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他的一生都在追求文学——悼念文友何清
作者:梨花(惠州民协会员)    来源:    日期:2020-03-04 19:45:22

 

春天,本该是春暖花开、万物催生的季节,可是,2020庚子年的春天,给了中国人一个不一般的春天:武汉重大疫情!顿时,举国上下惊动,国家启动一级响应,全民宅家防疫。

每天,太阳疲累地挂在天空。我看花,花非花;看雨,雨非雨。我闻花花不香,看花花不艳,不知怎过每一天。宅在家里,整天无所事事,感觉傻傻的、呆呆的。我心情非常压抑,每天看电视刷手机,了解最新防疫情况。站阳台上望穿马路,马路空空,终究看不见一个人,车辆、行人稀少。啊!原来是这个春天病了。我,也病了。

2020228日下午350分,我正昏沉沉地躺着,忽听手机振动,打开一看,惠东县作家协会微信群一条惊天消息直接刺激了我的眼球:各位文友,惠东县原作家协会主席何清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不幸于202022814时左右在惠东县逝世……

我立马从床上一跃而起,呆坐着,感到头很重,胸口堵得慌,空气瞬间好像也凝固了,想站起来,但四肢僵硬。难道这是真的?何清才65岁,在现时老年人寿命来算该是英年早逝啊。惠东县作协群发的讣告,没任何理由不相信。我自言自语地再问,难道这是真的吗?有什么可能啊?就在十几天前的211日,惠州民间文化网还发了一首何清写的抗疫诗《白衣战士礼赞》:“黄鹤楼前阴霾密布,新冠病毒横行肆虐,万千同胞遭受健康威胁,滚滚长江悲鸣痛哭……祖国一声令下,四面八方紧急救助驰援,各地医疗的急需品,各省医护的精英们,万众一心抗击病魔,众志成城守护安康,闪亮的白衣,闪亮的人生……”28号上午,何清逝世前的1133时,他还在朋友圈发消息。这是他最后发的消息,证明他的存在,可是仅仅过了两个多小时,何清就和他的一切亲朋好友阴阳相隔了。

其实,我跟何清不算是很熟悉,仅仅同是惠东人、仅仅同是文学爱好者而已。上世纪80年代早期,我们都在政府大院上班,他在县党史办、我在县组织部,政府大院几百号人来来往往,不是很熟悉的一般都不打招呼。我跟何清也这样,从不打招呼。虽然不熟悉,但对他写的文学作品却是很熟悉。在我还没有进行文学创作之时,何清就是惠东文人其中的一个了。他写的小说,经常在《惠东文艺》《小草》刊载。这《小草》是惠东早期很受欢迎的青年文学爱好者协会主办的。那时期,熟悉的作者名字有何清、邱惠、古东顺、林世伟、蔡国忠等一大批人。我一贯敬佩会写作的人,他们能将手写格仔文字变成铅印文字。何清笔下的人物,都是我在惠县熟悉的人。

大概上世纪90年代初期,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祖国大地,吹开了人们的视野,惠东有许多人改行了,“下海了”,哪里有钱赚就往哪里奔。我就是从那时开始文学创作,开始接触文学圈的朋友。后来我听文学圈的朋友说,何清从党史办调到惠东县公安局当了一名文职警察,后又去了蕉田派出所当了指导员。

尽管惠东当时有文学刊物《惠东文艺》《小草》,但还是被人称之为“文化沙漠”。19956月以前,惠东县没有志书、没有个人文学著作。19956月以后,惠东有了第一本文学集子《终会有缘》,这本书不但填补了惠东县无个人文学著作的历史空白,还激起惠东许多青年文学爱好者的创作热情,这其中有吴小军、黎耀清、吴飞鸣、罗惠鹏、杜林、陈蓝青、黄绍强、黄紫娥等人。我们这帮文学爱好者经常在一起聊文学,黎耀清谈他的小说虚构,吴飞鸣谈他的诗歌创作,黄绍强谈他的《我给毛主席写信》,陈蓝青谈他的武警生涯,杜林谈他写作写到昏倒的《代代人生》,黄紫娥谈她的《女人井》等等。

记得19998月左右的一天,我已经在惠东县政府地方志办公室任职,惠东县人大办有个文学爱好者打电话给我,告诉我惠东县要成立作家协会,问我兼职作协副主席好不好?惠东县终于要成立作家协会,从此惠东的文学爱好者有人来关心了,我在心里感叹!但我因为工作实在是太忙了,就婉言谢绝了。次日,我接到了何清的电话,这是他第一次打电话给我,告诉我县文联主席让他任主席,副主席中有我的名字,要我明天一定去参加县作协成立大会。我因当时有工作而未能去参会,也谢绝了“惠东县作家协会副主席”一职。

何清任县作协主席以来,一直努力工作,业余时间没有忘记文学创作,经常佳作连连,得到大家的肯定。何清创作的作品,有中、短篇小说、散文、诗歌、故事、人物传记、特写、杂文、曲艺等,可谓多面手,创作的文艺作品有上百万字,写的都是他热爱的惠东山水、惠东人物、惠东警察、家乡的变化以及他永远爱的父亲母亲。1999年起,出版小说集《心漪》,2001年出版短篇小说集《团圆》,2010年出版散文集《城门的锁匙》。由于他的努力,先后被吸收为中国散文诗研究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广东省侨界作家联合会常务理事、广东省作家协会公安分会会员、惠州市作家协会理事、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惠州市音乐家协会会员等。

凡有接触过何清的惠东人都说,何清人好,忠直善良,肯帮人。他积极创作,任劳任怨,兢兢业业,发掘培养了一大批优秀文学创作人才,为繁荣惠东县的文学事业做出了显著成绩,获得了广泛的赞誉。长期以来,他怀着对党和人民的热爱、对家乡的热爱进行创作、拍摄。特别是在他生病的这几年还经常写稿投稿。就在他生病的那些年,他经常在惠州民间文化网发稿,是较早向协会网站投稿的作者之一。据统计,他在民协网站发了113篇(组)作品(含摄影作品),民协微信号也发了20多篇(幅),有许多作品获奖。

有一次我到蕉田居委会采访 ,便主动去蕉田派出所找指导员何清。那次,我们聊文学写作聊了很久。他侃侃而谈,兴致很高,从他谈吐的话语、从他的眼神,我悟出了他对文学的热爱,对文学的执著追求。以后,不管是惠州市作协开年会、亦或是惠州市民协开年会,都有何清的影子。某年惠州市作协年会,我看他竟然扶着拐棍来开会,即上前关注并询问。他告诉我他最近中风了,吃了很多药,现在算好些了。我心里想,这样子都要来开会,可见他对文学热爱的程度!我说了许多安慰他的话,本想介绍个好医生给他,话还没开口,他就打断了我的话,他说找了很多名医,有惠州的四川的,还定时住院体检,现在已逐步恢复。看他对自己身体信心满满,我真替他高兴,祝他早日康复。这次他突然倒下,听惠东作协的朋友说,他跌倒后碰到头部碰出了血,再次造成脑溢血,抢救不过来了。

何清就这样匆匆离开人世,可是我还记得他有一件未了之事。新千年的某个秋天,他打电话约我在平山的芒果树见面。见面后,他送给我一本他新出的小说集《心漪》。他还告诉我,自己工作太忙了,没机会去省城,让我有机会带两本《心漪》去省作协,看能否申请加入省作协。我真心地祝贺他,把他的事也答应下来。是啊!加入省作协,是每个文学爱好者的梦想,我理解他,支持他。我把他的书送到省作协组联部,第二年,我得知他没获通过。自那以后,他出了新书有没有再申请我不得而知,最后终成了他一生的憾事。现在他永远走了,但愿天堂无憾事。

何清先生终要远行了!带着他的安详和微笑,带着他的纸笔还有文章,尽管热爱文学的人舍不得他离去!我双眼满含泪珠,合起双掌表达我的哀悼:愿何清老文友天堂路一路走好!从此以后,在惠州市作协、惠州市民协的行列中少了一个何清,我们再也听不到他那熟悉的客家话音。但我深信,何清热爱文学的精神永在,何清的文章永存千古!

何清先生千古!愿天堂路一路走好!

202032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艺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21@163.com
电话:李老师:13902623918 林老师:13502578713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ICP备1813448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sunkinglsx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