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为青春男孩的一点启示
作者:梨花(惠州民协会员)    来源:    日期:2020-03-11 18:12:55

  

《红楼梦》是我一生钟爱的作品,也是我愿意反复阅读的一本书,它让我感觉人生会因此书而得到启发和收获。但我一直都读不好。

去年8月,我得到了一套非常珍贵的《蒋勋细说红楼梦》的有声书,这是中国第一部以主讲者原音呈现的“文学经典”,非常值得珍藏。走进蒋勋先生的《红楼梦》私家讲堂细细品味,让人感觉是在阅读自己的人生,是在阅读当今世上各式各样的人生百态。《红楼梦》保留了许多非常丰富的不同人物的个性,几百年过去了,像贾瑞这个故事抽出来还会成为当代一个非常精彩的现代短篇,让人们感觉就好像发生在现代的人物故事。

不说《红楼梦》是一部古典的百科全书,单说《红楼梦》反映的那些以贾宝玉林黛玉为代表的十二三四岁那些孩子的事,尤其是男孩子的事。其实,男孩子的青少年时期,是令人无法理解的一个年龄段,你无法走进他们的空间,是最容易发生一些事情的。平时看似斯文的学生哥,在他们的圈子里,他们有时是满嘴脏话,这当然是有关性的脏话,因为他们对性这方面有好奇感,有些朦胧的事情没办法解释,不知又不敢问,所以他们很压抑。他们有时会表现的很“坏”,表现在他们有时也会偷鸡摸狗、斗嘴、打架等。青春期的孩子刚开始发育,他们会对自己人生的“另一半”产生好奇,产生幻想,只要在生活中邂逅或偶遇契合自己的另一半,这就是所谓“缘分”,双方对上眼的,叫“有缘千里来相会”,否则,无缘对面不相逢。如果一方契合,一方不契合,那么就是单相思,这往往会演变成孳缘,会造成苦涩悲情的后果。贾瑞就是后者,否则,很难解释贾瑞在贾府有无数女性不爱,却会疯狂地不自量力地爱上“女魔头”王熙凤,最后送了小命,成为“风月宝鉴”典型案例。

红楼梦十二回《王熙凤毒设相思局》,蒋勋先生娓娓道来,对贾瑞做了一个非常完整的描写,对王熙凤的“毒设”也做了完整的描写。

王熙凤,当朝九省统制王子腾的女儿。“护官符”中提到的四大家族她就占有两家,从王家嫁到贾家,是宁国府贾赦之二公子贾琏的老婆,是荣国府的当家人。 十七岁的王熙凤精明能干,八面玲珑,权利大的不得了,贾府上下几百口没人敢说她的不好。但这个贾瑞不知怎的就迷上了凤姐,爱上了一个不管从辈分伦理、家史等都对不上的一个不该爱的人。贾瑞是真正的“蠢得死”,被王熙凤像猫玩老鼠般被白白玩弄死。

为什么贾瑞敢迷上王熙凤?对王熙凤爱恋的情欲一发不可收拾?王熙凤也不是很正经的人,从宁国府老人焦大嘴里骂出“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宝玉听了被弄的糊里糊涂,拉着王熙凤问“什么是爬灰”?被王熙凤骂了一顿。爬灰当然是讲秦可卿的公公贾珍,养小叔子指的就是王熙凤,她与贾府许多男孩有不干净的关系,特别是侄子贾蓉、贾蔷等。贾瑞认为自己可以跟贾蓉贾蔷比。贾瑞暗恋王熙凤很久,但又惧怕她,一直处在矛盾中。在王熙凤眼里,贾瑞是悲微小人,她觉得自己被贾瑞看上是对她的侮辱,她好几次都不肯让贾瑞来探她,她知道贾瑞有这点野心,便想捉弄他,教训他,让他“总有一天死在我手里”。她觉得贾瑞玷污了她,于是她给贾瑞留下了许多悬念许多幻想,让贾瑞耿耿不忘,这就是“当局者迷”。贾瑞这个没有自知之明、没有恋爱能力的呆瓜一步步陷入死亡。

贾瑞多次来王熙凤处探望,未得如意。他只是一味的不甘心,从没想过王熙凤是不是故意不肯见他。那晚,王熙凤在房间正与平儿聊天,忽有人报:“瑞大爷来了。” “快请进来”。其实,王熙凤不喜欢贾瑞,完全可以打发走他,但她却堆起笑脸来打招呼,害的没恋爱过的贾瑞神魂颠倒。此时贾瑞这时已经饧了眼神,见王熙凤的打扮光鲜靓丽,又满脸陪笑,请茶、让座,还连连问好,贾瑞立即酥倒了,这就是凤姐的厉害处。酥倒了的贾瑞见王熙凤满脸堆笑,心想“琏二奶奶”并不是别人讲的那么可怕,原来她是个非常可亲的人,贾瑞开始昏昏然。他打消恐惧的念头,心里喜不自禁。

贾瑞一进来就问道:“二哥哥怎么还不回来?”二哥哥正是王熙凤的老公,来到别人家就问人家老公有没有回来,可见贾瑞有心到别人家调情,心里也是怕怕的。王熙凤随便回答:“不知道什么缘故。”贾瑞笑道:“别是路上有人绊住了脚,舍不得回来也未可知。”厉害的王熙凤假作糊涂顺着他的话说,“也未可知。男人家见一个爱一个也是有的。”贾瑞笑道“嫂子,我就不这样”,这就是二百五说的话。王熙凤笑着逗他“像你这样的人能有几个?十个里也挑不出一个来”。贾瑞听了竟喜得抓耳挠腮,又问“嫂子天天也闷的很?”凤姐道“正是呢,只盼有个人来说话解闷儿。”这是强势跟弱势的对话,强势的人故意显示出弱势的样子,贾瑞一点也没感觉。贾瑞笑道“我倒天天闲着,天天过来替嫂子解闷可好?”王熙凤笑道“你哄我呢,你那里肯来我这里。”贾瑞道“我在嫂子跟前若有一句谎话,天打雷劈!只因素日闻得人说,嫂子是个厉害人,在你跟前一点也错不得,所以唬住了我。如今见嫂子是个有说有笑极疼人的,我怎么不来,——死了也愿意!”贾瑞真的认为王熙凤在疼他,就把话讲绝了,第一次说自己死了也愿意。

王熙凤笑道“果然你是个明白人,比贾蓉两个强多了。我看他那样清秀,只当他们心里明白,谁知竟是两个糊涂虫,一点不知人心。”凤姐假意批评别人来逗贾瑞。贾瑞听了王熙凤的话,觉得撞在心坎儿上了,接着又往上凑了凑,觑着眼看王熙凤,然后又问她戴着什么戒指。其实他不是看戒指而是看王熙凤的手。王熙凤悄悄道“放尊重着,别让丫头们看了笑话”。她的声音那么温柔,贾瑞像听纶音佛语般,忙往后退。王熙凤笑道:“你该走了。”贾瑞说“我再坐一会儿。—好狠心的嫂子。”王熙凤又悄悄地说“大天白日,人来人往,你在这里也不方便。你且去,等晚上起了更你来,悄悄地在西边穿堂儿等我。”贾瑞听了,如得珍宝,忙问道“你别哄我,但那里人过的多,怎么好躲的?”王熙凤道“你放心,我把上院的小厮们都放了假,两边门一关,再没别人了。”贾瑞听了,高兴地告辞而去,贾瑞以为追“琏二奶奶”得手了。

晚上,贾瑞趁黑摸到荣府,趁掩门时钻入穿堂。这里果然漆黑无人,往贾母那边的门已倒锁,只有向东的门未关,贾瑞侧耳听,半日不见来人,忽听咯噔一声,东门的门也倒关了。南北皆是大房墙,要跳亦无攀援。这屋内又是过门风,空落落,这样贾瑞就再也出不去了,当时正是腊月天气,夜长,朔风凛凛,侵肌裂骨,一夜间差不多冻死,贾瑞当时心里是什么滋味?或许他心里还是甜滋滋的,因为他认为这是王熙凤恩赐他的机会。好不容易捱到天亮,贾瑞才一溜烟抱着肩跑了出来,从后门直接跑回家。

贾瑞是贾府学堂贾太儒之孙,早年丧失父母,由爷爷奶奶抚养他长大,在学堂做助教,二十岁,没结婚,没恋爱过。他懦弱无能,不是很能干,管不住学生,很多人瞧不起他,连下人李贵都敢教训他。他是个图便宜没行止的人,在教学中以公报私,勒索子弟们请他,后来又附薛蟠(薛宝钗之兄)助肘为虐讨好处。他还很下流,见贾蔷贾蓉跟王熙凤好,自认为自己高他们一等,因此常暗恋并经常想调戏貌美厉害的王熙凤。

他爷爷平时对他管教极严,不准他多走一步,现在多走了这一步就出事了。见他一夜未归,爷爷料定他在外非饮即赌,或嫖娼宿妓,哪里想到这段公案,因此气了一夜。贾瑞捻着一把汗撒谎说“往舅舅家去了,天黑了留我住夜”,贾瑞连撒谎也不会。太儒道“自来出门,非禀我不敢擅出,如何昨日私自去了?据此亦该打,何况是撒谎。”因此,发狠到底打了很重的三四十板,不许吃饭,令他跪在院内读文章,定要补出十天的功课来方罢。贾瑞冻了一夜,今饿着肚子又遭苦打,跪在风地里读文章,其苦万状。

过了两日,贾瑞又去找王熙凤。他已经吃过王熙凤的苦,但不会想到是王熙凤在捉弄他。王熙凤故意抱怨他前两天失信,贾瑞急得赌身发誓。见他自投罗网,王熙凤决意再寻计令他知改。故又约他说“今日晚上你别在那里了,你在我房后小过道那间空屋里等我,可别冒撞了。”王熙凤二次约他,贾瑞痴痴地问“果真”?王熙凤说“谁哄你,不信就别来”。王熙凤使用激将法一激,贾瑞忙说“来,来,来,死也要来”!贾瑞走后,王熙凤便点兵派将设下圈套。这是贾瑞第二次说“死也要来”。贾瑞“死也要来”就圈定了他第一次谈“恋爱”的悲惨结局。

贾瑞好不容易盼到晚上方溜进荣国府,直往夹道中那间屋子像热锅上的蚂蚁在干等着。左等不见人影,右等也没声响,这下他如果会想到“又不来了,又冻我一夜了”就妥了,便会立马走开,或许就不会酿成惨剧。可他竟然没走,痴痴地等着。最后的结果是被贾蔷假扮女人捉弄,昏昏然的贾瑞以为王熙凤真的来了,喜不自禁,抱着“王熙凤”直喊“心肝宝贝”,又亲又摸又“硬邦邦地顶上”。后来才知道是贾蔷,吓得他半死。贾蔷故意吓唬他说,大胆!竟敢调戏琏二奶奶,现在琏二奶奶已经告到太太跟前,说你无故调戏她,太太气死过去,因此叫我来拿你,说着拉住贾瑞要去见太太。贾瑞听了更是吓得魂不附体,贾蔷百般羞辱他,他百般讨饶,后来被讹了一百两银子还没完,还被一桶屎尿浇了他一身一头,满头满脸浑身皆是屎尿,冰冷打战,呆到不会走,直至贾蔷跑来叫他“快走”,贾瑞才三步两步从后门跑到家里。开门人见他这般问是怎的?他扯谎说“黑了,失脚掉进茅厕里了”。这下贾瑞才想到是王熙凤在耍他,心里虽恨,但想到王熙凤的模样儿又恨不得将她搂在怀里。

王熙凤故意留很多机会给贾瑞,明眼人都看得出是王熙凤在捉弄他,但这个不聪明的贾瑞一点也不会怪怨王熙凤在捉弄他。他一再受骗、一再受辱,直至死。应验了他那句“死了也愿意”,最后真的死了。

在贾瑞病入膏肓时,却能听到两个跛足道人口称专治冤业之症的声音,忙直声喊叫“快请那位菩萨来救我!”众人带了那道士进来。贾瑞一把拉住说“菩萨救我”,道士叹道“你这病非药可医。我有个宝贝与你,你天天看就可保命矣”。说毕,从褡裢中取出一面镜子。这镜子把上錾着“风月宝鉴”四字,两面均可照人,他递与贾瑞时说“这物出自太虚幻境空灵殿上,警幻仙子所制,专治邪思妄动之症,有救世保生之功,所以带他到世上,单于那些聪明杰俊、风雅王孙等看照。千万不可照正面,只照他的背面,要紧!三日后吾来收取,管叫你好了”

贾瑞拿起“风月鉴”向反面照,只见一个骷髅立在那里,唬的他连忙掩了骂道士“道士混账,如何吓我”!想着,又将正面一照,看见王熙凤在里面正向他招手叫他。贾瑞心中一喜,荡悠悠觉得自己进了镜子,与“琏二奶奶”云雨一番,王熙凤送他出来。到了床上,哎哟一声,镜子从手里掉过来,仍是反面立着一个骷髅。贾瑞自觉汗津津的,底下已遗了一摊精。又翻过正面来,见王熙凤还在向他招手,他又进去。如此三番四次。到了最后这次,刚要出镜子来,两个人走来,拿铁锁将他套住拉了就走要拉他下地狱。贾瑞临死还不忘镜子,想“拿了镜子再走”。说完就再也不能说话了。贾瑞就这样死了,身子底下冰凉渍湿一大摊精,众人这才忙着穿衣抬床。

贾儒夫妇哭的死去活来,这哭有用么?他们根本不了解孙子,让孙子在世上经不起风浪,他反而大骂道士,“是何妖镜,若不早毁,贻害于世”。即命架火烧毁妖镜。镜内哭道,“谁叫你们瞧正面了!你们自己以假为真,何苦来烧我?”正哭着,跛足道人从外面跑来喊道:为何烧我镜子?随即抢过镜子飘然而去。这镜子可以照人好的一面也可以照人不好的一面,正如书里说的“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贾瑞这个角色让我们深深体会到,人的动物性的的确确并没有完全消失,作者在刻画人性中这种动物性的时候,用心特别深。当贾瑞染病在床,有道士送他风月宝鉴,才让我们真正看到,如果风月宝鉴是一面镜子,那贾瑞其实就是那面人性的镜子,是他让我们看到了人性中最不愿意看到的一面。大家在看镜子的时候,都希望看到最美好的东西。贾瑞在看镜子时见到他最喜欢的人,就进去跟她做爱。当他把镜子反过来,看到的是骷髅,他讨厌这代表死亡的骷髅。贾瑞这种人很多,可是他这种人生状态其实就是人性的一部分。

《红楼梦》这部小说的书名曾经就叫《风月宝鉴》,它就是一面镜子,让大家真正认识到情的空幻,作者对于人精神上的痛苦和肉体上的痛苦,向来是一视同仁的,从这个角度来看贾瑞的悲剧,何尝不是一种肉体上的痛苦?刚刚发育的青少年,他们对于身体不可自制的状态,一般人是很难理解的。在贾瑞的情欲世界中,我们看到这一段不堪入目的描写,王熙凤、贾蓉、贾蔷都在骗他,可最重要的是,贾瑞自己过不了情欲关,所以他会一再上当,一再被耍弄,最后断送自己年轻的生命,王熙凤送给没有谈过恋爱的贾瑞人生最后一个美丽的幻想,这件事情的展现,可以说完全是给青少年的一点启示。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艺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10@126.com
电话:王老师:13502282332 李老师:13902623918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ICP备1813448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sunkinglsx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