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琐谈惠州的歌谣、对联、隐话和歇后语
作者:叶伟强(惠州市民协会员)    来源:惠州民协    日期:2012-06-23 10:40:29

惠州人对歌谣、对联、隐话和歇后语等特别钟情。有的原汁原味相互传诵,有的抒怀创作,还有的逢场作兴,触景生情,留下佳作。茶楼、酒肆或工余饭后,常因此类俗语引发开怀大笑。

如在西湖边上“鹅”的歌谣对唱,盛久不衰,其中府城骆三婶和县城李六娘的对唱,流传较广,影响较深,上了年纪的老惠州,间中还会津津乐道。她俩对唱内容如下:

骆三婶唱:唐尧虞舜夏商周,春秋战国乱悠悠,秦汉三国晋统一,南朝北朝是对头,隋唐五代又十国,宋元明清帝王休。

李六娘答唱:大姐朝代已唱完,小妹只能唱如今,民国中华讲共和,世凯卖国起干戈,军阀割据无宁日,百姓遭殃吊罂锅,外人乘机划势力,百姓反抗保山河。

骆三婶唱:惠州有个佛祖坳,人上得到,若然上得到,非系神仙就系道。

李六娘答唱:惠州有座东坡亭,上去不能停,若然停脚步,先变妖魔后变精。

骆三婶唱:四牌楼,楼上楼,楼上神仙住,楼下冤鬼叫。

李六娘答唱:水东街,街上街,街头殷商乐,街尾平民愕。

骆三婶唱:桥对路,里对坊,烂地对马房;湖⑴对岭⑵,山⑶对江⑷,公厮对府堂;府背巷,仓前塘,三角地,万石坊,打石街,卖草行;长寿路,洋牙塘,长寿庵毁路宽畅,洋牙塘填变工场;文兴游金街,金鸡上银岗;四牌楼边提督署,六角亭上七星宫;华兴巷内皆朱紫,南第门前红花香;忠信尔雅出自孔德,大廉小廉各在公卿;秀水淘沙淘出白珩⑸,都市方山讲打铁行,叮叮当当又一日,打开金带接横廊;草把沽清出城直去河南岸⑹,薯藤卖尽过艇回归水北乡⑺;三间底庙,两间底房⑻,府城系贡样,睇你想无想。

李六娘答唱:学背街,黄家塘,襟连县粮仓;水门仔,花园围,眼望高营房⑼;大水巷,曲尺巷,背靠东江;水东街,芒果园,面向西枝江;上塘街,下塘街,面对麻风乡⑽;县前街,龙井巷,揽紧观音堂⑾;桃子园前南门口,牛皮炉侧社观堂⑿;岗布头⒀,六度庵⒁,江水塘水映其间;菜园墩,东坡亭,菜绿树影相连;北门口,东门街,村民⒂入城做买卖;晒布场,马王庙⒃,艺人在此作工场;城背上下板⒄,塔仔托盘塘,沐范湖边东江沙,铁炉湖上番薯行;城隍庙,莲花庵,善男信女膜拜难⒅;关帝庙,流水庙⒆,老叟妇孺盘脚笑;马路下,万德巷,过江去马庄;屎桥头,苏屋巷,坐船到望江,筹道尾,便门仔,直去到高闯⒇;木排下,北门口,沿江打鱼虾。云姐呀!莫闲话,府城大,县城小,街巷就贡多啦。

再如,西湖边茶馆老板出题,李秀才、何药师和风水先生答题,也是流传很广的趣闻。茶馆老板用右手食指指天、指地、指左、指右、指前、指后,然后伸出三个指头,紧握拳头,笑着说,“就是这个题目”。

李秀才抢先回答:“上无片瓦,下无只砖,左到云南,右到四川,前穿(烂)后补,我等三人,食了老板五毫子。”老板笑着说:“不错,不错!”

接着,何药师清清嗓子说:“上有天冬,下有地骨,左有羚羊,右有犀角,前有车前,后有后朴,买了三毫子,煲了五碗水,食得老板透心凉。”老板嗯了几声,踱着细步说“可以,还可以。”说完,面对风水先生说:“嫁了阿姊轮到妹,看你怎么说呀?”

风水先生笑着站起身来,比手划脚地说:“上有天堂,下有地府,左有青龙,右有白虎:前有按,后有靠,完墓三年,连出五子,只只登科,光宗耀祖,老板福份,财大气粗。”话音一落,老板又笑又鼓掌,大声说:“好!很好!这餐茶不但不收钱,还赏银三两给大家,以表敬意。”

歌谣如此,对对也趣味横生。旧时西湖边鹅,除了驳山歌外,一些文人墨客也会来此凑热闹,如林秀才和张秀才两人对对,就是一例。林出对头,张对对尾,答对不上,当众叩头。

林说:“荷败莲残,落叶归根成老藕,”张答:“禾黄稻熟,吹糠见米现新粮。”

林说:“竹笋如枪,白鹤岂能枪上立!”张答:“菖蒲似剑,黄蜂偏向剑中飞。”

林说:“栋上鳌鱼,难煮难煎难待客,”张答:“镜中美女,假情假义假姻缘。”

林说:“福无双至今朝至,”张答:“祸不单行昨夜行。”

文人墨客如此,一些店铺、行业也有独特的对联。如剃头店贴的“虽是毫末手艺,却是顶上工夫。”一般商号多贴“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牵猪羊牯的在猪栏贴着“日日迎新过日子,夜夜守旧好凄凉。”小酌店有的贴着:“蒸炖炒,任君点做,甜酸咸辣,随你讲评。”纸扎店为丧家扎的灵屋,门两旁写着“玩尽世界,空手而去,若能返生,赤身再来。”鼓手店门两旁贴着“弹打吹唱,扬名本地,帝王将相,出自斯门。”剑潭收尸庙在大门两边贴着“讲到死生皆由命;亦无儿女也伤心。”至于婚丧喜庆和姓氏对联,都有特点,这里就不罗列。不过,这里还要提一提,旧时,寿长病故的,有的人家把丧事当喜事办,贴着“九旬终寿”,“五代含悲”为对联,让人赞誉。

此外,对身世、社会有感,也有贴对联的。如抄贴吕蒙正的“二、三、四、五”,“六、七、八、九”横批“南北”,取谐音,意谓穷困潦倒,无衣(一)无食(十)无东西。再如,年三十晚结婚,年初一老婆死了,为表哀思,竟在门口贴着“洞房花烛仅一夜”,“结发夫妻算两年”的对联,横批“心痛难言”。抗日胜利刚过三日,有人贴出“抗战八年容易过”,“和平三日吊罂锅”的对联。如此这般,讲之不尽。

对联如此,隐话亦然,它在惠州一些平民百姓中也很盛行。因其通俗易懂,出语自然,听者回味,至今还有一些在市民中流传。如:你买鲜鱼就买鲜鱼,何必要腮(衰);正系一碌木(无能);海棠寺的猪(有出息或养长牙);如此等等。歇后语在惠州也很风行。时至今日,若有空逛逛市井,接触一下市民,不时会听到一些。如:

山大人穿针——大眼睇细眼。旧时寺、观、庵、庙打醮,总要在显眼处摆放一尊山大人,作为压阵菩萨。其眼特大,少说也有饭碗粗,用这样的大眼,看小小的针眼,比喻十分恰切。意谓遇事,大家不动,你看我,我看你,全无主意。

家仔打老婆——好走。家在小艇上作业和生活,因一时矛盾激化,为夫的打起老婆来,老婆没有地方好走(躲藏)。意谓走投无路。

鬼打师爷——办法。在旧时惠州,有这样一些人,专门为丧家做道场,施法哄鬼,人们称他们为师爷或叫师爷仔。这种人还被鬼打,还有什么本事来超渡亡灵。意谓办法想尽。

凑老婆拨(扇)扇——妻(凄)凉。凑:为。

腊蔗打狗——去了一半。解放前,博罗产的青皮蔗皮薄节疏,脆甜爽口,人称腊蔗。用它打狗,一打即断,起码去了一截。意谓不合算,有损益。

阿跛耕谷——垄。腿脚有毛病的人,走路时,总是一拐一拐的。他来耕谷,无法直行,那有行垄,意谓无规无矩,乱七八糟。

龙船装猪屎——又长又臭。龙船身长,猪屎味臭,尤以沤晒过的猪屎,散发出刺鼻的臭气,远处可闻。龙船装着猪屎,又长又臭,意谓写文章文不对题又冗长。

曹操大号——命(孟)得(德)。旧社会,宿命论在平民百姓中有一定市场。人们遭遇不测或做事不顺意时,往往怨天尤命,借用同音异字说出此话。

阿驼行路——中中。人们处事不好不坏,常以阿驼行路作比喻,说中中。因为驼者行路时头趋前,脸朝地,摆手步急,一冲一冲向前,故谓此意。

神台猫屎——人憎鬼嫌。猫屎异臭难闻,是人皆知。在神台上的猫屎,当然人憎鬼嫌。意谓某人专做不得人心的事,或说犯众怒的话,自我孤立。

木匠枷——自作自受。

黄牛过水——各顾各。黄牛性驯顺,较耐苦,相互照应能力较差。过水时,往往争先恐后,各顾各向对岸游去。意谓遇事缺乏团结协作,只顾自己,不顾他人。

猪大肠吊颈——嫌命长。谁都知道,用绳索吊颈,会把人吊死的。世上无奇不有,甲、乙两人打赌,用猪大肠上吊,看能否吊死。结果,两人都吊死了。意谓什么玩笑可开,涉及生命危殆的玩笑,万万开不得。

腊猪头——赌撑。腊猪头以多根竹片支撑,使其平坦成形而腊干。有些人故意把道理扭曲,或强词夺理说个不停,使人无法申述。听者只好以“腊猪头”封口,不与争辩。意谓某人蛮不讲理,自以为是,乱讲一通。

老鼠把(噙)鲇鱼——一命搏一命。鲇鱼为觅食,往往游到岸边,尾巴搁在地上,头身沉在水中,散发出腥味,招惹猎物上勾。老鼠闻到腥味,一口咬住鱼尾巴,拼命往上拖拉,鲇鱼若无其事,待老鼠咬得起劲时,鱼尾一搓,鼠落水中,“箧”一声,把老鼠咬住,沉下水底,然后食之。有时,鼠大鱼细,鲇鱼被拖上岸,鲇鱼想溜溜不了,群鼠便把鲇鱼一口一口吃掉。意谓矛盾激化,无法调解,豁出去,拼个死活。

咸菜石——又咸又湿。腌咸菜时,为把菜的水份压出来,在菜的上面放置一块大石头,称为咸菜石,既咸又湿。意谓某人缺德,无人格。

卖蔗生——搞(绞)。蔗是制糖的原料。农民最讲实际,辛辛苦苦,斩了蔗,绞成糖,算来算去,收益不如卖蔗生,意谓不合算,何必这么辛苦呢。

电灯胆——无通气。灯泡,惠州人称为电灯胆。其内真空,不存空气,借此比喻某某不知趣,妨碍他人谈话和处事。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艺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21@163.com
电话:李老师:13902623918 林老师:13502578713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ICP备1813448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sunkinglsx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