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山歌剧】稔平抗日游击队
作者:彭芝楷(惠州民协会员)    来源:    日期:2016-04-15 21:26:56

 

时间:1938年秋——1945年秋。

地点:广东惠州惠东稔平半岛。

人物:方   真——男,23岁,出身贫穷。

         秀 ——女,21岁,出身穷苦,后与方真结为夫妻。

         城——男,30岁,稔平半岛东纵抗日游击队分队长。

         王——男,32岁,稔平半岛东纵抗日游击队卫生员。

      东纵抗日游击队战士若干人。

         田——男,40岁,日军小分队队长。

      日兵若干人。

 

1                

   启:【舞台显出稔平半岛荒野路径 的图景,路口有一棵遮阴的榕树,这是人们歇的地方。望远有山岭和村庄,天空乌云浓重,显得萧条,张秀穿着破烂衣衫,挽着讨饭的篮子上。】

 

   秀:(唱)步履艰难把路上,提篮讨饭好凄凉,

刚才去了老丘村,如今路过乱坟岗。

       (绕场一圈接唱)

           可恨日寇恶如狼,杀我丈夫太猖狂,

           害我孤寡无依靠,走村过寨讨饭忙。

      (白)唉,自从来了日本鬼,四乡八寨不安宁。日本侵略军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害得多少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我的丈夫在半月前,在去下田的路上遇上日兵,被强拉去做挑夫。因丈夫挑担时不小心撞坏了鬼子一只箱,当场被他们用刺刀刺死!后来我变卖家里仅有的两担谷子,买了一副薄木棺材安葬了丈夫的遗体。到如今家里一无所有,我只好四处讨饭了。【行着行着,忽然肚子发痛,手摸肚子。】唉唷,我肚子发痛,我只好到榕树下歇歇脚。【遂到榕树下歇息,趴在地上,并不断发出呻吟声。】

       【曾城带东纵抗日游击队员甲、乙上。】

  城: (唱) 接受东纵下命令,  派我带队到稔平,

                落在肩上任务重,  要把队伍来壮振。

                为灭日寇把民拯,  我们时刻要抓紧。

                深入实际到各村,  访贫问苦靠人民。

游击队员甲、乙:(唱)军民团结如一人,就能众志如铁城,

                     赶走日寇东洋鬼,保家卫国威力振!

  城:好,小刘、小李,你俩先观察一下前面的情况,然后再继续前进。

游击队员甲、乙:是!【往榕树走去,发现张秀在树下呻吟,于是折回。】

游击队员甲:报告曾队长,前面榕树下有一位农妇在肚痛呻吟。

  城: 好,我们上前了解究竟。【三人同到榕树下,张秀仍在呻吟。】

  城:【对张秀】老乡,你怎样了?

  秀:我是讨饭的,路过这里,因肚子发痛不能走呀!哎哟——哎哟!

  城:【对游击队员甲】小刘,你赶快回队部去。叫卫生员老王速来为这农妇治病。

游击队员甲:是!【向舞台右下】

  城:  ()  看这农妇病在身,  我是不安急在心,

                打发小刘回队部, 带来队医急会诊。

        【游击队员甲、卫生员老王上,卫生员肩挂药箱子。】

游击队员甲:【向曾城致军礼】报告曾队长,卫生员王同志已请来。

  城: 好,【对老王】老王同志,这个农妇在呻吟,你给她看看是什么病,并想法治好她。

  王 :是。【放下药箱,为张秀仔细诊病,又探体温又把脉。】

  城 :老王,你看她是什么病?

  王 :报告队长,这村妇是因饥饿和劳累过度,加上身上又发热,引起肠胃不适而疼痛。

  城 :你看可以治好吗?

  王 :可以,不过我们部队的医药有限,存量不多。

  :我们要尽力救治她。

  : 是。【开始给张秀用药,先注射止痛消炎针水后,取出西药并倒出军用壶中的开水后,给张秀服药。一会儿张秀服药后,肚子不痛了,神志清醒起来了。】

  秀 :【注视着曾城和在场战士穿的军装和军帽上的红五角星,激动地。】我感谢你们了。盼星星,盼月亮,我终于盼来了共产党。

  城 :老乡,你家在哪个村?家里还有哪些人?

游击队员甲:你怎么来到这里?

  : [伤感地] 说来话长呀!

      ()你们问我是哪乡,   说来悲泪洒两行,

我是本地张村人,  前月出嫁黄老庄。

丈夫名叫黄阿祥,  勤劳朴实人善良,

他的父母早病故    家徒四壁历风霜。

我不嫌他住草房,  只想恩爱结糟糠,

不料事发半月前,  一场灾难淋头上。

那天阿祥去田庄,  遇上日军恶豺狼,

他被捉去挑担子,  担子沉重苦难当。

丈夫挑着打踉跄,  不料撞坏一只箱,

日军对他捅刀子,  可怜我夫把命丧。

现我守寡似孤羊,  乞讨走村又过乡,

刚才到此人昏倒,  你们施救出危羌。

          【向曾城等人弯腰鞠躬。】

  秀 :(白)感谢你们大恩大德救了我,我没什么报答你们,只好在心里深深感谢你们了!

 城 :不用谢了,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东纵抗日游击队,是人民的子弟兵,是来发展抗日队伍,抗击日本侵略军的。

  : 那么也让我参加你们这个抗日游击队吧!

 : 老乡,我们游击队是要跟敌人打仗,是出入枪林弹雨的,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的。

  : 我不怕危险。我要与日本狗强盗拼命,为丈夫报仇!

  王 :自古以来,当兵打仗是七尺男儿干的事。

  城 :对,你是女人,还是让我们送你回家吧!

  : ( 伤感地唱)提起家来我无家, 贫苦伶仃受孤寡,

                   国仇家恨怀在心, 我要参军把枪拿。

  城 :(唱)     听这老乡说此话, 想要参军决心大,

                   如今妇女要翻身。我看是否考虑下。

游击队员甲:曾队长,听她说的还是有道理,其心情又那么真切,就让她参加东纵抗日游击队吧。

  城 :【思考后】好吧,老乡,既然你决心这么大,我代表稔平半岛东纵抗日游击队就批准你参加我们这个队伍吧!

  秀 :那我就感谢你了。【向曾城鞠躬。】

  城 :说了半天,还没问你的姓名是什么。

  秀 :我叫张秀。

  城 :张秀同志,记住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军队,是人民的子弟

兵。现在国家处在危难关头,受日军侵略。作为一个战士,

要为保家卫国而奋斗到底,为消灭和赶走日寇英勇作战,

并随时准备贡献自己的一切。

  秀 :【向曾城敬礼】是!

        【转暗】

                 

  2

    【舞台灯光由暗复明。显出一片荒野路径的图景,夜色朦

胧昏暗。这是凌晨时分,此地离日军小分队驻营地王爷庙

约八公里。方真有气无力地上。这是接上场两月后的一个

晚上。】

   真 :(唱)快步走来好慌张,速离日军驻营房,

               庆幸昨夜离虎口,不然吃苦苦难当。

               我今走在荒野上,孤单一人好凄凉,

               工友各自回了家,夜色朦胧路茫茫。

               夜色阴森好惊慌,我心不知向何往?

               要说家来没有家,走投无路好彷徨。

               如今来到此山岗,感觉腰酸腿又软,

               不如在此歇一阵,待有精神再前往。

           【坐下歇脚,由于过度劳累,不知不觉便在路边打瞌睡着了。此时张秀穿农民便服,手里拿着一包中药上。】

  秀 :(唱)自从参加游击队,我的生命如生辉,

              思想提高方向明, 学了本领有作为。

              拿起枪杆来抗日, 救护家园把国卫,

              如果说我有进步, 蒙党领导谆教诲。

              我要积极劲加倍, 艰难不怕险不畏,

              冲锋陷阵去战斗,誓把日寇早粉碎。

        (白)我参加稔平半岛东纵抗日游击队后,曾队长安排我暂

时做交通员的工作。昨天晚上我完成了他交给我的一个任务—

—送一份急件到30公里远的吉隆一个兄弟连队去。经一夜跋

涉,我完成任务后,现在我正在返回队伍的途中。【绕场一圈后

发现方真睡在荒野路上】

          唉,这里睡着一个青年人!看他也是穷苦出身,在这兵荒

马乱年头,有多少穷人露宿在荒野上!【见方真一件外套破衫没

纽好,落在地上,她上前为方真拉好并盖在其身上。方真惊上

醒,顿时坐起直盯张秀。】

   真 :【站起,疑惑地看着张秀】你是谁?

   : 我是本地一名村妇,也是穷苦出身。

   真 :你怎么也来到这里?

   秀 :因为丈夫半夜生病,所以我深夜去圩镇医药店抓药,回家

路上来到这里。请问你家在哪里?你怎么半夜三更也走到

这里?

   真 :(唱)提起家来泪汪汪,出身穷苦好凄凉,

               年年辛劳年年苦,挨讥受冻无春光。

               我到八岁死了娘,全家担子父亲扛,

               爸爸做尽苦力活,艰难把我拉扯长。

           (白)到我20岁那年,父亲节衣缩食,又为我办了婚事,

妻子就是姑母村的陈花,然而好景不长——

  秀 :后来又怎么样了?

  真 :(接唱)可恨日军把岸上,穿街过寨大扫荡,

                稔平一时受蹂躏,  惨无人道行“三光”。

                那天日寇把家闯,  父亲妻子在补网,

                鬼子见妻就强暴,  爸爸立即去阻挡。

                鬼子举起刺刀枪,  对准我爸就一晃,

                我爸倒在血泊里,  一命呜呼把命丧。

   秀 :日本侵略军太可恶了!

   真 :那时我下海刚好回到家。

          (唱)见了眼前这情况, 我的怒火充满腔,

                举起鱼叉刺鬼子,  那个日兵也死亡。

                另个日兵逃现场,  我带妻子逃他乡,

                避难去寻岳父家,  乡亲代我把父葬。

                龟田折返到现场,  放火烧毁我家房,

                熊熊烈火好无情,  把我家物全烧光。

  秀 :后来又怎么样呢?

  真 :后来更惨了!

        (接唱)我带妻子离家乡,想到别处避一场,

                走庙走到城隍庙,半路又遇日魔狂。

                可怜我俩又被绑,押到日军驻营房,

                龟田对妻耍奸污,我妻竭力就反抗。

                可恨龟田露凶相, 我妻又遭杀身亡,

                龟田迫我做苦力, 修筑工事两月长。

                昨夜夜战工地上, 日军监工酒醉状,

                朦朦胧胧打瞌睡, 我们杀之逃魔掌。

          (白)我和工友们逃出日军营房后,他们有家的各自回家了,而我无家可归,因此露宿在这荒野上。

   秀 :(感动唱)听他诉说好感伤,  原来他我苦根长,

                   日寇恶魔真凶残,  杀我同胞杀忠良。

                   掠走鸡鸭抢米粮,  抢走衣物劫牛羊,

                   强暴奸淫良家女,  百姓家破又人亡。

       (手指方真)我要对他真话讲,  启发他要跟着党,

                   同仇敌忾来抗日,  誓把日寇消灭光。

   秀 :(对方真)青年阿哥,不知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个村庄?听了你的话使我很同情。

   真 :我的名字叫方真,家住本地海岸村,你呢?

   秀 :本人名叫张秀,也是本地人。讲实话,我的命运与你一样。我的丈夫也被日本侵略军杀害了。日寇害得我也孤身一人。如今我已经加入稔平半岛的东纵抗日游击队。这支队伍是共产党领导的。昨晚部队派我到吉隆兄弟部队送信件,经一夜跋涉完成任务后,现我正要返回部队而经过这里,刚好遇上你。

   真 :(惊喜)啊!那我也跟你去参加东纵抗日游击队,好吗?

   秀 :你有决心吗?

   真 :怎么会没决心?

(唱)问我有无大决心?  我要抗战而献身,

              日寇杀我父与妻, 血海深仇要算清!

   秀 :方真阿哥,既然你有决心,那么你现在就跟我一起去参加东纵抗日游击队吧。

   真 :张秀小姐,那太好啦!

   : 你叫我张秀同志好了。

   : 是,张秀同志。【两人紧紧握手。】

   秀 :那我们一起走吧。

   真 :好。【两人欢快地同下。】

            【灯光转暗】

              

 3

【两月后的一天中午。舞台灯光由暗转明,显出稔平半岛西

南深山一小村庄的高氏祠堂的画面。这是稔平半岛东纵抗日游击队曾

城小分队的扎营地。祠堂前面是游击队常用来操练军训的操场。祠堂

后面是高山峻岭,几棵老松树郁郁苍苍。方真穿着游击队军装,肩挂

长枪,兴致勃勃上。他右手拿着一个用稻草做的人形瞄靶,草靶上贴

有写着“打倒日本侵略者” 的纸。】

   真 :(兴奋地唱)参加游击穿军装,高兴心情不用讲,

                      思想进步方向明, 抓紧操练斗志昂。

                      新近张秀来相帮, 还有领导热心肠,

                      一手一脚来辅导, 使我进步飞快上。

                     参加游击拿起枪, 抓紧学习练武忙,

                     学好本领习战术。 随时准备上战场。

            (白)好 ,现在中午大家都在休息,我抓紧时间来操场练打靶。【拿稻草人形靶子插在舞台左上角,拿起长枪又是瞄准,又是扣板机。张秀穿游击队军装,手拿针线上。】

   :( 快板) 手拿针和线,我来找方真,为他缝几针,补好他

衫巾。

            (白)昨天下午方真在集体军训中,他的上衣被长枪刺

刀划破了一小道道。现在我拿针线来为他补好。【绕场一圈后,发现

方真】啊,他果然在操场练习武艺枪法。

          (唱) 自从方真入队伍,完成任务不怕苦,

                 大事小事抢着干,休息时间又练武。

          (白)方真参加游击队后,表现突出,每每都很好完成连

队交给的任务。虽然他参加队伍两个月,却几次受连队领导的表扬称

赞。你看,现在休息时间,他又偷偷练枪法,瞧他练得多入神啊!

【走到方真跟前,深情地。】方真同志!

   真 :啊,张秀同志,你来了。

   秀 :方真同志,你这样认真练枪法是好的,但要注意休息呀!

         (唱)告诉方真好同志,切要注意自身体。

   真 :(接唱)抗日要有好武艺,没有苦学不容易。

   秀 :昨天训练时你的上衣被刺刀划破一条道道,你脱下来,我为你补好。

   : 好。【脱上衣拿给张秀】那有劳你了,谢谢!

   秀 :没什么。【一针一线为方真缝好衣服后,把衣服交还给方真。方真穿衣,张秀帮他拉正。】

   真 :张秀同志,真感谢你了!

   : 我们走到一起来了,都是一家人啦。一家人怎么讲两家话呢?

            【方真此时感动得热泪盈眶,双手紧紧握着张秀的双

手,似两股热流交融,两人相视而深情微笑。】

   真 :(唱) 我今激动泪满眶, 深深感谢你相帮,

                一针一线感我心,关怀体贴永不忘。

   秀 :(唱) 游击战士来四方, 为了抗日拿起枪,

                我们当作亲兄妹,互相帮助理应当。

          【灯光转暗】

                    

  4

    【灯光由暗复明。1945年夏 。舞台显出稔平半岛东纵抗日游击

队驻营地高氏祠堂的图景。祠堂左边房中,也是游击队的简陋的

办公室,中间放着一张木书桌,桌上放有简易文具等,墙壁上挂

有一张稔平半岛的军用地图,另还挂有军用水壶等。曾城正站在

办公室的军用地图前,吸着手卷的喇叭形草烟。他虽穿着显得残

旧的军装,但不缺端庄威严的仪表。此时他吞云吐雾,看着地图

在运筹帷幄,在思谋着袭击龟田日军小分队驻营地的作战计划。】

  城 :(唱) 时间匆匆在向前, 转眼到了1945年,

               稔平东纵游击队,不断壮大人数增。

               他们英勇意志坚,  游击作战把敌歼,

               宜将剩勇追穷寇,  日军不降不休战!

             (白)两三年来,稔平半岛东纵抗日游击队,从发动

到不断壮大,神出鬼没地狠狠打击日军的嚣张气焰。当初不可一世,

妄想称霸的日本侵略军,其实也是纸老虎。他们被我们游击队打得昏

头转向,惶惶不可终日,他们的末日快到了。如今龟田小队至今还龟

宿在王爷庙山营地负隅顽抗。上级指示我们要尽快消灭之。为此,我

正在思谋考虑作战方案。我考虑再三,认为这次对付龟田,还是乘夜

深人静之时,偷袭王爷庙,一举消灭龟田小队为好。然而这个重任不

简单,交由谁去完成好呢?

       [当曾城讲到末尾一句时,方真斗志昂扬上]

   真 :曾队长,这个任务交给我们吧。

   城 :(一看是方真)小方,又是你,你明白我说啥任务吗?

   真 :夜深人静时偷袭王爷庙日军龟田小分队。

   城 :真聪明,你怎么知道?

   真 :刚才我就是为向你请示袭击王爷庙龟田小分队而来,刚好

我来到队部门前,就听见你说了,所以我仔细听了一下。

   城 :既然你听见了,那你就说说你的意见吧。

   真 :曾队长,我完全同意你的作战方案,乘夜深人静之时,人不知鬼不觉地摸到王爷庙龟田营地,一举歼灭他们。说打龟田——

              (唱)   我就摩拳又擦掌,  恨不把他劈肉酱,

                       想到父妻受遭难,  国难家仇不能忘。

                       浑身是劲斗志昂,  今夜三更打魔王,

                       偷偷摸到王爷庙    把那日寇消灭光。

  城 :(唱)       打好这仗不寻常,  龟田凶残定顽抗,

                     战略藐视重战术,  一行一动想周详。

  真 :曾队长,我在日军军营地王爷庙山上被迫做过工事苦役,对那里的地形情况了如指掌。我知道王爷庙山背后有条羊肠小道,此路陡峭,但比较安全。我看咱们就从这小路上去吧。

  城 :好,方真同志,这一仗就由你带路打头阵。我们今夜下半夜2时准时出发。

  真 :是!

  城 :我们现在就动员战士们作好战斗准备吧。

  真 :是。【两人下。舞台灯光转暗。】

              【舞台灯光由暗转明。显出王爷庙日兵龟田小分队驻营地图景。庙的祭祀大厅,大厅后壁前放有香桌,厅两侧有石柱,石柱上挂着白底红日的日本旗。王爷庙背后是高山,下面是外界通往稔平半岛的交通要道。此时一日军哨兵端着枪在庙前来回踱步,他在戒备放哨,而龟田和一群日兵在庙内大厅呼呼睡觉。方真、张秀、曾城和游击战士若干手执长枪依次上。】

曾城 方真 张秀 众战士:

(合唱)  夜黑黑来路茫茫,  连夜来到王爷岗,

                 看去庙内阴森森,  日军恶魔在此藏。

                 要捉大鱼下大江,  要擒豹狼不怕伤。

                 游击战士入虎穴,  要把恶魔消灭光。

   真 :(白)曾队长,同志们,我们已经来到王爷庙山脚。现在我们就从山庙背后的羊肠小道爬上去吧。

   城 :好。【游击战士、张秀、曾城跟着方真朝舞台左侧下,后方真又从舞台右侧上。日军哨兵打哈欠。方真蹑手蹑脚上前,把日军哨兵拦腰擒住,捂嘴,并迅速捅一刀,把他放倒,然后向右则内招手,接着游击战士、张秀、曾城端枪依次上。后方真又摧开庙门,带头冲入庙,众游击战士、张秀、曾城紧跟冲入。】

   真 :【先放一梳子弹后,熟睡中的日军朦胧中惊醒。】不准动!缴枪不杀!

          【众游击战士、张秀、曾城的枪口一齐对准着日军。】

日兵甲  :你们是什么人来的?

   真 :我们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东江纵队稔平抗日游击队!

   城 :快举手投降!【日军士兵胆战心惊,纷纷举手投降。】

         【方真用眼在搜寻龟田的踪影,突然他发现龟田在香桌下,并要向曾城开枪射击,战士甲眼疾手快,伸手把曾城按下,而自己中弹倒下,英勇牺牲。方真此时也立即把枪口对准龟田反击,龟田也踉跄倒下毙命。】

  城 :【对众日兵】你们看到吧,不投降就像龟田一样下场!

众日兵:长官,我们投降!【众日兵举手缴枪投降。方真跳上香桌,用枪捅下挂在石柱上的日本国旗,并把它扔在地上,后又跳下。】

  城 :【看着游击战士甲的遗体,激情地】同志们,刘德同志英勇牺牲了。他为抗战而牺牲,死得光荣,死得伟大!现在让我们向他致敬——并默哀!【曾城、方真、张秀和众游击战士们摘帽向游击战士甲的遗体低头,三鞠躬,默哀敬礼!接着他们押着投降的日兵下。】

            【转暗】

            【灯光由暗转明。在音乐声中传出内幕声音。】

内幕声音:  1945815日,盘居在稔平半岛的日军侵略军全面失败投降。稔平人民百姓齐声欢呼抗日战争的伟大的胜利!之后稔平半岛被我军控制,成为解放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胜利后,方真与张秀喜结良缘,回乡参加社会主义建设,过着幸福的生活。【接着传出歌声】

   唱 :        昔日岁月不能忘,日寇侵略太猖狂,

                  小小东瀛想称霸, 踏我国土恶如狼。

                  昔日岁月不能忘, 百姓遭难国陷邦,

                   多少同胞受残杀, 多少家庭遭灾殃。

                   昔日岁月不能忘,稔平儿女斗志昂,

                   一心跟党齐抗日, 赶走日寇回东洋。

                  

( 幕落,剧终。)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艺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21@163.com
电话:李老师:13902623918 林老师:13502578713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ICP备1813448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sunkinglsx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