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魂归山水间
作者:范恒(惠州民协会员)    来源:原创    日期:2021-06-04 21:03:56

高铁的快捷方便,就是可以让我随时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去年端午节,我和朋友相约到武夷山游玩。在武夷山的几天,一直下雨,爬山极不方便,一些景点我们只能是走马观花,最后一天我们选择去了相对方便的武夷宫。

武夷宫又名冲佑观万年宫,是历代皇帝祭祀武夷神君的地方,也是宋代全国六大名观之一。南宋词人辛弃疾、诗人陆游、理学家朱熹等,都主持过冲佑观。

进入武夷宫内,一股幽深、清雅的气息扑面而来,被雨水洗过的地面,一尘不染,一棵棵古树参天成荫,朱红色的宫殿,气势宏伟,彰显这里浓浓的古文化气息,站在宫坪里,能远远看见大王峰的山峰,雄伟,俊秀。地上薄薄的一层积水,倒映出武夷宫的另一副图景来。

台阶、廊下,沾着细细的青苔,有些打滑,我们小心翼翼的行走。参观完朱熹纪念馆,雨停了,我们漫步在仿宋古街,说说笑笑,横过一片草坪,信步走进一个后院。

这是一个很宽大的院子,宫殿很高大、气派,粗大的柱子被霉雨侵蚀得有些斑驳,宽宽的长廊上,干净,寂静。几只狗横躺在廊中,正睡得酣畅淋漓。院子里绿草如茵,围墙边环绕着一圈青青翠竹,呈自由伸张的姿态,茂盛,婆娑,整个院子清清静静,显示来这里的游人很少。

走到院子中央,我看见竹林旁边立着一块大石,大石旁边立着一座人物雕像。

这是谁的雕像呢?我快步走过去,想弄明白,是谁能住在这座道教名山下?是谁能配享如此大的宫殿,拥有如此高雅的竹林院落?

微信图片_20210604210530.jpg

黄褐色的大石上,篆刻着红色字体,已被雨水冲刷得褪了色,有些黯淡,我仔细辨认,见上面刻着:

柳永墓冢,抔土还乡碑记。

2004年9月,值武夷山柳永纪念馆新馆落成之际,柳永仙家抔土自镇江北固山分移至此,千岁游子今朝还乡,一代词宗魂归故里。

是柳永,我抑制不住内心的惊讶和惊喜,大声叫朋友过来,是柳永啊!是那个奉旨填词的柳永;是那个写“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风流才子柳永;是那个纵情花巷的白衣卿相柳永;是那个慢词派的北宋大词人柳永。

柳永是福建崇安人,崇安现在是武夷山市人民政府驻地。不是特别熟悉历史,特别喜欢柳永的人,又怎会知道柳永是福建人?又怎会把这方美丽山水跟柳永联想在一起呢!作家梁衡在《读柳永》一文里写过,那年他去闽北,找不到一点可以凭吊柳永的实物,无比失望和遗憾。梁衡大概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去的福建,而这纪念馆是2004年修建的。我何其有幸,误走误撞,居然偶遇柳永仙冢。

大约在公元1020年,柳永第二次科考落选后,意气写下那首著名的《鹤冲天》: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皇帝知道了大为恼火,三年后,柳永第三次参加科考,终于考过了,卷子到了宋仁宗亲自圈点时,他说“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又把他给勾掉了。宋仁宗这一笔,直接把一个才华卓绝的词人给抛进了社会最底层,流连花间巷陌17年,直到47岁,柳永才得了一个小官。

柳永年轻,涉世未深,不知政治险恶,不该拿自己最擅长的词挑战皇权,蔑视和嘲讽官名利禄。他更不知道自己的词当时有多红火,转眼就能传到朝廷。

科场失意,失去做官的机会,柳永要生存,他只能打工养活自己。他能做什么呢?唯有写词谋生。朝廷不要他,民间要他,歌馆伎楼抢着要他。他写的词就如今天的“流行歌词”,谁能得到他写的词,谁就能红。“凡有井水处,皆能歌柳词。”可想而知当时的柳永的词,是多有影响力和知名度。

可是,柳永的内心是痛苦的。他不是李白,可以潇洒弃朝廷去云游天下;他不是陶渊明,可以采菊东篱下;他也不是后来的苏东坡,能在被贬的艰苦环境下,仍豁达乐观的过日子。恰恰相反,柳永是在乎朝廷、在乎前程的。在他后来做了地方官后,宋仁宗仍不喜欢他,柳永曾去拜访当时的“太平宰相”晏殊,希望晏殊能帮他,柳永以为同为写词爱好者,晏殊应该能为自己在皇帝面前说几句好话,没想到晏殊却拿“针线慵拈伴伊坐”,当面嘲讽柳永,揶揄他的词低俗。柳永只得知难而退,可想他当时是何等的难堪。

在北宋文人的眼里,诗是阳春白雪,词是下里巴人。晏殊也爱好写词,但风格是清丽、雅致的;柳永的词平民化、大众化,有艳俗之嫌,不能登大雅之堂。晏殊当然不愿与之为伍。

柳永经历的两朝四次科考,朝廷共取士916人,除了柳永,那915名都顺顺利利当了官,但他们都淹没在历史的尘烟中,只有这个落榜的失意词人,千年后,立馆建墓,仍能在这美丽山水中独享殊荣,供后人瞻仰,祭祀。

我站在他的墓冢旁,久久伫立,从无限遐思中醒来,走到他的雕像前,仔细打量着他:长髯飘飘,手握书卷,目光炯炯的看着远方。我毕恭毕敬,向这位伟大词人三鞠躬,以示我对他的尊重和悼念。

微信图片_20210604210538.jpg

在纪念馆的后墙上,整面墙都刻着柳永的词,其中那首《雨霖铃·寒蝉凄切》,格外醒目,我站在台阶下,深情念道: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顺着长廊,我们走到纪念馆的前面,馆名“白衣卿相”几个大字映入眼帘,管内有两个工作人员,她们很客气,热情介绍管内陈列物。馆内正中是柳永的高大塑像,两旁是宋代民间市井生活石蜡人物场景图,栩栩如生,显示宋代民间百姓安居乐业的景象。我买了一本柳永词,依依不舍地离开纪念馆。

不居庙堂之高,则处江湖之远。

在我有了一些人生经历后,再读柳永,就有了不同的理解。不再为柳永的官场失意感到遗憾。假如柳永第一次就中了进士,历史上不过多了一个籍籍无名的官员,少了一个名垂千古的词人,岂不是中国文化史的遗憾?柳永的人生际遇让我明白一个道理,有时命运偏偏不让你走那条循规蹈矩的路,并不是捉弄人,只是要造就、磨炼另一个你。若如此,何不顺其自然,沿着命运给的那条充满荆棘、坎坷的路,只要不放弃,其心不死,才得其用,在哪里都能闪闪发光。

梁衡说:这就是历史为什么记住了秦皇汉武,也同样记住了柳永。

巍巍武夷,青山绿水。今朝词人魂归故里,和这方美丽山水融为一体,千古流芳,名垂后世,我心里顿时明朗轻松起来。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艺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21@163.com
电话:李老师:13902623918 林老师:13502578713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ICP备1813448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sunkinglsx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