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山歌说唱] 新区长二进草鞋山
作者:钟觉梅(惠州民协会员)    来源:惠州民协    日期:2012-09-04 13:44:38

 

(唱) 正月阳光暖,

元宵桃花妍,

春来布谷声声唱,

村南村北喜讯传。

街头上,贴出大广告,

山沟里,来了歌剧团。

演出《六斤县长》现代戏,

鸡公生蛋够新鲜。

会场门口先演“长龙舞”,

龙头龙尾九丈三尺三。

(白) “买票!买票!”

(唱) 青年人如喝蜜糖茶,

细佬哥乐得忘三餐;

阿婆的门牙笑到脱,

阿公的须古笑到弯。

高高兴,喜喜欢,

村里村外乐了天。

(白) 这时,人群里来了一位风尘仆仆的年轻人,东张西望,从“龙头”走到“龙尾”……“田区长,你找谁呀?”

“草鞋山林场的阿松伯呗!”

“哈!你要他下山看戏么,把戏台搬到草鞋山吧!”

(唱) 区长听罢不开言,

小鼓轻轻敲心间:

山里人三年难看一回戏,

一定要把老松伯请下山!

区长的主意暗暗定,

悄悄站在“龙尾端”。

忽然有人一声喊;

(白) “区长,让您先买票吧!”

(唱) 区长谢辞言委婉:

(白) “别客气,我也要凑热闹呢!”

(唱) 众乡亲谈长又说短,

称赞这新任的“父母官”。

日头压顶午时正,

田区长才轮到第一名。

(白) “小梅,给我买几张票吧!”

(唱) 售票员不冷不热不照面,

俏皮话出嘴圆又圆:

“今日戏票已售完,

你要看戏等来年!”

(白) “真的没票么?”

(唱) “没票就没票,

你讲出牙血也当闲!”

这时售票员抬头把顾客望,

冷汗从头流到脚跟。

(白) “区长,是您?我……”

(唱) 区长见状微微笑,

倒羞得小梅赧赧然。

感激区长不抱怨,

他宰相肚里可撑船。

(白) “区长,对不起,票真的售完了,我敢发誓!”

“不要紧的,啊?

(唱) 区长说罢离了售票处,

心中忑忐好不安,

这会他箭离弓弦破直走,

一路默默把家返。

(白) 看区长够急的!

(唱) 他眉头皱起三尺六,

坐下只顾抽闷烟。

烟雾轻轻化图景,

粧粧往事涌心田。

半年前他还是公社林业员,

常来常往草鞋山,

山上的一石和一草,

他梦中也能数出一二三。

几年前这山上树木遭磨折,

鸟不作窝兽不眠。

感谢三中全会政策好,

松柏带领青年承包这片山。

植树造林细抚育,

一年奋战三百六十天。

人长志气山长树,

草鞋山变成花果山。

老松伯出席县里的劳模会,

光荣花佩戴在胸前。

区长越想越是心潮涌,

大腿一拍就要出家门。

他双脚刚刚跨门坎,

就碰上妻子到跟前。

区长不问寒来不问暖,

忙把苦衷诉一番。

贤妻见丈夫的焦急样,

肚皮笑破肠笑断。

(白) “看,戏票!”

(唱) 区长发现了“救命丹”,

双眼睁得溜溜圆。

这真是——

山穷水尽疑无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

妻子不紧不慢把话说:

“五张戏票已经分配完。”

“爸妈你我和小珊,

一人一票满打满!”

(白) 嗨!

(唱) 区长他不管三七二十一,

快手抢过“入场券”。

三道鞠躬谢“大人”,

骑上单车直奔草鞋山。

区长一路欢歌到林场,

耳闻屋内“嗡嗡”声:

(白) “阿松伯,还是你下山去吧,你老多年未看大戏了!”

“我下山?我林场不要了?”

“有我们呢。”

(唱) 只听得松柏哈哈笑,

又与青年转圈圈:

“若是书记、区长亲来请,

半夜三更我也摸下山!”

(白)嗬!好大的架子!

(唱) 众人听了直摇头,

面面相觑不敢再作声。

这时区长蓦然跨入屋,

开门见山说话直坦坦:

“老松柏,小弟果真来相请,

不等三更就要你下山!”

半路杀出程咬金,

好似神兵下天庭。

松伯愕愕傻愣愣,

青年仔欢呼得“救兵”。

(白) “区长?!”

(唱) 场员小李架起“中宫炮”,

隔山直把帅位轰:

“老场长向来说话讲信用,

卯是卯来丁是丁。”

老松伯张口结舌无话说,

乖乖当了“俘虏兵”。

区长手拿大戏票,

事到如今又乱了心:

(白) “该谁守场呢?”

(唱) 小李他察言观色巧出击,

顺水推舟到江心:

“《六斤县长》剧本我看过,

理该我守大本营。”

(白) “好,一言为定!”

(唱) 区长当机立断作决论,

留下小李当个“小哨兵”。

见松伯手接戏票脸带笑,

田区长才拱手作别踏归程。

稀星闪闪夜幕临,

条条“火龙”过山岭,

会场门口人声沸,

等候拜见“县长牛六斤”。

区长又来到会场口,

伸长脖子象位“侦察兵”。

(白) 唔?怎么小李也下山来了?

(唱) 区长急忙上前问究竟,

小李把原委说分明:

“老场长破坏决议违命令”,

他又留下守场看山林。”

区长一听真扫兴,

冰团落肚凉了心。

暗中责备老场长,

头重脚轻出人群。

这时区长一看表……

(白) 嘻!

(唱) 他脸上的乌云化红云。

区长急忙赶到区公所,

拉过小车司机张大全,

交头接耳说一阵,

低声细语不知为哪般?

只见他先到松伯家,

再随车钻入夜幕间。

不说区长往何处,

只表一段有趣的小见闻:

时间六点五十五零五秒,

会场前“吱”的一声停部

“小丰田”。

来了哪位大首长?

场务员急忙迎上前。

(白) 咦?

(唱) 车门打开下来一位老大爷,

穿着一件“大襟衫”。

他的官阶排几品?

不象首长不象官。

这老伯走入会场内,

对号入座不离又不偏,

他坐下把身边的观众看——

(白) 啊?!

(唱) 他两眼圆过大铜盘。

(白) “老婆子,你……?”

“老头子,你……?”

(唱) “田区长来家给我送戏票,”

“田区长代我守场受风寒。”

这戏外之戏谁导演,

老夫老妻心中照不宣:

一个是鸡食萤火虫,

一个是盲佬吃汤丸。

(白) 真是我们的好区长!

(念) “台台仓!”台台台台仓!拉打嘀嘟打——仓!”

(唱) 戏台上锣鼓已敲响,

台下四行热泪湿衣衫……

 

 

?(幕落)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艺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21@163.com
电话:李老师:13902623918 林老师:13502578713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ICP备1813448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sunkinglsx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