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散文】岳父二三事
作者:李建毅(惠州民协会员)    来源:    日期:2021-01-07 14:47:57

 

岳父出生于1944年,也就是在日本鬼子投降的前一年。可以想象在那兵荒马乱的年代,能出生的多半是夹着战争的血腥,人世间的无奈,甚而岁月的逃亡和哭泣中的背井离乡而来。而岳父的出生自然而然逃离不了这种命运,以至也影响他一生的性格。

大约从岳父的爷爷的爷爷开始,一直就是裁缝靠给人做衣服为生,久了也就成了裁缝世家。轮到岳父的父亲,也就是我妻子的爷爷自然也是子承父业做了裁缝。按理也可以衣食无忧,等着娶媳妇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日本兵临城下,除了老弱病残的父母亲留守等死,年轻的基本上是当的当兵,逃的逃;还有逃不了的要么被日本人抓去卖苦力、要么在逃亡中被日本人打死、要么在逃亡中饿死;总之,能活下来都是万幸了。而岳父的父亲由于年轻时体弱多病,自然是逃不过别的年轻人的,所以只好往相对偏僻的,交通不便的雪峰山西麓逃跑。好在他练就了一手裁衣服的好手艺,几经辗转,翻山越岭到达了当时的绥宁一个叫岩脚田的地方安营扎寨下来,最后与同在一起逃难的陈氏结为秦晋之好。可以想象,在战火纷飞的年代,作为孤身漂泊的异乡人婚礼是何其简单。而后,岳父的父母亲也就生下了他的两个姐姐和岳父。在岳父一岁多的时候,日本鬼子终于投了降。而后又是三年国内战争。经历过多年的战争洗礼,老百姓自然是家里更穷了。家境好一点的是每天两顿改成一顿的野菜煲粥,其余靠野菜充饥,肉自然是可望不可及的事情。更有甚者,天天靠野菜和树皮充饥的也是大有人在。在那个时代,恐怕所有的人最大的梦想就是“吃吃—吃吃”了。有时真没东西吃,还有吃观音土的,最后饿死的也不计其数。偶尔看到一两块肉星子,大概是家里或者生产队里发生了什么大变故了!如家里或大队里、生产队里死了人。有次参与送葬,岳父自然也就分到了一两块肉,总算第一次吃到了肉吧!不想没过多久,岳父的父亲也因突发肺病而英年早逝!生产队里的人赶到溪边见到光着屁股的岳父便告诉他说,他父亲死了!原以为他会伤心,不想他却一阵雀跃,高兴地叫了起来:“噢,爸爸死了,我有肉吃了!”天真无邪的儿童自然不会知道父亲的死亡对自己是一个多么残酷的现实,但上次送葬的经历让他知道:唯有死了人才可以让孩子尝到实惠。当然这一段话也就成为生产队乃至整个大队的经典笑谈!以至于若干年后,人们提起这事,岳父的内心总是充满了内疚和痛苦。而我听到这些,只是感觉到了他内心的苦楚和悲凉!

 

由于那时家里孩子多,年龄尚小,岳父的母亲自然是无法养大四个孩子的。所以几年后自然有一个林场的工人上门做了岳父的继父。紧接着岳父也就在生产队里的各种轰轰烈烈地政治运动中长大。而后紧接着就进入到了改革开放时期。岳父这时也早已成家立业,膝下也有四个嗷嗷待哺的孩子。而后,四个孩子从上小学到高中一字排开。在农村,再勤快的人也就一亩三分地,怎么侍弄也仅够温饱。生活自然很艰辛。但岳父从不亏待家里的老人和孩子,尤其对继父和母亲的孝顺几十年如一日,远近出了名的。大约我妻子读小学二三年级时,岳父的继父患了老年痴呆症,经常说胡话,而且稍不留神就有走失的可能。在村里人的眼里,继父与他毫无血缘关系,按一般常理照顾也就够了。可岳父从不这样认为。每次他继父一有什么问题,他便嘘寒问暖,熬药煲汤侍候。用岳父的话说:小时候多亏继父操持一家人生计,老了侍奉至微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想继父的病情还是在继续加重,外出走失的频次越来越高。以至于深更半夜都要爬起来看看还在不在。而这些时间刚好是农忙时节。也可能是一家人睡得太死,半夜等岳父醒来时,却已不见继父的踪影!在来不及懊悔的时刻里,岳父硬是把全家都叫了起来,点着火把四处寻找。大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在后山里找到。岳父一身湿透,岳父自然是因此而病了。

熟话说:神仙也有打盹的时候。对继父怎么小心照料和看管,还是发生了问题。又有一天晚上继父走失了,一连几天都找不到。岳父急得嚎啕大哭!而后就是一边夜以继日的找寻,一边到处捎口信,见人就问。后来听经常来往于乡下的一位老货郎说在邻县的一条山路上看到有这么一个老人。岳父二话没说,只身行走了几十里的山路,终于在山路旁的小水沟里找到。对继父如此,对母亲也是一样的悉心照顾。由于岳父的母亲从小裹过足,三寸金莲出行颇多不便,所以每次外出就医或外出散心都是由岳父背出背进的,而且几十年如一日。虽然邻里有不少人称赞他,他也只是笑笑,认为这是自己应该做的。

 

岳父一生笃信佛教,而作为佛教的俗家弟子和神职人员。他对宗教戒律的遵守可以说是做到了完美无缺。对每一场宗教仪式他都十分讲究,从戒斋、沐手、画符、诵经和手决等,每一个细节他都小心谨慎,一丝不苟。尤其在做法事和主持时,从谈吐、行为及宗教戒律,每一步他都如履薄冰,严谨有序,而且对徒弟和手下也从不放松要求。

岳父从事宗教神职已多年,并且也早已是当地有名的法师。农闲时节或别人家发生了红白喜事自然是岳父最忙的时候。但他无论是对谁,从不摆架子。由于他对诵经过于认真,甚而有些人认为他过于刻板和迂腐。可他总是笑笑说:做法事不遵守仪规,偷工减料非我所为。虽然少颂了经文,主家自然是不知道的。可无论做什么事,于法,要对得起先师,对得起神灵,于己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和妻子结婚十多年来,由于我们一直旅居广东,自然很少在湖南。偶尔回一次老家,也只能小住一两宿。每次见面,岳父就特别高兴。翁婿之间自然也就有不少话说。除了家常,也偶尔谈及工作,岳父对于我的工作自然是不太懂,所以他也就只有一再叮嘱我们不要太累,钱够用即可。但他自己却很少休息。记得三年前我回老家省亲,本想和他长聊一会,不想他担心造林山的杂草太多,竟然只和我短短地聊了几句就上山劳作去了。

岳父不仅自己是劳动的楷模,而且助人为乐。村里由于许多青壮年常年外出打工,缺少劳动力,只要哪家遇上了困难,岳父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去帮忙。故村子里的人也给他取了一个绰号——“免费长工”。邻家小孩,岳父也往往会视同己出,从不吝啬。每次从外面做法事带回来的东西,如糍粑、鸡肉、糖果等,总是挑好的给邻家孩子们吃。在他的影响下,整条街的邻里关系都特别好。谁家有大小事情,大家都会互相帮助。完全有那种世外桃源怡然自乐的感觉。

岳父就这样毫不知疲倦地劳作着。2013年年初刚好我妻子的大哥在老家盖新洋楼。按要求整个房子的基建施工已全部承包了给别人。岳父只是负责监工。而岳父却每次和建筑工人早出晚归,每一次干活他从不比别的工人少。工人们的人实在看不过去了,便说:“老人家,活应该是我们干的,站在旁边看看就行了,还有您身体恐怕也受不了啊!”不想,岳父憨厚地说:“你们出门在外挺不容易,我给你们做一点就少一点;再说我从小就吃过苦,没有什么活干不了的啊!”

2013年年底刚好我回老家参加我们当地的泽广大王庙会(泽广大王为唐王朝李世民之子吴王李承恪后裔信仰的保护神,后面逐渐演变成湖南、广西、贵州和四川及重庆等地的地方保护神),刚好岳父也同我一起前往。谁知中途岳父和我才呆了一顿饭的功夫,施工的人员就打电话要他回去帮忙。看来施工队的工人真还把老人家当成长期免费的帮手了!

 

庙会结束后,由于我家的新房子也在赶着装修,我也就匆匆忙忙地赶回了广东,期间打电话问问妻子大哥的房子盖得怎么样了,不想却听岳母说岳父病了!岳父一辈子身体都很硬朗,哪怕是患一个小小的感冒,也屈指可数。听到说岳父病了,我和妻子总有一些不祥之感!

又过了一周,我们已确切地知道了岳父的病情。由于岳母不想让我和妻子在新房入伙时担心,所以一再隐瞒了岳父的病情说是肠炎。而事实上省城大医院早就给出了诊断结论——岳父患的是直肠癌,而且已到了晚期!听岳母说发病的前一天,岳父还在工地上劳作呢,想到这些我和妻子不禁心酸不已!

妻子便赶回老家看望。据医生说象岳父这种病做手术恐怕活不到十天,不做手术顶多也只能活一两个月!而且手术会增加病人的痛苦,基本上没有什么治疗价值。除非使用中医调理或者民间偏方,或许还有一线生机!而从岳父的疼痛状况和癌细胞的转移状况来看,医生的判断无疑是非常准确的。要知道岳父是一个典型的硬汉子,而这一次岳父却发出了呻吟的声音!事实上在与岳父一起的病友真还印证了医生的话,与岳父一同入院和一同出结果的几个直肠癌晚期的病友几乎都在十多天左右走完了他们的一生!大家本不想让岳父知道他患的病是癌症晚期,可事实上他早已从病友和医生的表情知道了讯息。看着大家神情不对,岳父自己干脆说了出来,说他不惧怕死亡,他坚定的说要用中医疗法与病魔作斗争。

 

而后岳父也只有赶快出院赶回老家,毕竟在医院里每天见到患癌症痛苦死去的病人,可能对他的压力更大。紧接着家里也就遍访周围有名的医生。可大家都不愿意沾手一个被省城大医院判了只能活十几天的癌症晚期病人。最后终于在县里找到一位唯一愿出手的民间医生。见到岳父后他就使用了中国传统医学里“以毒攻毒”的疗法,用了不少按所谓正规医院只要一使用就足以置人于死地的大剂量毒药。其实中医的系统理论也是这样认为的,大凡“岩症(中医对癌症的叫法——笔者注),皆属疮疡肿毒,气血凝滞,营气不从,经络阻塞所致。而治疗的方法则是采用“以毒攻毒、活血化瘀、通经活络”的手法。医生开的自然是一些常人特别是西医不可能理解的有毒甚至是剧毒药品,如活蜈蚣、活毒蜘蛛、活毒蚂蚁、活蚂蟥等,这些药品对于常人来说哪怕是被其咬一口,随时都会让人死于非命的。等医生问岳父能不能接受时,岳父只是淡淡一笑,要知道在他眼里还有什么苦难和困难,他没有经历过呢?而今他要面对死神的挑战!而后就是每天在医生的指导下直接把七只以上的活蜘蛛放进嘴里,直接生吞,再配以其它的中药调理。可以想象,当那些活蜘蛛放到嘴里时,活蜘蛛一定会对着病人的嘴唇、舌头使劲地撕咬,并且排除大量的毒液,那种疼痛和恐惧的感觉是让人多么难受!而岳父正式凭着这种顽强的斗志,这种不向死神屈服的意志一天天的向死神抗争着!

几个月后,我回老家看望岳父,发现他的病情好转了很多,与此同时,岳父还笑着和大家说“先前医生所说的活不了二十来天,而现在已过去了五个月,这些都是赚来的!”听着岳父这么说着,大家都为岳父的坚强和乐观所折服,同时也放心许多。应岳父的要求,我们又带他到医院再次体检。却意外地发现他体内的癌细胞有了明显减少了,原来增厚的肠壁也意外地恢复了正常!除了停用杜冷丁或吗啡还是比较疼痛外,其它几乎接近了常人!连第一次给他看病的医生也倍感意外,连医生也说是中医及病人的顽强求生欲望使他获得了生机!而岳父对自己最终能走向正常的生活更是充满了无限的希望。我们大家自然也就放心了。

 

由于工作繁忙,我也就返回了广东。以后我们也就只有在电话里询问岳父病情痊愈状况。而每次接到电话,岳父都是再一再安慰我们不用担心,说他的病正在一步一步地好转。前年暑假,我和妻子带着两个孩子回老家再次探望岳父。他还是那么开朗,丝毫看不出他是一个已患癌症晚期的病人。只是发现他身体还是了不少。一了解,大约是自从他发病以来就一直使用杜冷丁或吗啡等癌症止痛药物太久,现在已成瘾所致。而作为高龄病人的他要在此刻戒掉止痛药是要非常小心和难上加难的事情,最忌突然停药造成药物反弹,或造成毒品中毒反弹症状,可是一直使用却又容易造成尿液潴留和便秘等甚而肝肾功能衰竭。现在无论是停用和还是继续使用杜冷丁或吗啡等癌症止痛药都会投鼠忌器,对岳父的生命构成威胁!尽管如此,岳父还是有着坚强的求生欲望。邻里亲朋好友也一再前来探望和为他祝福。他们都对岳父过去给他们的帮助而表示感激,同时也感叹命运对一个好人的不公!而后,我们考虑到孩子要补习功课,加之我也要上班,不久,我们又赶回了广东。但岳父的病情还是让我们放心不下,可每次在电话里,他还是说要我们不要担心。只是我们听起来感觉到他的声音比以前变得有些微弱,多少让我们感到了事情的不妙!妻子便在每次电话过后低声哭泣!不想就在我们回广东一周后,岳母突然告诉我们岳父不能接电话了,恐怕是不行了!紧接着第二天下午就接到老家传来的噩耗——说是岳父已经往生,走到他的天国了!据说岳父在前两天还在说盼望着他的儿女再一次相聚呢!他永远相信癌症不会夺走他坚强和善良的生命。所以他也凭着自己顽强的意志一直在与死神抗争,他比同期的病友多活了七个月之久。但他万万没想到,也就是现代医学所谓的癌症止痛药的成瘾性却从另外一个角度夺取了他的生命,无论他如何善良、如何坚强、如何乐观,命运对他依然毫不留情!我们也万万没想到暑假的一别却成了我们之间的永别!他让我们见证了一个顽强和不朽生命的倒下!

 

转眼间,岳父离开我们两年多了。他的举手投足、他的音容笑貌似乎与我们不曾稍离。我想,在天国里的他一定还是那么善良、那么坚强、那么乐观、那么助人为乐,他在那里获得了重生!我想,他还是那么不辍劳作吗?无论怎么样,我们都只想让他知道在人世间的所有亲朋好友都会过得挺好,他在人世间的所有后人都将永远生生不息,奔向快乐、奔向明天!而他则应该放下劳动,好好安息!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艺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21@163.com
电话:李老师:13902623918 林老师:13502578713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ICP备1813448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sunkinglsx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