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惠州民间《五更歌》鉴赏
作者:王国光(惠州民协会员)    来源:惠州民协    日期:2012-07-16 08:02:23

一更火,二更贼,

三更摸牛特。

四更俾鬼踢,

五更寻火炽。

按我国古代历法习惯,白天为昼,黑晚为夜。夜又分为五更,每更等于现在的两个小时。

这首民歌的第一句,告诫人们要防范火警。古时,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因此在“一更”之时,烧火作饭、烧水冲凉、点火照明等,也就必不可少。旧时民居泥砖为墙,茅草为盖,且室内多置易燃之物,因而防范火警也势之必然。

第二句,告诫人们要防范贼害。食洗完毕,现代的人夜生活当然丰富啦:看电视,玩电脑、玩麻将,卡拉OK……应有尽有。但古人就没有那么潇洒了,那时的物质生活条件还很落后,故一般的人家当然要入睡了。人睡夜静,贼佬就蠢蠢欲动了。人类有史以来,做盗与防盗就象一双生兄弟与之共存。“夜不闭户,道不拾遗”毕竟是稀有或短暂的。谁愿自家室内之物让做贼的偷去?那就要做好防盗工作了。入睡了,不要睡得象死猪一样咯。

上述二句,近年出版的《惠州方言》(广东经济出版社,2008.10出版,第439页)将其解释为“鸡鸣失时,多为异兆:啼于一更,可能失火;啼于二更,可能有贼”。我认为是很勉强的。

第三句,强调防范耕牛被偷。“牛特”,铁器或硬木、竹做成;上部大而呈头状,有孔,作麻绳穿拴之用;下部削尖,作插入地土之用。由于麻绳的一端拴住牛鼻,另一端拴住“牛特”,耕牛就不能自行走开。“摸牛特”就是“用力将‘牛特’提起,从而将耕牛偷牵走”。这里的“牛特”是采用修辞学上的“借代”手法,代指耕牛。在这首民歌中,之所以自成一句而特别提出,盖其牛者,为农家农事之根本也。前不久,西子网“惠城窗口”曾有“小金村民将偷牛者打死”之报道。“偷牛者罪至不至于死”或“村民打死偷牛者合不合法”姑且不论,就其耕牛在农家的重要性而言,在现代机械化逐步实现的今天,农家视其重要尚是如此,更何况于牛犁于耕的古代!

第四句,指的是夜深人静,人在睡梦中。“俾”,给;“俾鬼踢”,给神鬼踢到;因人之梦有多种,梦见神鬼怪兽的,当然也在其内了。此句极言人在此时之酣睡状态,句带戏谑语意。如人发此恶梦者,至“俾鬼踢”后,多会被惊醒,而其时间已近或入五更矣。

第五句,极言五更时天气的奇寒。冬天之夜,寒冷以第五更为最。南唐后主李煜《浪淘沙令帘外雨潺潺》词有“罗衾不耐五更寒“之句,说的是五更的寒冷,即使身盖罗衾,也抵挡不住,忍耐不了。罗衾(富有)之家已是这样,衣单被薄的贫苦人家怎么办?“人不能被尿敝死”。赶快取些柴草来,生火取暖呵!

这是一首反映古时冬天夜间有关惠州地方人事起息及防范事项等内容的优秀民歌。语言凝炼,如“火”、“贼”,分别以一字于更次之后,言简意赅。用词准确,且富于表现力,如“摸”就形象准确地刻划了做贼心虚、行动诡秘、步履轻蹑的行态;“寻”既表五更奇寒特点,更体现穷人于逆境之时寻找解决之法的积极态度。此外,由于巧妙选用“俾鬼踢”、 “寻火炽”的内容入歌,就使本就防范“火、贼”之严肃话题而增加了有趣的生活气息。整首歌按更次顺序展开,步“a”韵(“贼、特、踢、炽”,惠州话韵同,这与现代汉语对其读的韵母有所区别)一气呵成,朗朗上口。不但使吟咏者咏后得其劝诫之益、启迪之功和美的享受,也使其得到有关先民的某些信息而有助于了解先民的生活状态。

苏东坡咏月的五更诗(一更山吐月,宝塔卧微澜…….二更山吐月…….),现在的惠州人知道的应为不少,但于惠州民间的这首五更歌恐怕就知之不多了。这也难怪,因为苏东坡是宋代大文豪,因而他的诗文,史志及书家等多有记载或收藏,凡喜读书者,就容易接触到。而惠州话就不同了,它主要是靠口头传承的,因而惠州话中的很多故事以及民歌等,知之就甚少或知之不全,如其作者是谁、作品作于何时、作品正版又怎样等。此外它传之也不广,一般只限于说惠州话或能听懂惠州话的人群。这种状况,随着社会的发展,人流的往来、融合及与人世的更换,其差异就愈来愈明显,这是肯定的。因此,利用各种有利条件和因素,挖掘、保存和发展惠州乡土文化(包括惠州话在内,含故事、民歌等)也就极为必要了。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艺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21@163.com
电话:李老师:13902623918 林老师:13502578713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ICP备1813448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sunkinglsx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