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吴复古与苏东坡的深厚情谊
作者:蔡楚标(惠州民协会员)    来源:惠州民协    日期:2014-05-15 22:23:02

 有关苏东坡的故事及其诗文书法,好多人都能说个一二来。然而,对与苏东坡交往甚深的潮州八贤之一、北宋名人吴复古的生平轶事,却鲜为人知。

 吴复古(10041101),字子野,号远游。北宋海阳县延德乡蓬洲都(今汕头市金平区舵江街道)人。吴氏先祖世居福建武平。宋兵部尚书吴延预徙居潮州左厢右贤坊,传至第四代吴宗统,即是吴复古的父亲。吴宗统官至翰林侍讲,徙居蓬洲都。吴复古出生于仕宦之家。其妻许氏出身望族,为潮州“前八贤之一”许申之妹。

 吴复古自幼聪明过人,性格豪放,乐于济人,有“仕侠乐道”之称。他饱读经史,却趣味清逸,无意仕途。他身为嫡子,本可承父荫出仕,却辞让给庶史授国子监教授。因他品行卓越,举孝廉,受到宋神宗召见,授以皇宫教授,一时名重朝野。公卿鸿儒都倾心敬之,愿与交好。天章阁侍制李师中书赠“白云在天,引领何及”以示钦佩。吴复古平生淡薄功名。北宋熙宁元年(1068),他以“孝养”为由,上表辞职。宋神宗嘉许其孝心,又知其志在山水,准其所请,特赐号“远游先生”。

 吴复古回归故里时,家室在海阳县蓬洲南潮村(今属揭东县炮台镇)。他对其妻许氏说:“黄卷尘中非我业,白云深处是吾家。”于是,他辞别妻儿,离家外游,后在潮阳县直浦都(今汕头市潮阳区金玉镇)麻田山中,筑远游庵,建岁寒堂,辟谷绝粒,做了道士。此后,他浪迹天下,遍交名士。熙宁二年(1069),李师中出任山东登州太守。吴复古获悉,专程到了登州,游玩中获得12块海岛彩石。于是,他用船运回家乡,置于岁寒堂下,名曰“十二石室”。 他时常外出,四处云游。前后六年,他几乎游遍神州各地名山大川。后来,因其父吴宗统逝世,他只好赶回家乡,在墓旁居丧三年。期间,他努力葺治园亭,教养子弟。三年服满,又出游南北。他遍交公卿,却一无所求。他自己有一套养生之法,讲究养生存气之道。

吴复古的扬名,固然有其过人的文才、特殊的事迹,大半却是因为他与苏东坡的交情。他在熙宁初年辞职归家时,年已65岁。其时,苏东坡年方30出头,在文坛上崭露头角,但未有机会结交吴复古。后来,苏东坡从李师中的介绍中了解到吴复古的为人,神交多年。直至熙宁十年(1077)一月, 苏东坡改任徐州,经青州赴济南,才有机会与吴复古首次见面,二人一见,结成莫逆之。苏东坡后来追述此次会面,说是“子野一见仆,便谕出世法”,“仆虽未能行,然喜诵其言,盖尝作《问养生》一篇,为子野出也”。这次见面晤谈,主题是探研养生之道。吴复古主张细微不断渐变之和的养生理论,与苏东坡豪放豁达积极入世的信仰有很大差距,但对苏东坡待人处世的态度却有所影响。苏东坡为吴复古撰写了《远游庵铭》,并作《岁寒堂十二石记》,赞扬吴复古“不喜不忧,不刚不柔,不惰不修”。苏东坡在惠州时,吴复古多次赴惠探访他。吴复古还出谋献策,协助苏东坡营建西湖。其热情相助之精神,使苏东坡深为感动,还作诗一首《吴子野绝粒不睡过作诗戏之,芝上人陆道士皆和予亦次韵》,诗曰:

    聊为不死五通仙,终了无生一大缘。独鹤有声知半夜,老蚕不食已三眠。

    怜君解比人间梦,许我来逃醉后禅。会与江山成故事,不妨诗酒乐新年。

   苏东坡非常敬重吴复古,预言他“会与江山成故事”。到了宋淳佑四年(1244年),惠州人在西湖银岗建“聚贤堂”(后改为丰湖书院),纪念“开湖功臣”的“十二先生”,惠州人出于“江山也要文人扶”之需要,将吴复古与苏东坡的名字同时列入其中,对吴复古加以宣传,使苏东坡的预言成为事实。后人有诗为证:

  “吴苏交往廿余年,营建西湖献妙言;会与江山成故事,名留青史世间传。”

   此后,苏、吴两人常有书信来往,交流诗文、墓铭、字画,见面机会渐多,间隔时间缩短,相伴时间渐长。有一次在交谈中,苏东坡诗兴大发,遂作《次韵子由赠吴子野先生二绝句》,诗曰:

      马迹车轮满四方,若为闭著小茆堂。仙心欲捉左元放,痴疾还同顾长康。

      江令苍苔围故宅,谢家语燕集华堂。先生笑说江南事,只有青山绕建康。

苏东坡宦途坎坷,身不由己,吴复古多次前往探望漂泊四方的苏东坡,表现出一种患难相交的珍贵友情。苏东坡十分珍惜他们之间这种情谊,曾赠诗《吴子野将出家,赠以扇山枕屏》,诗曰:

      峨嵋扇中山,绝壁信天剖。谁施大圆镜,衡霍入户牖。

    得之老月师,画者一醉瘦。常疑茬入胸,自有云梦薮。

    千岩在掌握,用舍弹指久。低昂不自知,恨寄儿女手。

    短屏虽曲折,高枕谢奔走。出家非今日,法水洗无垢。

    浮游云释峤,燕坐柳生肘。忘怀紫翠间,相与到白首。

   苏东坡还为吴复古之麻田寺题“远游庵”,为寺桥题“复古桥”,为寺前石题“听泉石”。赠以手书《书神守气诗》、《书李承晏墨《煨芋帖》,另有诗《除夕,访子野食烧芋戏作》:

      松风溜溜作春寒,伴吾饥肠响夜阑。牛粪火中烧芋子,山人更吃懒残残。

   《食物本草》上载有吴复古劝苏东坡食粥养生一事:“苏轼帖云,夜饥甚,吴子野劝食白粥,云能推陈致新,利膈养胃。粥既快美,粥后一觉,妙不可言也。”绍圣四年(1097)八月,苏东坡徙谪海南岛儋州。这个时候,吴复古已年逾九旬。然而,吴复古不怕年迈体弱,不畏路途遥远、险阻,一路风歺露宿,专程赶到儋州探望苏东坡,令苏东坡深为感动。吴复古还告以朝廷可能要起用逐臣的消息。两人见面,作通宵长谈,苏东坡怀着无比兴奋的心情,作诗赠吴复古。诗曰:

      笑谈惊半夜,风雨暗长檠。鸡唱山椒晓,钟鸣霜外声。

   吴复古离别苏东坡,还去探访了流放在循州的苏东坡的兄弟苏辙。苏东坡两次致函潮州知州王涤,在信中都以特殊的口气提及吴复古,说到“子野诚有过人,公能礼之甚善”,“(陈尧佐)云潮人虽小民亦知礼义,信如子野言也”。元符五年(1100)五月,97高龄的吴复古再次历经坎坷,一路奔波,渡海去儋州,专程拜会苏东坡,带去苏东坡将获赦内迁廉州的消息。这对原来己觉得“垂老投荒,无复生还之望”的苏东坡是一个极大的惊喜。六月,吴复古相随苏东坡渡海北归,一直到了雷州才分手。苏东坡到了廉州后,又获准随处定居,因折回广州,稍后乘船返回。吴复古闻讯,随即带着番禺几位长老追饯至清远峡,同游广陵寺。离别时,苏东坡曾问吴复古有何交代,吴复古只是笑笑而已。吴复古终因不胜老迈劳累,翌年四月病逝于归途,享年98岁。苏东坡在真州惊闻噩耗,悲伤万分,写下《祭子野文》,极力称赞吴复古“急人缓已,忘其渴饥;道路为家,唯义是归”。三个月后,苏东坡也病逝于常州。两个年龄相差30多岁的莫逆之交,在同一年中走完了他们的人生旅程。

   吴复古之墓建在远游庵侧,其柩与夫人许氏合葬。1907年,吴复古后人、新加坡富商吴传干倡议并首出巨资,旅新、旅泰华侨并潮汕乡亲合力捐资,于陵海村吴氏聚居地(今汕头市金园陵海路),创建占地面积6000多平方米的“三让堂”,以纪念吴复古。堂内有旅泰华商赠予的、用各国古币装饰的楠木镜屏36幅,作为镇堂之宝。1951年,36幅楠木镜屏均献给中国历史博物馆珍藏。1994年,吴复古夫妇之墓重新修复,并建亭子纪念。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艺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21@163.com
电话:李老师:13902623918 林老师:13502578713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ICP备1813448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sunkinglsx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