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小说】房 子
作者:陈 梦(惠州民协会员)    来源:惠州民协    日期:2012-08-11 00:59:27

我最好的朋友叫雪儿,从初中到高中,我俩一直同班,白天同坐一桌,夜晚同睡一床。冬天,雪儿手脚冰凉,而我则全身滚烫,于是雪儿送我一个昵称:火儿。雪儿的成绩与我不相上下,但是承受不住高考压力,在大考前一个月辍学南下。从此,我俩走上了不同的人生之路。

去年暑假,我费了一番周折终于站到了雪儿新家门口,其实这个新家已经组建十六年了。

我拖着旅行箱细细打量:一圈低矮的土院墙,一扇木栅门,三间破旧的西屋,三间正堂屋屋顶塌了一半,门敞着,一群大白鹅在里面“嘎嘎”地叫着。在周围红砖蓝瓦的二层小楼映衬下,雪儿家显得破败不堪。我的心痛了起来,暗自庆幸这次是有备而来。

正在院中玩耍的一个小男孩看了我两眼,马上惊叫起来:“广东姨!你是广东姨,俺家有你照片。”

这个称呼让我心里热热的,我笑着问:“你是军军吧?”

我跟着军军走进西屋,屋里还是八九十年代的陈设,当门条几上摆着一台十四英寸的黑白电视,墙壁正中挂了三个大镜框。我走近细看,少部分是我和雪儿以前的合影,黑白的,有些照片我自己都不记得了;大部分是我俩分开后我寄给她的个人照和婚纱照,此外,还有我儿子的照片。

“你们一家人的照片呢?”我扭过头来问军军。

“俺没照过相。俺爸俺妈有一张,在结婚证上贴着呢。”军军歪着脑袋含着大拇指。

“你家大人呢?”

“去卖菜了。”军军边说边很亲热地站到我的身旁,伸出脏兮兮的小手摸了摸我身上的真丝连衣裙。。

我拉着军军一同坐在露出海绵垫子的沙发上,问他读几年级了,成绩跟不跟得上。

军军很爱讲话,除了回答我的问题,还滔滔不绝地讲了许多别的事情,比如他们家一个月吃两次肉,上次赶会时妈妈花一块五毛钱给他买了一小杯雪花酪。

院子里响起了三轮摩托的嘟嘟声,我急忙走出去。一个中年男人开着一辆小奔马进了院子,雪儿坐在车上。

“雪儿!”我的泪水几欲夺眶而出。

雪儿跳下车,虽然很高兴,但晒得黑红的脸上没有任何惊讶,反而看着他的老公说:“长星,我的直觉准不准?刚才在路上,我跟你说火儿来了,你还不信,这不真来了!”

“二十年没见面了。我在北方上学,你在南方打工;我去南方上班,你又回咱老家结婚。还记得我们初中时写的一篇想象作文吧?全班你写得最好,你把自己写成作家,把我写成企业家……”

长星不知啥时出去了,他再回来时两只手各提一个大塑料袋。

“雪儿,火儿来咱家,你一杯水都不叫喝!”长星笑着找杯子倒水,看出来他也很兴奋,把水端到我们面前就又出去了。

要说的话实在太多,我只能拣我目前最关心的。

“你们两口子一直种菜卖菜?收入咋样?”

“头些年在黄河滩承包了几百亩地,水小时,收一季净挣三五万;水一大,就全淹了,还要倒贴两三万,租金便宜,关键是种子化肥机器人工全搭进去了。军军一上学,就回来了。长星不会做生意,俺俩出去打工,又丢不下军军,只能在家种菜,一年收个万儿八千,还可以!”

我不好明着问他们为啥不盖房子,我这次来随身带了现金,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帮他们盖新房。

天渐渐的黑了,雪儿拉亮灯,灯泡度数很低,黄晕的光更加平添了几分怀旧情调。我逮住机会,说:

“光线太暗,军军在这样的灯下做作业,伤眼睛。雪儿,你不要太俭省,无论是吃穿住用。”

“你放心,里屋有台灯。俺俩不会挣钱,不俭省咋行?吃的都是自己家打的粮食种的菜,我看比市里还强。穿的过得去就中,一干活还不是一身脏?至于住吧,军军将来要是考不出去,就一定得盖楼,不盖楼,连媳妇都寻不上,现在先将就,等他大了再盖。”

我恍然大悟。

“你后悔吗?”我握着雪儿粗糙的手,这本来应该是握笔敲键盘的手,如今却只能提秤攥锄把子了。

雪儿摇摇头:“我当年弃考时就想到了今天的生活。但我那时的确坚持不下去,我担心再呆一天都会疯掉。我不后悔,唯一的遗憾是不能跟你在一起。”

……

长星摆开饭桌,开始上菜:烧鸡,炸鱼块,凉拌牛肉,还有几样素菜和两瓶红酒。全部是正宗的家乡风味。

我慢慢吃,细细嚼,一桌酒肉,要几车蔬菜来换啊!

当天夜里,我和雪儿躺在一张床上,说了一夜的话。第二天,两个人的喉咙都哑了,几乎发不出声,只能握着喉咙对笑。

我在雪儿家住了两天,每天陪雪儿在园子里收菜,长星一个人去县城卖菜。

那天吃过早餐,我拿出相机,给他们一家三口照了好多相片,长星也帮我和雪儿拍了几张合影。

分别的时候到了,我思谋着如何拿出钱,即使不建房,他们有钱心里就有底,才不至于自苦。正在这时,我忽然发现雪儿对长星丢了一个眼色,长星马上进了里屋,再出来时手里拿着一个黑布包,包里塞得鼓鼓的。

“火儿,我不会说话,说错了你别多心。俺俩没啥本事,没攒几个钱……”说到这里,长星开始磕巴起来。

我想我又逮到了机会,急忙接过话头:

“钱嘛,身外之物,没必要看那么重,但是离了又不行,我这次——”

没想到,长星又抢过我的话头,很流畅地说下去:

“就是这个理。雪儿跟我说,你现在还租房住,一月租金三四千太吃亏了,雪儿心疼得睡不着觉。俺俩商量,反正俺们攒的钱现在也用不着,我昨天去县城全取出来了,帮你凑凑,你再别哪儿凑点,回去赶紧买套房吧,以后怕会越来越贵!这钱等你缓过劲再还俺,不耽误军军长大盖楼就行。你带上,到县银行再存到卡上。”

长星把黑包递过来。

我愣住了,一时不知说啥好。我想说,我一个饭局就会吃掉他家一个菜园,我的宝马换一个零件就可以帮他买一辆新奔马,我之所以不买房,不是买不起,而是这些年一直东奔西走定不下来。但是,我却说了下面的话:

“雪儿,我买房是差点钱。你的钱我接了,但是说好了,将来你盖房或者是有别的事情急用钱,一定要跟我说一声,我拿钱你也要接。这次我没给你带别的,就是带一部手机,方便咱俩今后联系,里面已经充了两年话费;给长星捎了一条皮带;给军军拿了一本电子书,里面存的都是你以前爱看的书。”

我接过黑包,放进旅行箱,顺便取出“苹果”、“汉王”和八百多元一条的金利来皮带。

一家人欢天喜地地收下了。

我走了,回到四千里外的都市,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银行开一个新账户,把雪儿的十万块连同我带去又带回的十万块一起存了十年定期,密码用了雪儿和长星名字的全拼。

半年后,我给雪儿发条短信,告诉她,我买房了。

一年后,我又给雪儿发短信,说我已经缓过劲了,邮政汇款,注意查收。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艺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21@163.com
电话:李老师:13902623918 林老师:13502578713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ICP备1813448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sunkinglsx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