晚上经常外出作业的爷爷自然也碰到不止一次。但经验丰富的爷爷知道土狼怕光,只要手中有灯火,它就不敢轻易近前,因而每次都能逢凶化吉。不过,爷爷也有百密一疏的时候。有天晚上,他跟往常一样,提着煤油灯外出去抓青蛙。走着走着,猛然发现身后闪烁着数只幽幽的绿灯。爷爷虽然心里发毛,但也没有惊慌,一边将手中的灯呈圆弧状晃动,一边朝附近的村庄走去,只要到了村庄,一叫喊,就会有村民前来救援。岂料一向慎重的爷爷,那天晚上出门前竟忘了给灯添加煤油,跟土狼僵持了不到半个时辰,手中灯火就变得越来越暗淡。爷爷知道事情不妙,马上提着灯拔腿狂奔。几只土狼见状也一齐扑上来穷追不舍。命悬一线的爷爷凭着对地形的熟悉,摸着黑纵身跳进一条河里,再奋力游到对岸,方才逃出生天,但背上仍然留下了几道深深的爪痕。

爷爷精明能干,在村里有点名气,人们说他“地上摔一跤,都要抓把土放兜里。”困难时期,许多人饿死了,爷爷带领着家人踏遍乡里的群山和东江边的沙滩草地,总能想方设法找些食物填饱肚子。因为爷爷平时除了捕鱼捉青蛙卖钱,偶尔还会做些小生意,家境相对比较好,所以也惹得许多人眼红。在“文化大革命”期间,爷爷常被拉去批斗,说他投机倒把,要割他的“资本主义尾巴”。村里有个外号叫“沙令钟”的家伙,经常揪人出来批斗,他连口号都叫不出几句,但擅长整人。他曾把一桶尿挂在爷爷脖子上,爷爷给批了一天,站了一天,累极了,想蹲下来把尿桶搁地上歇会儿,他从后面走过来,一脚踢在爷爷的屁股上,爷爷没防备,整个头泡进桶里的尿水中,差点给尿呛死。村里斗完拉公社里斗,每次批斗回来,全家人都哭。爷爷说,“你们不要哭,也不要去报复,他们是斗不死我的。这是一阵风,很快就会吹过去。”爷爷说得没错,风最终吹过去了,他还是屹立不倒。人们都说爷爷命硬。其实爷爷的命不硬,只是坚强而已,就在他即将迎来改革开放大好时光的时候,却惨遭横祸,离开了人世。

1978年夏,奶奶的母亲生日,一向孝顺、视岳母为自己亲生母亲的爷爷,捉了几斤青蛙,裁了6尺布,骑车跋涉上百公里去给岳母祝寿。在归途中,不幸被一部汽车撞倒了,撞断了好几根肋骨。肇事司机还算负责,把他送进市医院治疗。然而爷爷在医院里治疗了不到两个月,伤势尚未痊愈就吵着要回家。他想家,同时也不愿给肇事司机增添经济负担。医生被他缠得没办法,只好同意他出院。

爷爷出院不久,因日夜操劳,很快就伤势复发,倒在田埂上。因当初是自己要求出院的,爷爷不好意思再去找那肇事司机,惟有在家用草药来治疗,还听信人家用偏方,把那些刚满月的小公鸡放进石舂里,活活舂死舂碎,混在草药中,再用芭蕉叶把药包起来放炉子里烤,烤热后敷在创伤处。就这样,他在病痛中熬了不到一个月就去世了。

爷爷在断气前,怕吓着家人,不愿死在家里,就让家人把他抬到村里的祠堂中。临终还让奶奶把他身上那件刚买不久的衣服脱下来,说可以修改一下给儿孙们穿。奶奶悲痛欲绝,死活不肯。爷爷就撑着不咽气,直到奶奶把他的衣服脱下来后,这才闭上双眼。

“你爷爷一生中没过一天的好日子,命比黄连还苦哇!”奶奶经常噙着泪对我们这些后代说。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艺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10@126.com
电话:王老师:13502282332 李老师:13902623918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TCP备24577121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众联科技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