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情景剧】牵 挂
作者:白雪(惠州民协会员)    来源:惠州民协    日期:2012-06-18 18:33:16

时间:晚上

地点:胡玫家(用屏风隔成套间)

人物:丈夫钟不悔(派出所所长)

妻子胡玫(刑警队侦查员)

儿子钟强强(六年级学生)

置景:房间布景,内设长沙发一张,茶几一个,引水机(或凉水壶)一个饮水杯两个,电话一部。

胡玫(背一黑色女士皮包,提着打包的盒饭)心情愉快地上场:

(边走边述)今天下午老公去参加儿子学校的开学典礼,还作为标兵学生家长代表发言,算是对这些年来亏欠儿子的一次补偿吧。儿子不知有多开心呢?(走到舞台中间停下)今天真是个好日子,我们的活干得特利索,那个9.11案一天就搞掂,真好运!才八点就收队回家了(唱《今天真是个好日子》的歌词,轻巧地向舞台右后侧走去。边唱边打开家门)咦?怎么没开灯?儿子!(大声喊)快来看妈妈给你买的酿豆腐,还有盐鸡,这可是犒劳优等生的!(没有回答)

自言自语问:都到哪去了?(开灯把东西放在茶几上)难道老子请儿子下馆子了?难得他专门为儿子请了一天假。(脸转向观众)这可是,开天----辟地---第一回!

唉!累死我了,(顺手拿起桌上的水杯去引水机倒了杯水,另一手捶腰,坐在沙发上。喝了一半,突然看到茶几上一张折起的信纸,放下杯子拿过来)

这臭儿子!打小就喜欢给我留条子(喜滋滋的打开看)

儿子话外音起:(《母子情》音乐轻奏)

“妈妈,我再也不想做钟不悔的儿子了!(胡玫顿了一下,坐直身,惊诧地看下去)

他说得好好的,这次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会参加学校这次表彰会的!还一本正经地说:‘百年大计,教育第一’嘛!(模仿大人口气)他专门为我休了一天假,代表年级前三名的学生家长发言。可是,一直到开学典礼结束,都没见到他的影子。(胡玫生气地站起来继续看)

我当时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后来校长说:“今天全市公安召开“东江亮剑”誓师大会,家长代表钟所长来不了了。”他不是请假了吗?他去东江亮剑了,却把我们全校师生给晾了。”(停顿片刻)

胡玫(抬起脸,转向观众):嗨!这老钟,又放了儿子飞机!看他这回如何给儿子交代?(看看信纸说)今天还写得不少呢,一定是被他爸气坏了!(捶捶腰继续看)

“妈妈你们只关心我的学习,从来没有像别人的爸爸妈妈那样关心自己的孩子!我一出生就把我送到了农村老家,直到上小学才把我接回来。从小起就给我脖子上挂串钥匙,上学没人送,放学没人接。每天不是吃方便面就是快餐,我都快成速食动物了。”

胡玫(两眼湿润,内疚地说):儿子,爸妈对不起你!可我们也不想这样啊!你不会?(眼睛四处焦急地打量了一圈,急迫地念出信文的后半段,语速急)

胡玫“我的事总是小事,别人的事都是大事。人家没带钥匙,打你们110,爸爸马上带人去给人家开锁。可我的钥匙丢了,在家门口整整坐了5个小时(稍停,语气哽咽),你们都说没空,没人管我……今天, 我终于给你们争气了,在全校受表彰,可爸爸他,又让我在同学面前丢尽了脸……我再也不想见他了……(音乐骤停)

胡玫(泪流满面,留言滑落到地上,双手擦了一把泪):儿子,爸爸妈妈对不起你!可你到哪里去了呢?莫非?(险些站不稳,又马上振作起来,拿起电话)

“喂,是老师么?我是钟强强的妈妈,你们学校是几点放学的?五点?!噢,没什么!没什么!打扰您了。(匆忙挂机,马上拿起电话本,显得有些紧张地再次拨电话)

“喂,小明家吗?你是小明?强强在你家吗?什么?一放学就走了?谁也不理?(原地转圈,越显焦急)谢谢你!阿姨先挂了(语速急)。

(拨电话,不通,再拨,还不通,急得直跺脚,拨第三次,终于通了):老钟,你儿子可能离家出走了!什么?我一个人去找?那你呢?(稍停顿)什么?有个女孩要跳楼?你在现场走不开?(对方挂机,愤怒地看着电话喊:)

!!姓钟的!你挂了!等你儿子没了,你就去跳楼吧! (狠狠揣了一脚茶几腿)

不行!我得去找他!(匆匆忙忙往外走,还没走到门口,手机响了,接电话)

喂,请讲!车站派出所?对!我是他的妈妈,他现在在你们那?(向沙发跟前走)太感谢你们了!我都快急疯了!(瘫坐在沙发上)

真不好意思,麻烦你们了!我们以后会多关心孩子的。什么?我老公没工作?哈!哈!这个臭小子!他爸倒是经常不回家,他也是咱公安民警。我俩都顾不上他,所以才有这么大怨气的。哎,你也知道,干咱们这行的,时间哪是自己的呀!

(停顿)谢谢你们,我马上过去接他。不用了?你顺路送他回来,那太好了!谢谢!真太谢谢你了!”(放下手机,长吁一口气)

    我得赶快给儿子热饭去!(进里间,灯光追她走,舞台变暗)

(门轻轻地打开,钟强强低着头慢慢走进来,灯光放亮)胡玫闻声出来,疾步跑过去,伸出双手搂住儿子的头。

钟强强:“妈妈!”

胡玫:“强强!”(双拥而泣)

(《母子情》音乐起,两人相拥不语,站几秒钟)

胡玫:儿子,你把妈妈都急死了!(双手捧者儿子的脸看)记住!今后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准这样了!社会太复杂,如果碰到坏人怎么办?记住了没?

钟强强:(抬起头)知道了!(再点头)

哎呀!差点忘了,快先吃饭吧,妈妈给你热好了,是你最爱吃的酿豆腐和盐鸡。(音乐停)

钟强强(把书包放在沙发上):妈妈,我已经吃过快餐了,是派出所的张叔叔买的,那里的快餐可比咱家门口的好吃多了。(眼泪再次模糊了胡玫的眼睛,停顿片刻,擦了一下眼睛),哎?你张叔叔人呢?

钟强强:他把我送到楼下就回去了。(站在沙发旁,低下头有些难为情地向妈妈说:)

妈妈,其实我今天到了车站就后悔了,我没想真走,只想吓吓爸爸,让他着急,给他一个立功赎罪的机会。我以为他会亲自来车站接我,可是,在候车室转了好久也等不到他。后来,天黑了,我好俄,口袋里没钱,又不想让你知道。张叔叔可能把我当小偷了,把我带到派出所,问我在候车室转什么?我说等爸爸来接我。还说我刚到惠州,忘记家里的电话了。他先给我买了份快餐,让我在那里等。还说忙完了想办法联系你们。

胡玫:“小子!你编得还挺像!(胡玫说着刮了一下儿子的鼻子)那后来他是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呢?

钟强强: (走到沙发旁边拿水杯)在派出所里,我见张叔叔一会儿跑去劝架,一会儿又去抓小偷,那盒快餐吃了好几次才吃完呢。我不忍心打搅他,就跟他家的小妹妹一起玩。她从幼儿园放学后,和我小时候一样,也在派出所吃快餐,等爸爸呗。(喝口水放下继续说)我不小心告诉她,我妈妈也是警察!她听了马上告诉了她爸爸。张叔叔问我你在哪个单位,我说是城区分局的,告诉了你的姓名,可我没说是你哪个队的,不想让他找到你!没想到,没用几分钟他就查到了你的电话。咳!一不小心栽在他手里了!(一屁股坐在沙发里)

胡玫:你这小子还胡说了些什么,快快老实招来!(挠儿子痒痒,钟强强在沙发上打滚)

钟强强求饶回答:我还骗他说我爸爸没工作,名字叫总不回,就是经常不回家。他说“哪有这个姓名,你准骗了我!”他真精!跟你通话后,还猜出了我是钟不悔的儿子。他说爸爸是惠州市十佳民警,要我多理解他。

胡玫(用指头戳了儿子的头说):你是该理解理解爸爸,他很喜欢你,只是表达方式不同。(把儿子从沙发上拉到自己身旁坐)。你也看到张叔叔他们所的情况了,没有什么想法吗?

妈妈,他们也和你们一样,那么晚了还在加班。张叔叔给你打完电话,他们所长让他提前下班,顺路把我送回来。他家小妹妹上车就睡着了。在派出所里她告诉我,她妈妈生病了,刚出院,现在还在家里休息呢?(停顿一会接着说)妈妈,我——不该——那样说爸爸,给他丢脸了……(低下头,难过状 )

“母子情” 音乐再起,房间灯光渐暗)

(妈妈抚摸着强强的头,母子相依,轻声诉说着什么。)

(门外,钟不悔快步走在回家的路上,一束光射在他出场的一角)钟不悔(抬起手看看表):快十一点了,还不知道儿子怎样了呢?(打电话)

老婆!强强?(停顿)找到了!我就说不会有事嘛!那就好!那就好!唉……唉,老婆!别生气嘛,不是月亮惹的祸,都是我钟不悔的错还不行吗?等回去我跟你们俩赔不是还不行吗?你们在等我呢?那我马上就回!是!老婆!(原地立定,敬一个滑稽的军礼)

哎!这话说起来也是,打孩子上学起,我只去学校开, 过两次家长会,次次都被老师训得像孙子似的!也难怪,儿子成绩跟不上,我和他妈又都顾不上他,人老师也是着急啊!上学期儿子成绩突飞猛进,一跃到前三名, 咱终于扬眉吐气一回.今天专门请了一天假,也给儿子长个脸,将功补过啊!谁想到,又偏偏赶上大行动!嗨!(右拳砸左手掌)

现在当个民警可真不容易,单说今天接到的报警电话吧,因狗叫投诉的就有三单;夫妻打架的两单,尽是些鸡毛蒜皮的事。你说那狗吧,它又不是人!它就不是个人嘛,是畜生!你不让它叫,它就不叫了?哎!(摇摇头)

还有一单更让人哭笑不得的呢,一个神经病……噢,(做个鬼脸)不对,得说人民群众!他打110让我们给他送份快餐去,不去还不行!我亲自去了,进门见是个五大三粗的壮汉,气就不打一处来。他喝了不少酒,说想试试看,有困难找警察,是不是像他们说的那样:“有求必应”。你说气不气人?(掉头走一两步,跺一下脚回头说)

我这心里窝火呀,可又没处发!晚上总算接了个像样的案子,费了不少劲才把那个女孩平安救下来,可自己的孩子差点不见了……

(街上突然传来吵杂声,打斗声)不好!有情况!

(灯光切向钟不悔上场一角,钟不悔向此追去)

放录音:

钟不悔:住手!我是警察!

歹徒甲:快跑!警察来了!

歹徒乙:等等,他就一个人,怕什么,搞他!(打斗声)

钟不悔:别动!我开枪了!“啪,啪”(枪声)

钟不悔:住手!你跑不了了!

“啪、啪”(枪声)

远处,警笛声,救护车声响起

话外音:根据现场监控器提供的录像,钟不悔在街区市场遇到五名正持刀抢劫一个路人的歹徒,及时上前制止,受到围攻。他毫不畏惧,在鸣枪警告无效的情况下,开枪击伤并抓获一名歹徒。

(灯光切回到家里:胡玫搂着熟睡的儿子,疲惫不堪呈半睡状,电话突然响起)

胡玫:喂!什么?什么?你又想悔约啊?你不是说马上到家么?我们还在等你呢?(坐起来非常生气)什么?抓歹徒?打了几枪!(急切地站起来走两步问)你没事吧老公?你别骗我!(带着哭腔)你真的没事?你可不能出事啊!

(手捂着胸口,眼睛闭上,口中念叨)谢天谢地!老公没事!(挂电话,呆立一会)

(强强已站起来,惊恐地看着妈妈。)

胡玫(转身对站在身后的儿子说):强强,对不起——你爸爸又要很晚才能回来!

强强:“没关系!我都听到了!只要你和爸爸平安,我不会怪你们的!”(安慰的口吻)

胡玫:谢谢儿子!好儿子!(泪眼模糊,再次搂住儿子)

强强(从妈妈怀中挣脱)妈妈真的没事!谁让我是“总不回”的儿子呢?

胡玫:臭小子!看我怎么收拾你!(详装追打跑进里屋去,灯光渐暗,一束紫光照在钟不悔追歹徒的方向)

(《回家》萨克斯曲奏响,三个小节结束后,幕慢慢合上)

(切光)

 

(为惠州市惠城区公安局元旦文艺演出而作)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艺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21@163.com
电话:李老师:13902623918 林老师:13502578713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ICP备1813448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sunkinglsx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