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小说】海狮贩卖者
作者:江利彬(惠州民协会员)    来源:    日期:2020-07-29 10:14:49

 

夏天的一个午后,大地阴沉沉的,天空那头的黑云一团团地朝海洋馆压过来,像是要下雨的模样。四面有朗朗的清风,渐渐的吹大了,急缓缓地呼啸过来。馆外游人如织,黑压压的一大片,到处都是人头,尤其是售票处,更是站满了人,毫无立锥之地。售票员在窗口大喊,用扩音器,声音有些尖哑,“购票的游客请自觉排队。”

珍站在一位抱着婴儿的女人的身后,而前面也还有许多的人,队伍排得长长的。

她今天休假,是特地来海洋馆的,不为别的,只为见她那位在海洋馆里工作的男朋友。

珍的穿着打扮很是时髦,一头栗红色的卷发齐肩,戴一副蛤蟆镜,上身穿件浅粉色蝙蝠衣,下身搭条超短牛仔裤,肩上还背着个小挎包,真是青春靓丽。

雨忽地就落下来了,雨滴如豆子般大小,哒哒声的,丝毫不留情,砸在门口的士兵雕像上,砸在门口的草地上,砸在门口的游人脸上……风,呼呼呼,挟着雨汽迎面扑过来。吓死个人,也不知道是哪里的大钟,被雨砸得咣当巨响,小孩以为是打雷,慌里慌张地用双手掩住双耳,踉踉跄跄地跑到父母的身边。

珍忘了带伞,只好蜷着身子,偎在售票处的檐下。正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珍也是一样的,纵使头发湿了一小半,也不敢乱动的,任发丝间的雨滴交错着淌落在她的脸蛋上。

我此时此刻的模样一定十分狼狈,珍在心里想。

“下一位。”售票员的声音再次响起,同样用的扩音器,但声音却比之前大得多,且回声嘹亮,在雨中荡漾开来。

珍低下身,把头凑到小窗口,声音很小,“门票多少钱?”

售票员面无表情,“小孩老人50,大人60。”

珍“哦”了一声,仍是小小声问道:“我男朋友在里头工作的,能不能免票?”一面说一面用手指指着海洋馆。

售票员浅笑一声,声音尖尖的,颇具讽刺意味,“您男朋友是海洋馆馆长吗?”

珍羞得耳根子一红,摇摇头,“不是。”

售票员笑了笑,“不是的话,那请您购票,现金还是微信?”

珍撇撇嘴,“现金吧,”说完便从挎包里拿出钱来,是一张面值100元的纸钞。她小心翼翼地递到售票员跟前,售票员刚要接过,珍却把它攥得紧紧的,嘴里还不忘问,“可不可以便宜点?”

售票员白她一眼,撤了手,“您不买请不要影响后面的游客。”

珍勉强地笑了笑,“买,买。”

她心里是不高兴的,除了不高兴,还有就是不服气,她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免票的,男朋友在这上班,女朋友过来探班还得买票,天下哪有这样的事。

她想不通,心里闷闷不乐的,灰着张脸进了海洋馆。

海洋馆极大,愈往里走,愈能感受到那种独有的气息。温度极低,且到处流淌着徐徐上升的冷气。前面转个弯,可以看到好十几个玻璃柜,大的大,小的小,有长方形的,也有正方形的。四面的光十分黯淡,反而是玻璃柜里光辉四溢,映衬着那鱼儿的颜色更加光彩夺目。

珍还在想着刚刚门票那件事,此时此刻哪里有什么好心情观鱼,不过是一瞥而过。比起观鱼,她更想把男朋友好好说上一说,数落一番,才能解气。

于是她径直向前去,一直走,走到最里头的海狮剧场才停下。

此时还没到表演的时间,这里只有少数几个工作人员,他们穿着几乎一致,可珍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男朋友,她小跑着上前。

“是你吗?林。”珍亲热地唤他的姓。

他回过头,表情有些惊讶,不过很快就被欣喜所替代,“是你吗?珍。”

珍偎了过去,靠在林的肩膀上,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

过了一小会儿,珍似乎想起什么,猛地推开了林,两手环抱胸前,黑着张脸。

林浅浅一笑,试探性地问:“怎么了?”

珍瞪了林一眼,“凭什么,凭什么我进来看你还要掏钱买门票?”

林伸出手刮了下珍的鼻子,笑道:“我又不是这儿的老板。”

珍仍是气鼓鼓的样儿,转过身,“那你有什么用?”

林朝珍靠了过去,安慰道,“最多这样,你今天的一切支出,都由我报销,这总行了吧。”

珍撅着嘴,脸上有少许的笑意荡漾开来,“不行,你的不正是我的吗?”

他们又叨了几句有的没的,大多是些久未见面的贴心话。

话说这边海狮剧场的时间也快到了,外间已有游客陆陆续续地涌了进来。

珍找了个第三排的位置坐下,想安心看一看男朋友的驯狮表演。

是的,林在这个海洋馆里可是出了名的,他与海狮们的表演和互动,每天可吸引成千的游客购票观看。

有这样一个男朋友,也不错了,珍在心里暗暗得意。

她这样想,林也是这样想,表演了这么多场,却还是头一回表演给女朋友看,他的心中,可谓是甜滋滋的,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那大概是幸福的味道吧。

好的,已经到了时间,不早不晚,正好是下午三点钟。表演就要开始了,观众们早已等不及了,拿出相机等待着拍照和录像。

林戴上了扩音器,极绅士的走上了台上。他先是给在场的观众鞠了一躬,然后说道:“尊敬的各位游客,大家下午好,欢迎大家来到我们的海狮剧场,接下来呢,就有请我们的明星——海狮小王子登场。” 

林打了个响指,一头长相可爱的小海狮游过来,紧接着它慢慢地跨上小阶梯,一步一步走上了台上去。

台下掌声响了起来。就在这时,林爱抚了一下小海狮的后背,说道:“非常感谢大家的掌声,”说着瞧了瞧小海狮,“我们一起给大家鞠个躬吧。”

神奇性的一幕出现了,小海狮真的和林一起给大家鞠了个躬。

鞠躬完呢,林问小海狮最近有没有运动,是不是变懒了。小海狮似乎听得懂人话,他摇一摇头,跌跌撞撞地跳下水去,一口气游了几个来回,它这是在用行动告诉大家,它没有偷懒呢。

台下的人看得欢喜,连鼓掌都给忘了,小海狮一表演完,发现没人给它掌声,它随即扬起它的前鳍,左右拍动,提醒大家给它掌声鼓励,真真是成了精。

“再来一个!再来一个!”台下的观众们噼噼啪啪鼓着掌叫了起来,气氛顿时达到了高潮。

在林的引导下,小海狮还给大家表演了许多才艺,有钻圈,套圈,还有水中芭蕾,顶球等等。

小海狮的聪明伶俐和多才多艺着实讨人喜欢,而林的温柔耐心也让人看进了眼里和心里,珍不就是吗?

她呀,正注视着台上的林呢,入了迷,眼睛是转都不转。

等表演一结束,林就带着珍一起去吃饭,去的是附近一家西餐厅,布置极温馨浪漫,又有欧式风格,颇具小资情调。

吃饭的时候,珍突然问,“林,你什么时候娶我?”

林似乎被吓到,刀叉有些拿不稳,结巴道:“快了,应该快了。”

珍脸色沉了下来,听到这种回答,她明显有些不悦,她不说话,就静静坐着。

沉默的气息笼罩住他们两人,亳无外力能够打破此时的静寂。

终于,还是珍开了口,“我妈说了,要60万的彩礼钱,而且这婚必须是今年结。”

林放下刀叉,有些不知所措地笑了笑,“60万?今年?珍,你觉得我能做到吗?”

珍仍是淡淡的语气,“做不做得到,在你,愿不愿意做,也同样在你。”

林捶了捶脑袋,“你们这是在逼我!”

珍站起身,手指戳着桌子,“我已经三十岁了,年纪不小了,你们男人可以等,但我等不了。”说完,吸了口气,“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珍转身离开了,留下林在原地,她不知道,她的这番话有如刀叉一般扎着林的心。林又何尝不想娶她,可60万的彩礼钱,他如何能在年内之间凑齐?难道爱情非要和金钱扯上关系?

林实在是想不通,一把拿过红酒狂饮。喝下的酒化成了他眼角的泪,流不尽,也诉不尽……

时间过得真快,一个星期就这样悄悄地过去了,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林仍然在海狮剧场卖力地表演着,他想让自己忙起来,或许这样他才能暂时忘掉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吧。

他并没有去找珍,而珍也并没有来找他。

有一天下午,正是海狮剧场的时间,林照常上台给台下观众鞠躬。可在抬头的那一瞬间,他无意瞥见了坐在正中间的珍,他的心头顿时百感交集,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珍,以至于在接下来的表演中失了方寸。

在引导海狮爬行的时候,林因为脚上的失误,差点踩到了海狮。

也正因为这一失误,引得台下观众议论纷纷,个个都在说:“花钱看这样子的表演太不值得!”

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呢?每个人都会有犯失误的时候,难道我们就非要揪着不放?就不能给予理解?

林知道自己犯了失误,也不作任何的解释,就只是匆匆向观众鞠了一躬,然后便匆匆离去了。

后面,还是珍找到了他。

林低着头坐着,一动不动,一句话也没说。他的脸上,没有一丝的笑容。

珍站着,俯视着林,语气冷得像冰,“你,没事吧。”

林在心中苦笑不已,哪里会没事呢,表演了这么久都没出差错,唯独这一次……还是因为她。他如何不难受呢?又如何能违心地说没事呢?他摇了摇头,不说话。

珍咧嘴笑了笑,似乎在转移话题,“我去求了我妈,我妈答应了少要十万块彩礼钱,这可是个好消息,林。”

林抬眸望着眼前这个女人,说道:“好消息,的确是个好消息,可我却高兴不起来。”说完便抱着头。

珍瞧着他这个样子,也是于心不忍,赶紧坐下来,双手环抱在林的腰间,嘴里还不忘安慰道:“没事的,这只是个小小的失误,会好起来的。”说着在林的耳垂吻了吻。

一切如此的顺理成章,水到渠成,他俩不仅因为这一次的“失误”而冰释前嫌,而且感情还迅速生温。

没错,珍更是怀上了林的骨肉。

为了让孩子有一个名分,林终于答应了娶珍。这也意味着,他必须在短时间内凑齐50万的彩礼钱。

50万,可不是个小数目,他又要上哪去凑齐呢?

林四处借钱,亲戚也好,朋友也好,能借的他都去借了,可算下来,还差将近20多万,而珍的肚子也在一天天的变大,这让林更加苦恼了。

就在林苦恼的时候,一个朋友给他出谋献策,“有一老板的海洋馆急着购入一批灵活的海狮,最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你尽管把你馆里的卖过去,这可是一条财路呀,来钱快。”

林摆摆手,“这事可不能干。”

朋友见林其实已经动了心,便表示自己可以帮忙穿针引线。

林“嗯”了一声,“我再想想吧。”

一边是爱情,一边是法律,这犹如一架天平,哪一边都不容他失衡。

然而,在珍的娘家一次次的催促下,林最终还是做了决定,他想着干完这第一票,也是最后一票,然后就金盆洗手。

当然,他不敢告诉珍,这种事,本就见不得光的。

那是一个夜晚,他和那个海洋馆的老板约好了时间交易,老板给出了价格,一只海狮10万,林也答应了卖3只。

海狮们自小跟着林,自然也对林的指命绝对服从。

林轻车熟路地把海狮们引出来,可就在准备交给海洋馆老板的时候,林后悔了。

这群海狮,跟着自己那么久了,无论是训练也好,表演也好,它们都无条件地陪着自己,信任自己,早把他当成主人了,他哪里还能卖掉它们呢?不,他不能这样做。

林护在海狮面前,开门见山道:“不好意思,我不卖它们了,您另找海狮吧。”

那个老板哪里肯,他可不是什么善茬,只见他从口袋里摸出一把手枪,缓缓地对准了林的胸膛。

现下,他只需轻轻一个动作,这些海狮便都是自己的了,且一分钱都不用花,着实是个不亏本的买卖。

千钧一发之际,那三只海狮踱步向前,用尽全身力气,往上一蹦,其动作就和往常顶球时一般无二。

海狮的动作突然,那个老板来不及开上一枪,就被海狮撞倒在地。而林也抓准时机,赶忙摁住海洋馆里的报警按钮。

这一摁,林的命运,那个老板的命运,珍的命运,海狮的命运,都将发生改变。

警察来了,带走了那个老板,还带走了林。珍会不会在家等他呢,他不知道的。

时间到了,海狮剧场又开始了,一只只海狮从这头游到那头,而引导它们的人早已换了个面孔,它们游了一半,便不游了,它们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是,想到了又能怎么样呢?能不表演吗?或许它们乖些,表演再灵活些,卖力些,再隔两三天,它们能再次看到它们的主人罢,那时台下又将再次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艺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21@163.com
电话:李老师:13902623918 林老师:13502578713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ICP备1813448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sunkinglsx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