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九娘
作者:苗理洁(惠州民协会员)    来源:    日期:2022-08-01 17:49:01

 

九娘.jpg

 

九娘是上世纪惠阳矮岭村一位普通农妇,一位平凡而又伟大的母亲。

九娘大名张莲娣,因其丈夫黄石松排行第九,人称张莲娣为九娘。九娘所在的矮岭村,是我党大革命时期和抗日战争时期秘密开展革命活动的红色据点。

 

矮岭革命纪念馆.jpg

 

1925年,国民革命军肃清了盘踞东江的军阀势力,取得了东征的全面胜利,广东革命政府委任周恩来为东江各属行政委员,担任惠(惠州)梅(梅县)潮(潮州)三地行政领导。1925年11月,惠阳农民协会成立,矮岭村参加农民协会人数就达200多人,村里随后成立妇女会,儿童团。淡水河畔,推翻地主剥削阶级、减租减息的农民运动轰轰烈烈,如火如荼。同年,共产党员叶梅生后为九娘大女婿在积极分子中秘密发展共产党员,矮岭村振新小学校长黄少芬、进步青年黄世梅成为矮岭第一批共产党员。黄世梅是九娘的长子,从此 ,九娘将自己的人生与党的事业紧紧联系在一起。

一九二七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背叛革命的蒋介石疯狂屠杀共产党人,东江两岸血雨腥风,淡水晒布岭经常响起罪恶的枪声,被杀害的共产党员家属哭声震动原野。敌人枪杀莲塘面牛郎径村的七位农民,其中三位是少共女队员,敌人还剥光她们的衣服,将她们尸体示众。九娘看在眼里,心里充满对敌人的无比仇恨。

“知子莫如娘”,九娘深知她的世梅聪颖谦和,识大体,明事理。世梅跟着共产党不会错,因为共产党要消灭剥削阶级,因为共产党要为人民大众谋利益,过好日子。故而她知道,她的儿所从事的是光明磊落的大事!

在国民党反动派疯狂屠杀共产党人的白色恐怖下,矮岭的共产党员没有被吓倒,他们在中共淡水区委的领导下,继续秘密发展黄少如、黄其修等十多名乡亲加入党组织,并成立了矮岭党支部。中共惠阳县委机关随后也设在矮岭村,县委领导刘克礼就隐蔽在黄世梅家。星星之火,在矮岭及周围的乡村燃烧起来。他们领导四乡八邻的农民,继续开展抗租抗税的斗争。

1928年,九娘的次子黄世开、二女儿黄碧悠在黄世梅的影响下,都秘密加入共产党。此时的九娘在干什么呢?她精心照顾刘克礼的生活,经常给开会的同志们放哨,她小心翼翼关注周围的一切,她知道附近有国民党的特务、有汉奸走狗,她得像老母鸡呵护小鸡一样,保护孩子们安全。

终于有一天,九娘的二女儿黄碧悠接受党组织交给的任务,以卖番薯饼、番薯粉的小贩身份并组织家庭到广州开辟情报站。自然,九娘是不知道具体任务的,她只知道女儿与一个男人要去省城。女儿动身那天,一向温和的九娘突然大发雷霆,大骂女儿私定终身有违妇道,随之用扫把将女儿打走。看热闹的外人哪里知道这是九娘的苦肉计呢?为了女儿的离去不引起敌人的怀疑,痛打女儿的九娘,心在滴血。

一九三O年五月,刘克礼与黄世梅接受了广东省委的指示 :“加紧建立反动军队及民团的士兵工作,切实组织兵变……”《中共广东省委给海陆惠紫特委综合性工作指示H十三号1930年5月19日)。他们到惠州租下环城西路38号,以酿酒、做豆腐小生意为掩护。刘克礼化名叶松,经有关人士介召,打入驻惠州的国民党军教导团任务长,秘密开展兵变策反工作。惠州国民党警备司令部所属官兵有一千余人,刘黄两人经过近三个月的工作,已经将教导团的两个连队贫苦出身的官兵争取过来,随时准备起义,接受共产党的领导。就在即将举行起义的关键时刻,教导团的一个排长李汉光叛变,向警备司令林振雄告密。8月14日,刘克礼、黄世梅不幸被捕,在獄中受尽酷刑,但坚贞不屈,保持了共产党人的崇高气节。三日后,刘克礼、黄世梅被抢杀五眼桥旁边河滩的木棉树下,为党的事业流尽最后一滴血。

 

刘克礼、黄世梅牺牲旧址.jpg

 

噩耗传回矮岭,九娘如五雷轰顶瘫倒在地。她哭啊哭啊,哭个天昏地暗。刘克礼和世梅的牺牲,令她肝肠寸断。自从刘克礼来到矮岭,都是九娘照顾他的饮食起居,九娘早把他当作自家的一分子。

 

黄开.jpg

 

陷入巨大的悲痛的九娘,继续默默支持自己次子黄世开(后改名黄开)的革命工作。抗日战争期间,中共前东特委(东江前线特别委员会)、惠阳县委机关都设在矮岭村,这个村十多位共产党员都是历经大革命时期血雨腥风考验的坚定分子,党组织在这个村有非常牢固的群众基础,九娘是矮岭群众的优秀代表。黄开公开身份是甲长,实际是负责淡水区委的统战工作和情报工作。前东特委书记尹林平常在矮岭办公,召开干部会议,部署工作任务。中共淡水区委书记叶基和惠阳县委副书记谢鹤筹期间驻扎九娘家。九娘心疼这些为革命风里来雨里去的人,嘘寒问暖,视如己出。作为黄家主妇,九娘宁可自己不吃不喝,也全心全意照顾好同志们,每年,祖上数十亩田地收成的稻谷,全都支持了革命事业,无怨无悔。从心底敬佩九娘的叶基,后来与九娘的小女儿黄碧清结成伴侣。抗战胜利后,叶基、黄开、黄碧清一起随东江纵队北撤山东,之后参加了伟大的解放战争。小儿子黄乾满,在哥哥姐姐、姐夫北撤后,按照党组织安排潜伏下来。而那让九娘牵肠挂肚的女儿黄碧悠,在日本侵略者轰炸广州时,连同联络站一起失踪。

有哪个母亲有九娘的伟大?她把她的孩儿们全部奉献给了革命事业。

 

矮岭村新貌.jpg

 

1952年春天,已经解放了的矮岭村,惠阳县政府送来朱德总司令签发的“革命烈士证明书”,许久没有流泪的九娘捧着烈士证明书嚎啕大哭,她什么话都不说,只是哭啊哭啊,只有她自己明白,20年前,世梅的牺牲,她绝望地痛哭,20年后的今天,她为革命胜利而欣慰痛哭,九娘此刻只想让眼泪畅畅的流,畅畅的流。耳旁一声熟悉的呼唤:“妈,我们回来了!”她抬头看,一身戎装的黄开和黄碧清夫妇都站在她面前。此刻,丽日蓝天,阳光普照,春风拂过矮岭的每一寸土地。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艺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21@163.com
电话:李老师:13902623918 林老师:13502578713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ICP备1813448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sunkinglsx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