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独九旅抗击日军
作者:苏定明(惠州民协会员)    来源:《市井剪影》    日期:2021-03-24 21:22:18

1942年2月1日,日军精锐部队──酒井部中川联队,从东莞的桥头经潼湖入黄洞直扑惠州,一路未遇阻挡,2月2日已长驱直入至惠州古城挂榜山下、新村路口。在这里,侵略者却遇到了据守在挂榜山、望乡台一带的独九旅627团的坚决抵抗。

独九旅据守的望乡台,是高约一百多米的一座山峰,山体陡峭,山顶有陈济棠于几年前建的钢筋水泥堡垒群,又有暗堡,周围战壕环绕,并遍布大小防卫掩体。

2月2日,大队日军被阻于望乡台下,不能前进半步,集中所有炮火对独九旅627团的望乡台阵地进行近半小时的轰炸,硝烟将望乡台团团裹住……山上无半点动静,逃难到望乡台下新村山坳的难民偷窥到此情况,都为独九旅的官兵担心。炮火刚停,日军便分两队分别从正面与南侧面蜂涌上山,他们大约三百多人,猫腰攀登,当前锋小分队踏过地面离堡垒三分之二的距离时,地形特别陡峭难行,日军不得不放慢脚步。突然,从堡垒射出三条火焰──三部机关枪猛烈朝日军扫射。接着,几乎每条战壕和部分地堡都枪声大作,这突然而来的猛烈射击,令走在前面的日军一排排倒地,几乎全部丧命,当场就有四个日兵从山腰直跌至山脚,其余近40多人倒在山腰上。待堡垒枪声稍停,战壕里的勇士又陆续射击隐藏于山腰的日军,不时地向日兵较多的地方扔手榴弹,炸得日军鬼哭狼嚎……不一会,山腰上的日军在猛烈的机枪掩护下向山下撤退,其中好几个直滚到山脚。

日军第一次败退后,足有半个多小时,山上山下一片平静──这是激战前的沉寂,双方都积极准备迎接更艰苦的战斗。很快,日军的炮轰又开始了,独九旅一些官兵被炸死、炸伤。炮击稍停,日军机枪又对堡垒及战壕处连续疯狂猛扫。在日军的火力掩护下,两支从侧面进攻的日军各自向望乡台两侧推进。这两支队伍中,每队又分成六十多人的先遣队与一百二十人左右的本队;两支先遣队中各有十多名日兵沿山脊旁散点前进,目的是沟通两大队的联系,并拟趁两侧激战时攻炸堡垒及暗堡等,所以这十几个日军还都背着炸药包,而两侧进攻的大队,也配置火力掩护散兵的特别行动。

在地面机枪猛烈扫射的掩护下,日军此次反扑的速度比第一次快,由于进攻人数较多,独九旅官兵不敢大意,当日军冲到半山腰时,独九旅一齐开枪,陆续射倒不少日军。此后,尽管山脚日本军官大声叫“冲”,掩护的机枪也扫射得更密集,但只要山上的日军稍一抬头、起身,即被独九旅守军射杀。其中有一支日军的本队,见先遣队已伤亡大半都没前进半步,按捺不住,争功心切,组成约三十人的敢死队,大吼着拼死向上冲。冷静的独九旅官兵待他们大部分进入最佳射击点时,机枪步枪一齐扫射,敢死队几乎全部报销,有两个受伤的日军机枪手挣扎着想爬起来射击,被眼明手快的独九旅神枪手当即击中;当时,三个背炸药包的日军见敢死队吸引了守军,以为爆破时机已到,赶紧躬身跑向其中一地堡,但他们没能逃过守军的火眼金睛,全部中弹身亡,其间,山腰上的日军曾组织过三次进攻,皆以失败告终,日军死亡人数一次比一次多,守军虽有伤亡,但战绩大、斗志高、信心足;日军却感到前进艰难、无望,士气十分低落,只好灰溜溜向下撤。守军抓住有利时机,又射杀了几个日军。入侵望乡台的日寇两次进攻失败,死伤惨重。

第二次反扑失败后,日军休整了近一个小时,又发动了两次进攻。第一次人数约三百五十人,分成正面小队、两侧大队,以两侧大队为主力,掩护小队进扑正面堡垒。尽管如此,仍没能突破独九旅所设的警戒线,两侧主攻火力虽强,但也没有让小队赢得多少上进的空间,只要他们稍有进势,便马上遭到机枪扫射。独九旅以一阵强大火力压住西北面之敌后,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集合兵员、火力猛扫日军南面大队,南大队的日军被炸毁两挺机枪,死十多人,基本丧失反扑能力。在留下少数官兵监视南大队后,独九旅再打回马枪,速将特组人员转往西北面,打击已达警戒线的西北面日军大队,日军鬼叫飞退。日军正面小队由于人数少,又不见两侧攻击成功,除了组织一次反扑,死伤近二十人外,少数几个人冲锋都被独九旅的士兵逐个射杀。独九旅枪法真的不错──偷窥的难民形容他们像吃花生一样卜卜脆,把日本鬼子一个个放入口中吃掉……

不久,日军又发动第四轮进攻。在三百多名日军冲上六十米左右高度时,再派一百多名日军按原路线补充,进攻的重点在南部(南部离日军指挥处较近)。独九旅先集中打西北面之敌,等南部日军气喘吁吁未立稳脚时,又组织特强的火力顽强锁住日军的脚步,尽管地面机枪支援日军,也无法打开被锁局面。其时独九旅的压力也很大,牺牲了二十多名官兵,排长阵亡。但视死如归的勇士们让进犯的南大队日军只有死亡、没有希望!交战一会后,日军被近退回。令人好笑的是,地面日军指挥官恼羞成怒,突然从一士兵手中抢过一挺机枪向着堡垒上空狂叫着猛扫一梭子弹,扯胸顿足,大喊大叫,吓得其他日军个个低头,呆若木鸡。

打了大半天,日军始终不见宝塔面。日军联队长见屡攻无效,怒气冲冲地带警卫等到望乡台下日军阵地指挥处牛峡前视察,大约二十分钟后,最大规模的进攻开始。首先是炮火轰炸,接着是轻重机枪长时间向山上扫射,之后采用“散、集、散”的战略;先散兵大面积登山,到时听地面指挥归为四五队,遇到不妙时再分散为五人一组。为了提高士气,又组成督战队督战。

望着漫山遍野的日军,独九旅以歼防相结合方案痛歼日军;他们抓住有利地形,集中火力歼灭较成群成片的敌人。由于日军人数比独九旅官兵多近四倍,且装备精良,故独九旅官兵伤亡很大,不时有官兵阵亡。营长用望远镜看清日军联队长趾高气昂地骑着高头大马,挥舞着东洋刀驱赶日军冲锋,遂调集神枪手和迫击炮,瞄准这个杀人魔王射击,当场击毙联队长,日军立即退兵。

经过一夜休整,3日清晨,独九旅除留下小部分兵力留守阵地外,大部队冲下山去奇袭死气沉沉的日军营,消灭了前沿部分日军,并缴获了一些枪枝弹药,胜利返回望乡台。

4日,日军从石龙等地抽调大量精锐部队,由佩戴黑纱为联队长报仇的原日军联队开路,大举反扑,人数比望乡台守军多十几倍,而独九旅经此役阵亡将士百余人,更显力薄,而且孤立无援,于是决定放弃惠州,向马安、平潭等地撤退。日寇被其英雄气概吓破胆,虽然人多势众亦不敢尾随追击。

独九旅坚守望乡台击毙击伤日军几百人。另外,在惠州第二次沦陷前的1941年5月9日,独九旅627团在惠州陈江也曾坚决抗击日寇。日军尽管势大,且有飞机协助,还是不能越过陈江防线。可恨当时防守陈江后面近惠州城的烂草鞋山及佛子坳一带的保十团贪生怕死,不敢与日军接战,望风而逃,令独九旅腹背受敌,不得不退至飞鹅岭,继续大战日军,一直打到11日,在敌人大批飞机轮番轰炸与炮击、重兵压境的情况下,还英勇打退日军多次进攻,打死打伤日军二百七十多人,而独九旅627团亦伤亡约一百人,最终忍痛撤离飞鹅岭,向梁化及大岚方向转移。

独九旅在惠州两次艰苦卓绝的对日战斗中,牺牲官兵二百三十多名,他们用自己的鲜血维护了中华民族的尊严,可歌可泣。惠州老一辈的人都能忆述独九旅抗击日军的壮烈!日本投降后,由知名人士张友仁发起,惠州各界人士在惠州西湖太保山麓建起庄严的“独九旅将士在惠州抗日殉国纪念碑”,以作永久纪念,揭幕之日,惠州万人空巷,各界群众自发齐集纪念碑下拜祭,缅怀烈士英魂。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艺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21@163.com
电话:李老师:13902623918 林老师:13502578713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ICP备1813448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sunkinglsx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