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散文】十字绣绣的是友情
作者:陈文端(惠州民协会员)    来源:    日期:2020-01-03 21:39:06

  

“我陪阿美去逛一间十字绣样品店,在店里,我手捧一幅孔雀牡丹图爱不释手。见此情景,阿美立即自告奋勇要绣一幅送给我。我有点不敢相信:‘你真的能绣出来?’她自信地说:‘等着瞧!’难道,短短两三个月,阿美就成长为一个能工巧匠了吗?我美美地等待着那只五彩斑斓的孔雀飞上我的墙壁,还有那几朵雍容妍丽的牡丹簇拥着它绽放,那时我的家就篷荜生辉了。”

这是我去年写的小文《痴迷》中的一段,将近一年的时间过去,那五彩斑斓的孔雀真的翩翩飞进了我的家门,还有那鲜艳夺目的牡丹花簇拥着它们绽放。当我从阿美手中接过这精美的绣品,我惊叹阿美的心灵手巧,佩服她坚忍不拔的毅力,并深深感动于她对我的厚重奉献。

这一年里,阿美牺牲了多少逛街、看电视、上网、探亲会友的时间啊,一有闲暇,就埋头绣啊绣啊,一针一线的慢工细活,色线不停变换的烦琐,长久的枯坐,眼花脖酸是少不了的,说它是一个艰辛的过程,一点也不为过。换成我,难保不会半途而废。望着这逼真如出自艺高画匠之手的作品,我说把它拿出去卖一定很值钱,阿美说有人开价七八千。结果阿美只接受了我一顿巴西烤肉的慰劳,她说,我是送给你的,朋友之间不用言谢。

感动于阿美对我的深情厚谊,不由忆起我们过去那些相濡以沫的日子。在菱湖边那栋大楼里,我们是门对门的邻居。当我们的同龄人享受着家庭的温暖,命运却让我们滞留在这单身宿舍多年,但我们也有我们的温馨回忆。

走近阿美,起因于我的胆小怕黑。可能小时候听多了鬼故事,黑暗和寂静,是我最惧怕的。夜晚,虽然四周都住着同事,但当各自关门睡觉,我一人置身于一个偌大的房间里,总是惴惴不安,浮想连翩,神经质比较严重的时候,会呆不下去,投奔其他房间的姐妹求收留,以确保能安然入眠。后来阿美住进了我对面的房间,成了我频频骚扰的对象。最初是一个台风夜,那晚风呜呜地响,时而如泣如诉,时而凄厉嘶号,听在我耳中,勾起的联想,是让心不可能有安宁了。夜半我厚着脸皮去敲阿美的房门,那时候我跟她只是见面点头之交而已,阿美来开门,听我来意,她没半点嫌恶,热情把我让进她的房间共宿。阿美的善良随和厚道由此可见矣!从此,每当我的怕黑症一发作,一个光明温暖的地方就在咫尺之处等着我。大大提升了我身居山清水秀菱湖边的幸福感,阿美功德无量。从此我们就成了感情至深的好姐妹。

黄昏是人们归家的时刻,当时远在小金上班的阿美回到“家”时,已是华灯大放光明了,阿美说,每天傍晚拖着疲惫的身躯、僵硬着一张脸回来,一踏上我们住的五楼的走廊,看到每个房间透出的桔黄色的灯光,尤其是听到我和小田的吵架声,她的脚步就变得轻快起来,并差点笑出了声音。小田住阿美隔壁,我们合在一起做饭。阿美回到家时,往往正好是我们刚吃完晚饭。我和小田常常在这时候吵架。因为这是一天之中最悠闲的时候了。我们为什么会常常吵架呢?小田是个刚从学校毕业出来的男孩子,长着一张胖乎乎的圆脸,看起来很憨厚,说话慢悠悠,却时不时会出其不意冒出点闪烁着智慧火花的小幽默,很可爱很好玩。而我又长得很像他的亲姐姐。所以彼此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且凑在一起又互相会激发出一种默契的幽默感。我们总是忍不住地要互相捉弄,逗对方笑,惹对方恼,以对方的开怀大笑或气急败坏为满足。阿美最喜欢看我们吵架了,常常一边说:“怎么啦,怎么啦,又吵起来了,你们真是太可爱了!”一边笑得直不起腰。有时候,很有姐姐风范的阿美又会扮演调解员的角色,比如有一次小田被逼洗一大堆碗和锅,他很不情愿,边洗边口不择言地乱骂我:“陈XX,你是不是人啊.......”阿美就跟着责备我:“这些洗洗涮涮的事还是咱们女儿家来做吧,我们多做点没有什么的,他是小弟弟,别欺负他了。”

为了让他们吃到我的家乡美味卤鹅,每次从老家探亲归来,我总是赶早买上一只卤鹅。带着卤鹅上路,一路异香扑鼻,闻香者个个垂涎欲滴,好香啊好香啊的赞叹声不绝于耳。当香味随着我的脚步在我们的走廊飘荡时,奇香惊动了小田,他从房间里探出一个头,见是远道归来的我,便向我走来,他不停翕动着他的鼻翼,问道:“什么东西这么香啊?”我说“有好东西吃了!卤鹅呢。”当我的行李刚安放到房间的地上,小田已提着一把刀进来了。立即把阿美也召来,我们的卤鹅宴就开席了。虽然距离正常吃晚饭时间还有一二个小时,但怎么等得及呢?小田的口水早已流了一尺长了。甚至连让我把肉切好再开吃也等不及了,大家干脆就各人手执一刀,直接在鹅身上切割着吃,真是吃得豪爽,吃得痛快,吃得酣畅淋漓,吃得心满意足!其味之美没齿不忘!

阿美后来谈恋爱了,记得好几次,男朋友来电约会,她因为正跟我们腻在一起而找借口爽约。可见我们这个小集体的凝聚力和吸引力是多么巨大,爱情都无法与之抗衡。但家是每个人最终的归宿,阿美还是牵住那个男人的手走进传说中或者幸福或者不幸福的围城里去了,但对于这里她是那么恋恋不舍。

这孔雀牡丹图往我客厅的墙上一挂,顿时满室流光溢彩。如果没有它,那空白的墙壁未免单调黯淡。就如友情,有它,日子有了缤纷色彩,如果缺少它,人生之旅该是多么寂寞荒凉。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艺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10@126.com
电话:王老师:13502282332 李老师:13902623918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TCP备24577121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众联科技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