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新编故事】佛眼通地
作者:肖建国(惠州市民协会员)    来源:惠州民协    日期:2012-07-26 09:52:03

 

宋代以后,佛教盛行,连大一点的乡村都时兴建庙,这就给塑佛像的匠人带来巨大的商机。

话说惠州府地出了一位塑佛像的高手,年纪已有六十岁,复姓上官,单字一个民。老头儿生得精精瘦瘦,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但塑出来的佛像精美传神,活灵活现。他塑的罗汉大小如常人,根据不同的个性塑出不同的特征,有的沉静、有的豪放、有的随和、有的刚强,惟妙惟肖,不一而足。他塑的观音菩萨,双手合十,坐于莲花,头部微倾,目光斜视,面露微笑,庄严法相之中透出亲切感来。往庙堂正中一放,熠熠生辉,让众香客顶礼膜拜,香火陡盛。

上官民的技艺高超,手下徒弟也多。大弟子敖安聪明伶俐,跟上官民已有八年,深得师傅真传。塑出来的佛像形象生动,相貌逼真,大有赶超师傅之势。由于弟子众多,上官民基本上不再干活,整天趿着拖鞋,东瞅瞅西看看。只有在每一尊佛像快要塑完的时候,他才焚香更衣,亲自下手修缮一番。分工钱时,上官民独揽大头,而作为大弟子的敖安上要照顾师傅,下要监管众师弟,白天做工又多,到手的工钱只有师傅的一小半,心中很是不平。

有了这种心态,敖安做工时也不像以前那么细心了。这天,他刚塑完一尊罗汉像,上官民过来说:“你塑的佛像眼睛上翻,内含怨气,这不符合佛家意境,要立即更改过来。”敖安懒得费事,争辩道:“眼睛上翻,不正说明了佛眼通天,佛法无边么?”上官民听得一怔,沉吟了一会,才对敖安说:“佛也是人做的,虽睥睨万世,但以慈悲为怀。你这样塑下去,恐怕再有两年也难出师啊。”

听师傅这样一说,敖安不敢再犟嘴了,只得乖乖重新塑起。

进入夏季,西湖边的元观庙需要重新扩建。主持明净来请上官民前去塑像。恰逢上官民随其它弟子外出购料,不在家中。敖安接待了明净。一看清单,仅一个大殿的几尊主佛就可赚到五十两银子,这让敖安怦然心动。他眨了眨眼睛对明净说:“近日我们较忙,主持可否另请高明?”明净双手合十,朗朗回答:“方圆百里,塑像虽多,可上官施主首屈一指,只有请得到他,元观庙才能开工的。若你师傅太忙,派你前去,我们也是热烈欢迎的。”敖安听完,连连点头称谢。

送走明净后,上官民也返了回来,听完敖安的禀报,很果断地说:“元观庙是惠州府第一大庙,作为府地的子民,一定要把它修好,修出水平。”当天,上官民便吩咐众弟子准备工具开赴元观庙。

经过半个多月的紧张施工,一期工程按时顺利完工,大殿的如来、文殊和普贤三位菩萨已经塑好。按照计划,众弟子稍着调整和休息,接下来应该塑四大天王和二十四诸天中的十八罗汉。为庆祝这个阶段性的胜利,敖安自个掏钱买来客家米酒犒赏众位师弟。上官民也挺高兴,感觉敖安越来越有人情味。不知不觉多喝了几杯。这晚大伙很尽兴,一直喝到三更才散席。

再说上官民回到偏房刚躺下,就觉得窗外有人影一晃而过,轻巧的脚步声移到了隔壁储藏室的门口。那储藏室里放的都是庙里贵重法器,塑佛像有时要用法器来做比例,故此,储藏室的钥匙就由上官民来保管。上官民虽然喝了一些酒,但不是很醉,听声音他就知道来了窃贼。急忙披衣而起,从床头操起一根木棒,拉开门栓就看到了一个蒙面男人。那贼人见行踪败露,扭头往侧门跑去。上官民人仗酒胆,喊了一声:往哪跑?跟后追了出来。

侧门外是个陡坡,平时走路上官民都小心翼翼的,这时为了追贼也顾不了许多,他一脚踏上去,顿感滑溜溜的。他追的急,惯性就大,脚下一滑,整个身子就如同抽了柱子的梁一样,匍然摔倒在地。真是太不巧了,上官民的头竟磕在一块青条石上。顿时晕死过去。那窃贼见上官民倒在地上,摘下蒙面的黑巾,发出一声奸笑。这人竟是敖安。

原来,这敖安对师傅心存不满,总认为自己艺已学成,上官民不让出师,是在白白赚取自己劳力。这次又看到元观庙出这么高的价钱请师傅塑像,心中就起了害师之心。师傅一死,自己不但可以当上老大,而且方圆百里再无对手,比自己出师后另立门户要强十百倍。为致师傅于死地,他先在米酒中下了一种慢性毒药专门斟给师傅喝,然后又在侧门的斜坡上淋上豆油并横放好青条石,他则扮成窃贼引师傅出来,造成上官民酒后失足摔死的假象。

这一切做得天衣无缝,上官民临死的时候还紧紧拉住敖安的手,嘱咐他要看好众师弟,并断断续续地交待:要记住,佛…眼…通地,才有灵气。

上官民死后,敖安做了大掌柜,一下子继承了这么多的财产,敖安喜得心花怒放,做起工来也格卖力。三个月后,所有的佛像都塑造完毕,涂上油彩之后,个个是雄伟壮丽,鲜艳夺目。赢来明净主持和庙里的一片赞叹声。

敖安暗地里算了一下帐,这次完工之后,他一个人就可以落下几百两银子,乐得他梦里都要哈哈笑几声。然而没过三天,除了先前上官民亲自参与塑的三尊菩萨外,所有佛像的肚皮统统炸裂。这可是从未出现过的稀奇事,敖安又慌又惊,三伏天里手脚发凉,浑身出满冷汗。他以为是生灰和泥浆的粘稠度不够,重新调整好原材料,把佛像的肚皮补上,没想到两天后再次炸裂。这下敖安的损失可就大了,二十二尊佛像不仅推倒重来,而且还要赔偿元观庙的名誉损失。主持明净用很阴郁的目光盯得敖安心中发虚。明净说,若再破裂一次,庙里将不付一文工钱,还要将他们告上官府。这一军将得敖安差点崩溃,他心中虽然有鬼,但敖安并不信神,这些佛像都是他自个亲自塑的,太熟悉了,就没有那种神秘的崇拜感。

难道师傅临死还留了一手不成?为了弄个明白,趁天黑,敖安找来撬杠搬开了由师傅参与塑的三尊菩萨。敖安从上到下,左摸右摸,细瞧来细瞧去,也没发现什么异常。他叹了一口气,正要把佛像移回到石座上,突然发现了一个秘密。原来,这两尊佛像下面都有屁眼。而他塑的佛像个个都是没屁眼的。难怪师傅临死时说,佛…眼通地,才有灵气。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佛是人修炼成的,一个人一生若只吃不出,任肚子再大也会憋死的。

这一发现让敖安高兴得手舞足蹈,人一得意就忘形。敖安这一松手,佛像还倾斜着没回位呢,顿时倒将下来,不偏不倚把敖安砸在身下。这就应了那句‘多行不义必自毙’的古话了。

死前,敖安良心发现,告诉众师弟:佛也是人做,塑佛要先学会做人,谁要是做了没屁眼的事,就不得好死。切记,切记。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艺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21@163.com
电话:李老师:13902623918 林老师:13502578713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ICP备1813448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sunkinglsx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