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新编故事】“神枪”团长
作者:肖建国(惠州民协会员)    来源:惠州民协    日期:2012-08-13 10:07:09

 

这个故事发生在民国末年,在惠州铁炉嶂山脚下,有一支杂牌队伍归属湘粤联防军总指挥余汉谋管辖。

团长李大麻子靠他爹老麻子几千个大洋买来这个官当当。有了枪,有了队伍,李大麻子就辟出一块场地来练习射击。

这李大麻子虽是个纨绔子弟,但喜欢玩枪,手里经常拿着的就是那种大盖式的王八盒子,这种手枪枪身长,能装10发子弹,提在手里很是威武。

李大麻子第一次练枪就杀了一名报靶员。李大麻子本来很自信,他认为打靶就像他在村庄里任意屠杀猪羊那样简单,只一枪就能搁倒一个动物。没想到30的枪距,他一匣子子弹打完竞全脱了靶。当报靶员报出一枪未中的时候,李大麻子脸上的麻坑就呈现出猪肝色。李大麻子让报靶员扛着靶子过来让他检查。这一检查,李大麻子发现靶上有很多洞都被白纸隔着,其中一个已经破裂。李大麻子问,这是怎么回事?报靶员答道:这是以前练习射进的。

那么,这个呢?李大麻子指着那个白纸破裂 的洞,声音里充满了火药味。

这个......报靶员一时没明白过来李大麻子的意思,就愣在了那儿。

他奶奶的,你竟敢谎报军情。李大麻子一声怒喝,掏出王八盒子对着报靶员就是一枪。这一枪贼准,报靶员连哼都没哼就一命呜呼了。

报靶员死后,老黑接了班。老黑长得瘦小,但嗓门出奇 的大,一双眼睛更是滴溜溜有神。

老黑上班的第三天,李大麻子又过来练习射击,这次李大麻子一梭子子弹放完后,老黑钻出坑来报靶,乖乖,竟中了七枪,高兴得李大麻子满脸放光。

李大麻子问:真的是我射的?

老黑看了看李大麻子,擦了擦脸上淌下来的汗珠,很坚定地说,当然是团座射的!

老黑还怕李大麻子不相信,忙一路小跑把靶子都扛到了他的跟前,不多不少正好七个洞。

李大麻子一高兴,竟奖了老黑两个银元,老黑激动得差点儿没给李大麻子跪下。

李大麻子有了长进,来射击场的次数也就多了起来。每次来他都要带上左膀右臂和一些狗头军师,大家一字排开,练习射击,有长枪,有短枪,李大麻子只练习他的王八盒子,枪距也从30增加到4050,一通辟哩叭啦射击后,老黑开始报靶,每次李大麻子都是前几名。渐渐地,李大麻子竟得了一个“神枪射手”的外号。

这年冬天,湘粤联防军的一车军饷在路过李大麻子的地盘时,竟被一帮人劫走了,好在押送的士兵抓住了一个劫匪,这劫匪经严刑拷打后终于道出幕后主子就是李大麻子。这下可惹恼了湘粤联防军总指挥余汉谋。可余汉谋也不敢轻举妄动,虽说李大麻子只有百十个人,但李大麻子是远近闻名的“神枪射手”啊。若硬来,自己这边不知要死伤多少个弟兄。余汉谋眼珠一转,计上心来。他亲自书写了一个“神枪射手”的匾牌,用黄金镶边,带着一个旅的人马吹吹打打往铁炉嶂而来。

李大麻子见总指挥亲自给自己送贺匾,真是受宠若惊。忙让手下士兵杀猪宰羊,大摆筵席,酒肉招待余汉谋的队伍。正当大家酒酣耳热之际,余汉谋一扔酒碗,随着叭地一声响,余汉谋身边几个副官一跃而起,一下子把李大麻子按倒在地。李大麻子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捆了起来。李大麻子的手下哪里见过这种阵势,个个都吓得呆若木鸡。

余汉谋见李大麻子的王八盒子被缴了下来,心中长长吁了一口气。余汉谋问李大麻子为何要抢自己的军饷?

李大麻子一听赶紧跪到在地,对天发誓说自己对总指挥是忠心耿耿,从没干过对不起联军的勾当,抢军饷一事,纯属冤枉。李大麻子边说边向余汉谋叩头,十几个响头下来,头皮磕得鲜血直流。

余汉谋见此情景也有点左右为难了,为了给自己找个台阶,余汉谋要求李大麻子亲手毙了劫匪,以证心诚。

李大麻子如获大赦,兴冲冲地提起王八盒子直奔劫匪。余汉谋却说,你一个神枪射手,这样杀一个绑住的人多没意思,今天我们大家高兴,也想开开眼界,把劫匪放了,你打活靶吧。

李大麻子心想,凭自己打靶的好技术,杀死一个大活人还不是易如反掌。于是满口应承下来。

为了卖弄自己的枪法,李大麻子让劫匪跑出30后再开枪。劫匪一听有这等好事,是撒开脚步就跑。旁边的老黑见劫匪一跑,就扯开嗓门高喊李大麻子开枪。

李大麻子不愿意了,冲着老黑就骂:你奶奶的熊,还没有30呢,老子在50内不是一打一个准,嚷什么嚷。

等劫匪又跑了十几步,李大麻子这才提起王八盒子,三点成一线地瞄准了劫匪,所有的士兵都看大戏般地把目光聚集在李大麻子身上。只听得“砰”地一声,子弹竟落在了劫匪的脚边,击起一串灰尘。士兵们还以为李大麻子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呢,有人竟拍起了巴掌。李大麻子心里却发了慌,忙双手握枪,一搂板机,子弹接连发出,砰、砰、砰......那劫匪拼了命地往前窜,等李大麻子打光了子弹,那劫匪也跑了个无影无踪。

这一下所有的人都呆住了,李大麻子脑子里更是一片空白。他奶奶的,你竟敢放走劫匪。余汉谋气得脸上的青筋直蹦,一声令下,将李大麻子拉下去崩了。

李大麻子临死的前只有一个愿望,就是想跟老黑说说话。老黑怯怯地来到李大麻子跟前,李大麻子飞起一脚踢在了老黑的裆部,痛得老黑哎哟连天。李大麻说,都是你小子害了我。

老黑大哭,团长,我若不这样,我早就被你搞死了,是你自己害了自己啊——。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艺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21@163.com
电话:李老师:13902623918 林老师:13502578713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ICP备1813448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sunkinglsx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