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那个村庄叫矮岭仔
作者:苗理洁(惠州民协会员)    来源:    日期:2021-04-04 09:48:23

 ——谨以此文献给为共和国抛洒热血的革命先辈们

那个叫矮岭仔的村庄在哪呢?地图上一定找不到。在粤东的丘陵地带有很多这样普通的村庄,几乎都有大致相同的景色:山岭环绕,青松滴翠,小河清澈,田园秀丽,黑瓦灰墙的农家小屋就在绿篱翠竹里。

其实矮岭仔就在惠州市惠阳区的管辖范围,距惠州老城只有20多公里。我过去的老同事、也是我的长辈黄道如先生就是矮岭仔人。在与其晨运交流的间隙中,不经意听他说了许多矮岭仔的陈年旧事,让我感到那是一个极不寻常的村庄。后在查阅资料时得知,原来,早在1952年,惠阳县人民政府就曾授予矮岭仔为“革命老区”的光荣称号。倏地,脑际闪过一丝久远的记忆,少年时听讲过的革命故事,竟与那个叫矮岭仔的村庄联系了起来。

家住西湖边的我儿时常随父亲傍晚在湖边漫步,拱北桥(俗称“五眼桥”)是我们常去的地方之一。那里既临湖又靠江,说来是风景绝美的地方。我们常常在五眼桥上流连,眺望夕阳下的东江百舸争流,鹰翔蓝天。若在百花怒放的春天,我们还可以拾上一串落下的木棉花。五眼桥畔的木棉不像别处的木棉开着火红的花朵,这里的木棉花是澄黄色的。中医认为这是比红木棉花更具有药用效果的“黄木棉花”。以后上了小学,这里成为老师对学生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的地方。从老师的讲述中我们知道这五眼桥的木棉树下曾是国民党反动派屠杀共产党人的刑场。在后来的作文课里,木棉树、英雄树、先烈等词汇组成一幅幅鲜明的画面呈现在我的脑海。

如今我知道了,牺牲在这木棉树下的人就有从矮岭仔走出来的刘克礼、黄世梅。

刘克礼,曾任中共惠阳县委机关负责人。从1927年蒋介石背叛革命,举起屠刀大肆杀戮共产党人之际,他与惠阳县委机关于1928年冬从惠阳镇隆的四大围村转移到矮岭仔。之所以到矮岭仔,是因为他知道并了解了许多的底细。从1923年始,彭湃同志领导的以海陆丰为中心的农民运动声势浩大,席卷了整个东江地区,也包括许多如矮岭仔一样的村庄。秋长鹧鸪岭的共产党员叶锡康、叶梅青先前在矮岭仔开展革命工作,1926年就发展了第一批党员,然后又相继成立了农会、妇女会、赤卫队和儿童团。这里130多户农民,90%是地主的佃户,他们没有土地,每年的辛苦劳动所得大部分都交了佃租,加之反动当局沉重的苛捐杂税,压迫得农民喘不过气,抬不起头,这使得他们有着强烈的翻身愿望和革命意识。

年轻的刘克礼是位饱读诗书的知识分子,接触马克思列宁主义,使他成为一名无产阶级战士。此刻,他为之向往的理想和奋斗目标就是追随中国共产党,动员民众力量,为推翻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三座大山的重重压迫而竭尽全力。

来到矮岭仔的刘克礼很快就感受到矮岭仔人对革命的坚定。这是血雨腥风的年月呵,斗争多么残酷啊。蒋介石制造的“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个”的白色恐怖,致使许多共产党人以及一些无辜民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而矮岭仔的黄少芬(后来牺牲)、黄其修、黄少如、黄开、黄继生等10多人在此时却无所畏惧地组建了矮岭仔党支部,由黄其修任书记,黄世梅任组织委员。随之又建立起共青团支部,又有黄其吉、黄其恩等10多人加入了共青团。这些党团组织继续带领全村民众开展农民运动,进行减租斗争,还要与国民党反动派斗争到底。虽然一切都在秘密中进行,但是需要多大的勇气啊,在白色恐怖的年代,选择跟共产党走意味着随时付出生命的代价。

刘克礼,好比一颗蒲公英种子,就这样飞入矮岭仔的土地。他住在村里的振新小学校,在这里开设油印房,印发宣传革命的传单,他要传播革命的火种。校长黄少芬与他以学友相称;他吃在阿九娘家,阿九娘的长子黄世梅与黄少芬都是矮岭仔1926年入党的第一批党员。融入矮岭仔人生活的刘克礼经常被矮岭仔人的革命热情所打动。

与山泉水一样清澈纯净的农家女叶凤和她的妯娌阿凤仔,每逢圩日担着山草到淡水镇去卖。带着凉帽,扭着细腰的阿凤妯娌是矮岭仔割草的好手。可是除了刘克礼,没有人知道,她们草担中塞着传单呢。她们到了淡水以后就设法将传单散发了出去。憨厚老实的农民黄亚泰、黄阿协和黄运才,每次都将传单藏到稻谷箩里,以投圩赶集为名,散发传单为实,在白花、坪山等地奔走。但有一次,在返回的路上因夜色太黑在山里迷了路,几个人又冷又饿地蹲了一夜,直到天亮才找着路回村……一桩桩一件件看似简单、而实际不容易的事让刘克礼看到了共产党的威信和民众发动起来的力量。

这一时期,中共惠阳县委的领导人李国英、刘志远、叶锡康、薛育南、叶文华等人经常以黄少芬学友的身份陆续来到矮岭仔研究和商量党的工作。在共产党的组织遭到重创的1928年,矮岭仔暗暗涌动着革命的火焰。

已经把根扎在矮岭仔的刘克礼于1930年春接受了党交给的新任务,这一去他再也没有回来。

我们现在从广东省档案馆1930519日文件《中共广东省委给海(丰)陆(丰)惠(惠阳)紫(紫金)特委综合性工作指示(H十三号)》可以看到当时中共中央斗争策略和部署。中共广东省委要求海陆丰惠紫特委一定要“坚决地正确采取进攻的策略,由组织政治罢工,组织兵变,组织普遍的示威,汇合革命力量,促进地方武装暴动。这一运动的总路线,即是地方武装暴动的直接行动。”同时强调“组织整个东江地方暴动,争取整个东江暴动首先胜利,便是整个东江党当前任务……”加紧对反动军队及民团士兵进行策反,切实组织兵变。要求海陆丰惠紫特“须有具体的兵变计划,并须设法健全兵委,找到得力同志到惠州建立兵运工作,并设法成立惠阳兵委。”

刘克礼决心把一切献给党,义无反顾地投入新的战场。所有工作都有条不紊地进行:中共惠阳县委、共青团机关秘密迁入惠州府城金带街及万石坊。县机关叶青,妇女主任陈仪、黄青,团委书记朱快鸣,共产党员叶奋青等人一起进入惠州,还有从矮岭仔去海丰受训后又受党委派潜入惠州的黄开(黄世梅的弟弟),也一同开展策动国民党兵变工作。

共产党员黄世梅也同时接受了党的委派。向母亲阿九娘告别后,与妻子杨氏一起在惠州城环城西路38号建立党的秘密联络站,以做豆腐、酿酒、代客洗衣等小生意为掩护,夫妇俩一边收集国民党军营情报,一边与刘克礼等同志保持密切联系。

多才多艺又胆略过人的刘克礼很快打入国民党驻惠州警备司令部的军事教导团,担任庶务长。他根据掌握的情报,了解到教导团有2个连队的官兵都是贫苦出身,他通过艰苦卓绝的工作,已将几个关键人物争取过来,准备起义。不料风云突变,教导团一个叫李汉光的排长叛变,向警备司令林振雄告密。814日,国民党驻惠州警备司令部派兵包围了环城西路38号,刘克礼、黄世梅不幸被捕,虽受尽敌人酷刑,但两人坚贞不屈,保持共产党员的崇高气节。107日,刘克礼、黄世梅被押往五眼桥刑场英勇就义。

十月的惠州,暑气仍未褪去,但那天据说刮起急劲的秋风,五眼桥畔的木棉树倾刻间撒落遍地黄叶,轻轻地掩盖了烈士的遗体。

噩耗传回矮岭仔村,阿九娘悲痛欲绝,不能自已。为革命她奉献了她的长子黄世梅,还有她视如己出的刘克礼。刘克礼在她家搭伙食一年多的时间,她早已把他当作自己的儿子。矮岭仔所有的村民在祠堂摆上香烛,痛悼两位优秀的年轻人。他们是多么刚毅和勇敢,充满着青春的激情。刘克礼演讲的口才多么好,矮岭仔人都喜欢听他讲话并将他宣传的革命道理铭记在心上。他们都还不到30岁啊,却为革命流尽最后的一滴血。

那个矮岭仔村,自从刘克礼和黄世梅牺牲后,遭到国民党反动当局一次又一次的搜查和清剿。敌人抓住共产党员黄道明的父亲黄水清,逼他带路去抓黄少芬,老人不从,被敌人用枪托猛击至重伤;敌人抓住黄少芬的堂兄黄潭娇,要他讲出黄少芬的去向。黄潭娇虽然只是一名无党无派的普通农民,但敌人照样不放过他,他被关入淡水监狱,直至全村人凑足300大洋才把他赎回。一次,共产党员黄少如在敌人进村时来不及撤离,藏在禾草堆里,敌人正要搜查禾草堆,黄父猛然从屋顶跳下来,转移了敌人的注意力。面对敌人的剌刀,他毫无畏惧,直白自己就是黄少如的父亲,黄少如不在家,随即他被带走。不久黄少如的哥哥、妻子、儿子全都被关进了大牢……

1930年至1939年,革命走向低潮。国民党反动派到处捕杀共产党人和他们的家属以及同情和支持共产党的群众。乌云笼罩着矮岭仔村周围的天空。敌人一次在矮岭仔村附近的莲塘面牛径村枪杀了七位农民,其中有三位少共队员,她们都是十六七岁的姑娘(其中一人是时任惠阳县委书记叶锡康的妹妹,一人是黄少芬的未婚妻叶映红)。敌人用残忍之极的方式杀害了三位女子,令村民无不义愤填膺。

那个矮岭仔村的民众此时进入多么黑暗的岁月,然而他们并没有被反动派的暴行所吓倒,他们只是在默默地等待时机。终于,1939年春天,上级党组织派叶锋同志与矮岭仔村的党员黄开、黄道明、黄道宽等人取得了联系。就像离别母亲多年的孩儿寻找到亲娘一样,留在村中的10名党员与20多名农会会员成立了“大同共耕社”,寓意坚决跟着共产党求翻身、打天下。随之成立了“大同共耕社党支部”,由阿九娘的次子黄开担任支部书记,这是土地革命后惠州地区重新建立的第一个党支部。

矮岭仔,那个普通的村庄,那些淳朴的人们,革命意志从来是那样地坚定。

抗战爆发后的193812月,中共广东省委在秋长周田村育英楼建立起一支抗日武装——惠(惠阳)宝(宝安)人民抗日游击队,接着1940年夏,东江前线特别委员会(简称前东特委)成立,尹林平同志兼任书记。特委的任务就是坚决贯彻中共中央指示,确立东江敌后抗日游击战争的方针和任务。前东特委机关就设在矮岭仔。惠阳县委、淡水区委都在此设立了交通站。又一批矮岭仔人参加了革命——黄运生、黄其玉、黄建章等人成为各级交通站的交通员,为党传递情报而奔忙。

长期残酷的斗争考验了矮岭仔人,从1926年以来,矮岭仔没有一个党员背叛党,没有一个群众向敌人告密,矮岭仔就是共产党的铁杆堡垒。

这堡垒里有矮岭仔人对党深厚的情谊,有母亲对儿子般的慈爱:阿九娘,一位目不识丁的农妇,却最懂得革命的道理。她的五个儿女全是共产党员。长子黄世梅牺牲后,她鼓励那4个儿女要永远跟共产党走,因为只有共产党才能为穷人打天下。前东特委书记尹林平,淡水区委书记叶基,副书记谢鹤筹等领导人在矮岭仔的日常生活,多是由阿九娘一手操劳。

严运招是老党员黄道宽的母亲,这位慈母不仅照顾好特委其他领导张持平、黄文以及惠阳县委领导人黄鲁明的日常生活、膳食等,还发动村里的妇女上山采草药,一部分给特委的领导同志治病,一部分给游击队的战士作药品用。一次,黄道宽发现有国民党特务暗访共产党员杨纪才的下落,火速请母亲赶往淡水通知杨纪才,杨纪才及时撤离才免遭暗害。

林满大娘是抗战时期河东区第一任区委书记黄道明的母亲,也是交通站交通员心目中的好妈妈。党的领导人经常在她家开会,她家记不清进进出出多少共产党的领导干部和交通员。一次,中共惠阳县委宣传部部长邓秀芳,在紧急向外转移各区中已暴露了身份的10多位共产党员,因国民党顽固派向驻坪山的抗日游击队疯狂进攻而无法通行,邓秀芳及那10多位党员就隐蔽在黄道明家中。是林满大娘为众人缝补浆洗,煮饭做汤,她的家也是众人心中温暖的家。

矮岭仔群众与共产党的关系,就好比鱼和水那样地密不可分。

矮岭仔,这个普通的村庄,这些淳朴的人们,在漫长的革命征程中,始终站在对敌斗争的前沿。

在抗日战争最艰苦阶段,国民党一方面限制、削弱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人民抗日力量,另一方面还派特务多方侦探、搜捕和暗杀共产党人,破坏共产党的活动。而矮岭仔人偏偏选送自己最优秀的子弟——黄持、黄昌雄、黄道胜、黄其均、黄运桥、黄秋、黄兴、黄日喜等10多人参加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后改为东江纵队)。我们无法得知当时的情景,但可以想像战争的残酷,除了黄运桥、黄兴、黄日喜以外,其他都牺牲在抗日的战场。

弯弯曲曲的淡水河从矮岭仔流过,河边长着茂密的竹林,这里是矮岭仔抗日自卫队打击敌人的战场。

以黄道宽(此时已是河东区区委书记)为领导人,黄运生为队长的矮岭仔村自卫队配合惠宝抗日游击队在淡水河一次又一次地狠狠打击日本鬼子的巡逻艇和国民党顽军的运输船,用缴获的武器弹药充实自己的队伍。黄道宽心里很清楚,这支队伍是矮岭仔人支撑起来的。抗战以来,矮岭仔人节衣缩食,为抗日部队筹集了几万斤稻谷和番薯芋头等杂粮。

矮岭仔人什么时候都不会退缩,永远不会退缩。在抗战胜利后,共产党作出了一定的让步,南方的抗日部队一部分北撤山东,另一部分留下来坚持斗争。而国民党背信弃义,疯狂地围剿和清乡。已经在长期斗争中锻炼出来的矮岭仔人在地下党的领导下,巧妙地与敌人周旋。

19498月,惠州已经隐约听到解放大军南下的消息。中共惠阳县委根据华南分局“动员全党和人民群众”,“加紧准备迎接大军南下的工作”,发动各级党组织、妇女会、农会一起行动起来,掀起迎军支前高潮。

一个小小的矮岭仔村,在那年的秋季,就筹集了上万斤粮食,还出动了20多人组成的运输队和后勤队,随军(东江纵队、粤赣湘边纵队)运送物资弹药。村中青年黄毓财、黄育传在工作中牺牲。

一个小小的矮岭仔村,从大革命的1926年至新中国成立前的1949年,就先后有七八十人加入共产党和青年团以及共产党领导的武装力量;11人英勇牺牲;几乎全村人参与了共产党领导的各项斗争。这有多么不容易,有多么不简单。这让查阅资料的我引起心灵极大的震撼。

我仿佛在凝视一幅长长的历史画卷。这幅“画卷”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群众夺取政权的曲折和艰辛的历程。

溃败到台湾的蒋介石也许一辈子都无法总结出他为何失败于共产党,那是他根本无法代表广大人民、尤其是广大农民的利益。他代表的是官僚资产阶级的利益。他不为人民所拥戴,与人民为敌就必然为人民所推翻。

历史会永远铭记这个叫矮岭仔的村庄,它是惠州这方土地上一块光荣的印记。我以为,它真正是红色的村庄啊,在共和国的旗帜上,有它一抹鲜红鲜红的色彩。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艺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21@163.com
电话:李老师:13902623918 林老师:13502578713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ICP备1813448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sunkinglsx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