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纪实文学】我的老革命父亲
作者:李如霞(惠州民协会员)    来源:    日期:2019-07-05 14:31:52

 

我的父亲李耕夫,出生于山西省阳泉市的一个小村,参军后随队支边至内蒙古集宁等地,是一位“三八式”老革命。

 

跟着贺龙闹革命

 

 

1937年日军向卢沟桥的中国守军开枪,并炮轰宛平县城,制造了卢沟桥事变(七七事变),抗日战争爆发。十八岁的父亲随即在山西参军。时值工农革命红军改编为八路军,贺龙任八路军第120师师长,率部队配合国民革命军作战,在山西省忻州市代县的雁门关等地袭击日军,我父亲加入了贺龙领导下的八路军第120师,随部队西行。120师对日伪军进行反围攻作战,采取集中主力破敌、断敌补给、迫敌出逃、于运动中歼灭敌人的方法,打了一个又一个胜仗。父亲讲,在急行军途中,指战员们战士们都穿着草鞋,满脚血泡,血泡什么时候破了也不知道疼。身上背着的干粮袋里面的粮食只有黑豆,饿了就嚼一把黑豆,困了就边走边打盹。有的战友因吃生黑豆肠胀气,痛苦不堪,也有的在一路歼灭敌人时壮烈牺牲。在一次战役中,父亲他们的部队歼日伪军1500余人,先后收复宁武、神池等7座县城,巩固和扩大了晋西北抗日根据地。父亲回忆,战斗中最能鼓舞士气的是游击队之歌《太行山上》,父亲时而会深情地唱起来:

 

红日照遍了东方,

自由之神在纵情歌唱。

看吧!千山万壑,铜壁铁墙,

抗日的烽火燃烧在太行山上。

气焰千万丈!

听吧 !母亲叫儿打东洋,

妻子送郎上战场。

我们在太行山上,

我们在太行山上。

山高林又密,

兵强马又壮。

敌人从哪里进攻,

我们就要他在哪里灭亡!

敌人从哪里进攻,

我们就要他在哪里灭亡!

这首歌,是人民音乐家冼星海19387月为在山西境内浴血奋战、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抗日军民而创作的。充满革命激情、豪情壮志,旋律铿锵,荡漾着庄严肃穆的民族之魂,太行山的游击队都以它为队歌。

同年秋,贺龙的120师派部分主力组成大青山支队,父亲随队挺进绥远(今属内蒙古),开辟大青山抗日根据地,与军民一起自力更生,开展生产运动,打破敌人封锁,度过抗日战争的艰苦阶段。随着贯彻中共中央关于精兵简政、减租减息等指示,使大青山根据地不断巩固,成为各抗日根据地与中央联系的重要通道和陕甘宁边区的坚固屏障。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政府军第12战区司令长官傅作义调集所辖主力及收编伪军6万余人,妄图在国共会谈中迫使中国共产党处于不利地位,并借此扩充实力。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晋察冀军区司令员兼政委聂荣臻、晋绥军区司令员贺龙率军与傅作义部展开了绥远战役。内蒙古集宁自古就是交通重镇,19461月至194810月间的3次集宁战役,曾经牵动国共两党的最高统帅。毛泽东在他的著作和谈话中曾经多次提到当时还鲜为人知的集宁。参与集宁战役我们熟知的就有周恩来、贺龙、聂荣臻、胡耀邦以及傅作义、张治中、马歇尔等。集宁战役,捍卫了抗日战争在这一地区的胜利成果,重创了国民党的有生力量,有力地支援了辽沈决战的胜利,解放了集宁和绥东地区。它的丰功伟绩不仅在内蒙古的解放史上写下了极为光辉的一页,也永远载入中国革命的史册。父亲参加了集宁战役,是这历史见证者之一。

 

 

 

贺龙山西时照片.jpg

贺龙山西时照片

 

手握双枪的公安队长

 

 

1949131日北平和平解放。101日下午三时,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19531月,中央人民公安学院正式成立,公安系统从此有了培养中级公安干部的高等学校。公安学院干部培训以普通班为主,1956915日,父亲进入中央人民公安学院干部培训学习,成为普通班第四期学员。这些学员大部分是解放战争时期参加革命工作的干部,少部分是抗日战争和共和国成立后参加革命的干部。这些干部有比较丰富的实际工作经验,但缺乏系统的、全面的理论知识和专业知识。针对学员的特点,学院制定了专门的教学计划,教学内容以公安专业为主,侦查业务为重点,着力提高学员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1957628日,在学员毕业前夕,毛泽东、朱德、周恩来、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在中南海接见了中央人民公安学院第四期全体学员并合影留念。父亲与中央领导人一起拍了毕业照,留下了珍贵纪念。

 

这之后,父亲被任命为绥蒙公安队队长。由于绥远地处人稀地广的边疆、内外蒙古,各民族杂居,历来匪患猖獗。再加上解放较晚,绥远一时成了匪、特、顽的集聚之地,特别是少数国民党起义人员在特务和反动军官的策反下,大搞恐怖活动。他们有全副武装的骑兵,绑架商会会长,杀害地方干部等,给绥远的“解放区化”和“解放军化”工作制造了巨大障碍。还有一股顽匪,与乌兰察布百灵庙地区反动的蒙古王爷纠集一起,打着“蒙古军”旗号搞破坏活动。这些反动势力一部分被蒙古人民政府逮捕,一部分残留在我国境内的被歼灭。在中共绥远省委的统一领导下,人民解放军部队出动骑兵步兵展开大规模剿匪。在这样复杂的历史时期,父亲担任绥蒙公安队队长,可说是临危受命。他没有畏惧,带领全队积极配合参与了党中央的剿匪行动。父亲回忆说,对于那些危害新中国建设的顽匪绝不姑息。有一天半夜三更接到线人举报发现一小股顽匪,父亲率领公安大队即刻行动,就地消灭了这股顽匪。父亲讲,他当时手握双枪,威风凛凛,眼疾手快,大大震慑了匪徒。从此,父亲也被队员们和当地群众称为“双枪队长”,更加受到拥戴。

父亲所属部队,不论是作战和剿匪,都遵照中央军委的指示,搞好部队的教育宣传工作,使广大官兵指战员们认识作战的意义,树立为国家为民族献身的信心。并做好群众的思想工作,让群众了解解放军,军队和人民群众站在一起,齐心协力团结一致,最终取得胜利。

19662月,为了加强北部边防,中共中央华北局和内蒙古自治区党委指示由中国人民解放军内蒙古军区负责筹建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父亲担任内蒙古建设兵团十五团团政委,总部在巴彦淖尔盟五原县,我们家搬入总部大院。

19665月开始了“文化大革命”,此后贺龙被“四人帮”诬陷迫害致死,父亲受牵连被造反派军管停职收监。记得那一晚我们家的房门一阵“咣当咣当”剧响,被造反派连踢带踹砸开了,随后一帮人将父亲五花大绑带走,母亲嘶声力竭拼命追赶着扑过去,被重重的一记耳光打倒在地。我那时三四岁,吓得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也追出去,好心的邻居阿姨看到后把我抱回了家。父亲蒙冤监管期间多次申诉,自参军入党以来,他忠于党忠于人民任劳任怨屡建功勋。倔强的父亲不堪忍受那些当道者对他信仰的诬陷和身体的摧残,跳入水井自杀,所幸井盖落入浮在上面,父亲得救。“文化大革命”后期,父亲被释放回家。那些迫害过他的人,在“四人帮”打倒之后吓破了胆,曾经求我父亲原谅,不要告发。对迫害过他的人,父亲坦然一笑。这就是一位老革命的宽厚胸襟。

 

 

 

邓小平等中央领导人与公安大学学员合影.jpg

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等中央领导人与公安大学学员合影

 

 

 

父亲在公安学院毕业的照片.jpg

父亲在公安学院毕业的照片

 

 

 

合照中我的父亲.jpg

合照中我的父亲

 

“三八式”老干部的生活片断

 

 

1973年父亲平反复职,父亲的工资以及子女都可以享受国家规定的待遇。父亲与母亲商量是回山西省老家还是回内蒙古集宁母亲的家乡?父亲山西老家的亲人已经失去联系,母亲家中尚有双亲无人照顾,我的外祖父外祖母只有我母亲一个女儿。最后决定,全家回内蒙古集宁。

 

说来我父母的婚姻颇有戏剧性。父母相识是1949年新中国刚成立之时。母亲名叫高天凤,是追求新思想的进步女青年,她14岁瞒着父母首批报名加入了公安大队的文化教育培训队,参加了革命队伍,是新中国第一批女干部。当时父亲为了解放全中国的伟大事业一直未婚,他相中我的母亲。母亲是公安培训队漂亮的女孩子,能歌善舞,积极上进。父亲询问母亲是否同意这门亲事,问母亲需要什么聘礼。我那年轻的母亲回答:“报告队长,我衣服缺一粒纽扣!”父亲就给了母亲一粒纽扣,并向上级领导申请结婚被批准。从此母亲跟我的父亲过了一辈子勤俭持家吃苦耐劳的日子,那一粒扣子结婚成为我们家的传奇故事。1950年我哥李如钢出生。我母亲长得娇小精干,外表柔弱内心很坚强,是父亲的坚强后盾。

父亲复职后到乌兰察布集宁盟粮食局任副局长。当时国家规定,193777日至19381231日这时间段内参加革命、并同时加入中国共产党的人员,称为“三八式”干部。父亲属于“三八式”老干部,由当地武装部门颁发了证书。

父亲复职后参加了中小学的革命传统教育演讲,他在演讲中谆谆教导学生们发扬老一辈吃苦耐劳的革命精神,不要忘记是革命先烈浴血奋战带来今天的幸福生活,要发扬艰苦朴素、戒骄戒躁的革命传统。他的演讲得到教职员工的一致好评和同学们的称赞。因为是老革命的女儿,我也在同学中获得了威望,更加勤力慎言,严格要求自己。

父亲是军人,家庭生活中也常常按军队的纪律约束我们。吃饭的时候,父亲以军人的姿态坐到了上座,等家人围坐齐了父亲一声令下:“吃饭!”我们这才一致开动。

那个年代想吃点肉,每家每户要按户口发小票供应,有时周日上午父亲就会私下里带我去吃一次“面馆”。那是一家老字号“面馆”,每次想到它,父亲与我吃面的情景就会在我脑海里重现,好怀念啊!父亲总是看着我津津有味地吃面,店小二问父亲:“你为啥不吃呀?”父亲抬起头微笑答道:“我吃过了。”长大后我明白了,父亲是舍不得吃啊!饭后,父亲带我去新华书店买小人书,他指着书柜上摆着几排的小人书说:“随便挑,爸爸每一样给你买一本。”我乐的心花怒放,每样一本有好多本呀。我左挑右挑,虽然几排书,可是只有革命样板戏《红色娘子军》《沙家浜》,父亲便在一旁哈哈大笑。晚饭后,父亲就开始讲他打仗的故事,他沏一大缸茶,盘腿坐在热乎乎的火炕上,我围坐膝边目不转睛地用崇拜的眼光仰望着父亲。父亲讲得更起劲了,讲到兴奋之处又用方言唱起《太行山上》歌:“哦(我)们在太行山……”这是我最开心最温暖最幸福的时光。

1977年我初中毕业,因父亲平反后按国家政策子女可以享受一个国家正式公职,我被安排在医院工作,后又参加了在职专科学习。我哥当时和我父亲一起从兵团回归地方上班,按当时的政策,我父亲是可以和政府武装部提出子女享受照顾国家机关单位工作待遇的,可是父亲一直都不愿意向政府开口将我哥调入机关单位。父亲他一辈子就是为国家为人民做贡献,对待上级服从命令听指挥,党叫干啥就干啥,现在要他向国家提出要求,他哪里肯向组织上提要求增加国家负担啊!所以,我哥根据兵团的转业分配,只安排在建筑工程公司第一建筑队做一名普通电工。改革开放打破“大锅饭”时,建筑队被承包,哥哥下岗了。

离休后,父亲患了冠心病和糖尿病,耳朵也聋了,带上了助听器。有一次他在家里院子里喂鸡摔倒了,当我们把他送进医院时,父亲就再也没起来,大脑也不清楚了,但迷糊中喊着他战友的名字却是那样清晰。于是母亲和哥哥把父亲嘴里不停念叨的老战友一一通知,方便过来的请来看看父亲,当他们从各地赶来后,父亲的大脑顿时清醒起来,一个个的都能叫上名字。老战友们围在父亲病床边忆起了当年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父亲和老战友们个个开怀大笑!这一刻,就是父亲最大的幸福和满足啊!父亲在病床上一躺就是四年,大脑像三岁小孩。父亲享有国家对老干部的待遇,住在老干病房单人间,嫂子也因接父亲的班在粮食局食堂工作,被单位委派照顾我父亲。那病房就是我们的家了,我们家人经常都在医院围着父亲吃饭,父亲看着这个场面露出笑容。他的长孙尤其令他欣慰,父亲从部队转入地方之后,部队那一套在地方行不通,父亲一时难以适应,可是自从长孙李江(小名建军)降生以后,父亲就变得安详平和了。建军也在爷爷的培养下长大,他对爷爷的感情很深。内蒙公安厅党史办负责人来记录父亲的革命史料时,父亲眼睛老花,全权委托长孙代笔。文章中提供的所有历史照片也由长孙保管收藏。父亲就是我们家的天,他倒下了,我们家就失去了顶梁柱。四年后的一天我们家的天塌了,1988年,父亲安详地去了,终年70岁,安葬于大青山革命公墓,与他许多的战友们长眠在一起,千秋万代受人民群众的敬仰。

在中国共产党成立98周年的纪念日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2周年前夕,我写下怀念父亲的文字。父亲是一名真正的共产党员!真正的人民子弟兵!我觉得,我再怎样写都不足以表达我对他的爱,对他的敬仰。他对我们的培养、影响和教育,让我们终身受益。他的崇高品德和战斗功绩,都将是我们家族的光荣和学习的榜样!

 

微信图片_20190626114453.jpg

 

 

 

 

 

父亲转业军人证.jpg

父亲转业军人证

 

 

 

全家福.jpg

全家福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艺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10@126.com
电话:王老师:13502282332 李老师:13902623918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TCP备24577121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众联科技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