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小说】荔枝情
作者:彭芝楷(惠州民协会员)    来源:    日期:2015-01-01 15:51:32

话说粤东地区有一个偏避小山村,村里约有三百口人。自从实行改革开放以来,这小小山村也发生着不小变化,面貌显新,增添了不少亮丽喜色。你看,村子大多数农户都建了崭新的钢筋水泥结构的新楼房,有的楼房还高级装修呢,但还有少数农户还是传统习惯的白墙黑瓦的平房。时值夏日,蓝天中的炎炎烈日,阳光照在家家户户白墙上,使这村子耀眼夺目。

这个村子原来叫“鬼叫村”。因为村后有座山岭叫“鬼叫岭”,另这山村距圩镇有两十多公里,交通闭塞,村民原来又很穷,因此“鬼叫村”的村名一直延用到改革开放前。自从改革开放后,公路开通了,经济大潮也涌到这个山村,面貌渐新,村民的生活一天天好起来,因此这“鬼叫村”也改为“贵到村”了。

再说那村后的“鬼叫岭”,顾名思义,以前原是荒凉 、野草满坡、荆棘丛生、坟墓堆堆,传说鬼叫神吼、妖魔出没。因此,提起“鬼叫岭”,全村人人惊。

现在“鬼叫岭”可不同了,是一片足有两百亩的荔枝园了。时值荔枝成熟季节,看,“鬼叫岭”上两千七百棵荔枝树,虽然树龄才七、八年,但树干已有两三米那么高大,枝叶婆娑。这些荔枝树今年全部开花结果了。看,棵棵荔枝树都结着累累果实。现在果实成熟了,色彩红艳艳的,十分鲜美。这些荔枝果树都是优良品种,有“糯米糍”、桂味等。整个“鬼叫岭”的荔枝树,真似一幅美丽的图画,青枝绿叶中,点缀着红艳艳的色彩,看去十分迷人。望着满园荔枝树红艳艳的累累果实,真是口涎欲滴啊!

“鬼叫岭”上的荔枝园是贵到村的青年方志盛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垦种植的。他经过近十年的艰苦奋斗,终于把一片荒山野岭变成一片聚宝盆。现在方志盛正头戴一顶草帽站在荔枝园中一间房子面前,察看着整个荔枝园的情况。这青年28岁,血气方刚;他中等身材,由于劳动和经风雨,使他身体黑赤结实;在他方正的脸上,两道浓眉下,钳着一对耿耿有神的眼睛。此刻方志盛看着满园荔枝树上的累累果实,脸上不由泛起甜甜的笑容。此时他心里充满着丰收的喜悦,他盘算着整个“鬼叫岭”上两千七百棵荔枝树平均每棵可收50斤,合计可收1350担,平均每担三百元计,那么今年可收获四十点五万元。他想:荔枝红熟了,丰收在望,是来之不易,是经过近十年的艰苦奋斗,还有靠党改革开放的好政策得来的。因此他计划着,这四十万元,该上交的承包责任款和税款,一定要完满缴纳;该还的借款要还,除外就是修修房子,添置一些家用电器;再者一件重要的事就是打算在收成荔枝后完成自己的终身大事。他已经谈有恋爱对象,是湖北姑娘杨秀贞。他们谈恋爱也有八年之久,当初两人许了诺,要等到“鬼叫岭”的荔枝结果成熟时,就是他们结婚喜庆之日。当初办荔枝果园时,资金不足,自己只好跑到县城打工,这样才遇上杨秀贞,蒙她大力支持。想到此,他心里深深感谢恋人杨秀贞啊!

就在方志盛此时想入非非,沉浸在甜蜜的幸福中。突然,一个也是28岁的女青年来到荔枝园,并走到方志盛面前。没等方志盛反应过来,女青年带着柔弱的声音叫:“志盛!”方志盛定睛看女青年:苗条的身子,鹅蛋形的脸蛋,两片似柳叶的眉毛,一双又大又亮的眼睛,细巧圆润的嘴巴的两角显出浅浅的酒窝儿,一头黑发如飞泻的瀑布。这些都衬托得这女人很美,但她面色憔悴腊黄。她身上穿着白衬衫,下身穿蓝色西裤,但很旧。方志盛看着眼前的女人,不禁惊叫起来:“余枝花,你怎么又走到这里?你不是去了泰国,当了百万富翁的太太吗?”这时余枝花轻声轻气地答:“志盛,是我错了,真对不起你啊!”方志盛打量着余枝花一身寒酸相,问:“你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这时余枝花“哇”的一声,悲伤地哭了起来,显得非常难过。

方志盛把余枝花招呼到果园屋里坐下,并斟上一杯浓茶端到她面前。余枝花接过茶杯,还是哭哭啼啼,泪流满面,长叹一声:“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接着她便一五一十地诉说起她与方志盛的一段恋情及分手的情况。

 

方志盛和余枝花同是20世纪初年生,又是同村,两人从小一起玩,一起长大,两小无猜,青梅竹马。他们从小一起读书,从小学到初中毕业后回村参加农业生产。他们从少年到青年,感情融合,形影不离。到他们读书回乡后,两人已长成青年,他们的感情向更深层发展。方志盛英俊勤劳,余枝花漂亮貌美,村里人都称他俩是美满一对。余枝花因为容貌美丽出众,在村里男女老少都给她一个外号——“一枝花”。

方志盛和“一枝花”回乡后,在劳动中你帮我助,恩恩爱爱,他们爱得如胶如漆。当时正值改革开放向纵深发展的时候,这两位青年自然也投入了这个浩翰的潮流中。他俩决心乘“改革开放”之东风,带头改掉“鬼叫村”的穷根。当时他们已听说东莞、增城及本地已有很多农民靠搞荔枝园致富,因此也想搞个荔枝园。他俩看中了村后的“鬼叫岭”,决定把这片足有两百亩的荒山野岭开垦出来,种上两千棵优质荔枝。

于是他们从20世纪九十年代初年春开始,便向“鬼叫岭”宣战。经过村委会和镇政府批准后,他们首先烧山炼土,接着便是两人一锄一锄地开垦。经过一年的苦战,方志盛与“一枝花” 砍完了“鬼叫岭”上所有的荆棘,,搬掉数以千计的石头。“鬼叫岭”终于被开垦出来了。

方志盛与“一枝花”把“鬼叫岭”开垦出来了,他们的爱情也在劳动中渐趋成熟。有一次在挥锄开荒的劳动中,中间休息时,他们两人坐在一棵相思树下的阴凉处,两人靠得挨在一起,方志盛拉起话题:“枝花,看来我的事业要与这鬼叫岭联系在一起,这样下去要吃很多苦。我自己吃苦,是我自己所爱,但看着你跟我吃苦,我真……”

“真什么?”一枝花问。

“真舍不得你也跟我一起吃苦。”

此时“一枝花”看着方志盛,嘴角两边堆起两个浅浅的酒窝儿,脉脉含情地说:“志盛,你还不了解我吗?”

“不是,不是”。方志盛看着一枝花,只见她动人的脸蛋上,两颊绯红。他顺手从座位旁边,摘了一朵深红色的杜鹃花轻轻插在“一枝花”乌黑的头发上。

此时“一枝花”觉得好像有一股暖烘烘的热流输送到她全身,使她全身热血在沸腾,感到无限的温暖,她激动不已,撒娇地说“志盛,我此生此世,非你不嫁。”

方志盛看着“一枝花”美丽的脸容,“一枝花”凝视着方志盛刚毅的眼光,两对视线连接在一起,似两把火烧在一起,且越烧越旺。此时“一枝花”一头扑在方志盛的怀里,而方志盛也把她紧紧搂抱着。过了几分钟后,“一枝花”从方志盛怀里松出头,对方志盛说:“等我们这个荔枝园结出丰硕的果实时,我们就结婚吧。”方志盛也满口答应:“好。”

那年春,整个鬼叫岭已被开垦出来了。接下来他们便是筹款买荔枝种苗。这是一件令他们头痛的难题。他们盘算了一下,共有两百亩,需两千七百棵荔枝苗,每棵5元,共需一万三千五百元种苗款。现在地开出来了,方志盛也把买种苗的事联系好了,就是缺钱。方志盛倾尽自己所筹之款不过两仟元。“一枝花”家里困难,弟妹又小,父母长期有病,真是家徒四壁。方志盛找了几条门路都没筹够八仟元,他想向银行贷款,那里没有亲朋和熟人,加上自己学生出身,初出茅庐也很难贷到款。他去找舅舅借,舅舅数落他做蠢事,说:“人们都说鬼叫岭是个鬼地方,荒山野岭,地瘦坟多,怎能种荔枝?你在鬼叫岭种荔枝,还不如把钱丢在粪池里呢!”

方志盛为筹钱买荔枝种苗,上贷无门下借无路,怎么办好呢?就在这个时候,“一枝花”接到一个在深圳的老同学刁月英的电话。这刁月英也是“一枝花”读初中时的好朋友,因无心读书,初中还未毕业就去深圳打工,寻找生活门路。一次刁月英在一间酒店当服务员时与一位香港投资老板邂逅,后来得到这个港商的宠爱,并当了这个港商的秘书,她现在也是这港商的情妇。因此刁月英现在发了大财,她还寄钱给家里建了一栋价值四十万元的楼房呢。现在她打电话给一枝花,念着老同学情份,说有一件好事要招呼她,叫她勿失良机,无论如何要抽时间来深圳一行,顺便和老同学欢聚叙谈。

一枝花把刁月英从深圳来电话给她的事向方志盛一说,两人商量,现在正需要筹钱投资买荔枝种苗,顺手推舟,去深圳向刁月英借多八千元作买种苗款,这样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一枝花来到深圳,见到两年没见面的老同学刁月英。果然这刁月英今非昔比了,穿金戴玉,颈挂金项链,左右两手各带一个金戒指,还有玉镯,一身放出高级香水的芳香。此时一枝花真觉得刁月英荣华富贵了,而自己还不脱农村的寒酸相啊。

刁月英和她的情夫陈经理在地处深圳市热闹市区的七层酒家的办公室接见了一枝花。这办公室就设在第七层楼。这办公室布置得十分雅致,地台铺着软茸茸的红色毛毯,东墙角摆放这着一个一人多高的花瓶,中间摆着两张高级办公桌。陈经理坐着一张会转动的乌黑光亮的转椅上,刁月英和一枝花相挨坐在黑沙发上。一位女服务小姐用茶盘端过来三盅咖啡放在茶几上,又轻轻走开了。刁月英说:“枝花,饮咖啡吧”。她把一杯咖啡放到陈经理面前,又把另一杯放到一枝花面前,然后自己拿一杯,三人喝起来。刁月英对一枝花指着陈经理介绍说:“这位是我们酒店的经理陈富先生,是香港老板,也是我最亲密的,最敬爱的……”。下面“敬爱的”什么,刁月英没有说。陈富坐在转椅上,安闲悠之,露出笑脸,看去十分好意。刁月英又说:“他待人很好。假如我没有他的帮助,也不会有今天的好光景”。刁月英侃侃有词地继续说下去,“枝花,我们是老同学了,两年没见面,我很怀念你。这些年来,你在家干些什么呀?”一枝花答:“在家搞农业。现在我与方志盛在我村后的鬼叫岭上开发荔枝果园。这片荒地开垦出来了,有两百多亩。现在缺欠资金买荔枝种苗,总共需一万三千五百元,我们才有两仟元,还欠一万一千多元。这次我来深圳,也想求你借给一万元,以解燃眉之急”。刁月英说:“钱有的是,不过我这次约你来深圳,一者我们畅叙离别之情,二者有件好事招呼你”。一枝花问:“什么事?”刁月英说:“这样,陈经理有个朋友叫戴南先生,在泰国曼谷也开酒店。他打几次电话来给陈经理,托寻大陆有无年轻漂亮姑娘,他想招聘几个去泰国其酒店工作,工资待遇从优。余枝花,有这个机会,我自然想到你啊!”她停了停又说:“现在戴南先生刚好在香港办事,我就打个电话给她,叫他下午过来深圳与你见面。”

“我怕不能吧。”一枝花推辞说。

“老同学啦,怎么还客气呢,机会难逢啊!”刁月英说着就顺手拿起办公桌上电话机的话筒,按着电话号码讲起来:“喂,你是戴南先生吗?……我的老同学从乡下来到深圳了,请你下午从香港来深圳与她见面……拜拜。”

刁月英打完电话后,陈经理又对一枝花说:“戴南先生如果同意招聘你去泰国,那就是你的福气,保管你荣华富贵,享受不尽啊!”

“这样的荣华富贵我不敢想。”一枝花说。

刁月英说:“怕什么?人家啊找都找不到呢。”

傍晚时分,戴南从香港来到深圳了。此人,有四十五岁左右,中等身材,较胖。浓眉大眼,嘴巴上唇留着八字胡,西装革履,显出豪富、派头。他看了一枝花,就被一枝花的玉容美貌制服。他向陈、刁暗示:非常同意招聘一枝花。戴南两眼看着一枝花没转动,真像饿馋了的猎犬贪婪地看着一块肥肉。一枝花也自觉被看得难受,圆圆的脸蛋顿时红绯绯,只好羞答答把脸扭向另一边。

晚饭时,刁月英和陈富摆了一桌丰盛的晚餐。陈、刁俩有意安排戴南和一枝花坐在一起。戴南不断向一枝花献殷勤,又是夹菜给她,又是向她敬酒,笑哈哈没个停,并说:“余小姐,我请你出国到我酒店当服务小姐,月薪折合人民币有一万元以上,保证你不出几年就变成富婆咯。”陈富和刁月英都在怂恿说:“枝花,这样的好财路,真是求之不得的啊!”

第二天早上,一枝花要回家时,戴南单独在一间房间和一枝花谈了话,戴南关心地问:“小姐,你家多少人口?”

“父母弟妹,还有80岁的奶奶,共6口人。”一枝花小声地说。

“生活快乐吗?”

“老的老,小的小,加上父母身体不好,长年疾病缠身……”

“这样的家庭生活存在不小困难吧?”

“当然困难咯。”

“我戴某就是最同情有困难的人。”戴南说着从一只黑亮的皮袋里取出一大叠百元面值的钞票,塞到一枝花手里,说“这叠钞票有一万元,就给你吧,也许对你家有帮助,我俩初相识也算交个朋友。”“我怎么要你的钱呀?”一枝花不好意思接钱,受宠若惊把钞票退还给戴南。戴南又用力把钞票塞到她手里,说:“怕什么呀?小姐;头回生二回熟嘛。我戴某是讲义气讲热心肠的,只要我俩交个朋友,我会令你家快乐幸福的。”一枝花从未有过这么多钱,此时她心里真有所感动。戴南接着又说:“如果你愿意接受我的邀请,半个月后你带着行李及身份证到回这里来,我会为你搞好出国的手续,带你到外国享乐,好吗?小姐。”

一枝花来到汽车站搭车回家时,戴南请了一辆的士亲自送她到车站。临开车时,戴南又从自己左手中指戴的特大金戒指驳出来,然后抓住一枝花的左手,小心地把这个金戒指戴到她的左手中指上。一枝花终于被戴南感动了,两只大大的眼睛闪出了泪花。

一枝花从深圳回到贵到村,她的心已被戴南紧紧牵住了,她决定接受戴南的聘请,跟他出国去。鬼叫岭种荔枝的事,她无心想干了。这回一枝花的父母看到女儿从深圳回来带这么多钱回来,而且又有特大的金戒指,也高兴极了。他们笑容满面,似乎虚弱的身体也健康得多了,他们逢人便说:“这回咱家闺女余枝花真是‘一枝花’了,遇上贵人行好运了。”

一枝花从深圳回村几天了都没有去见方志盛,急得方志盛像热锅里的蚂蚁。方志盛谅他什么事或身体不好,便到她家探望,看看她的情况怎么样?他迫切想知道,一枝花去深圳有没有借到买荔枝种苗的款?谁知道他见到一枝花,只听一枝花说:“志盛,听人们说,鬼叫岭是个鬼地方,没有前途希望,种上果树即使会生长也不会结果,我看不如偃旗息鼓吧!”

方志盛听了一枝花的说话很惊讶,他以为自己的耳朵没听清楚,又问:“枝花,你说什么?”一枝花又把上述的说话重复了一遍。志盛说:“这回你去深圳,我原来寄托着很大的希望,希望你能借到种苗款,早日买回荔枝种苗种上去。但是你非但没带回希望,反而带回一盆冷水,这是怎么搞的?”一枝花沉默不语,方志盛又说:“我们辛辛苦苦把鬼叫岭开垦出来,现在你却说没希望,多可惜!”

“如果你想继续干下去,由你干吧;我退出,我不想干了。”一枝花说。

“枝花 ,没想到你也动摇了!”方志盛没料到一枝花现在与去深圳见刁月英之前判若两人,他很难过,几乎哭着说:“好,我们辛苦开恳出来的鬼叫岭你可不要,难道咱们从小到大,青梅竹马,在长期生活劳动中建立起来的深厚友谊感情,你也可不要?”

一枝花被方志盛追问得无以对答。最后不得不把这次去深圳认识戴南,并决定应他邀请到其国外酒店当服务小姐的事说了出来。

“原来如此!”方志盛叹了一声,接着又说:“枝花,这事行不通,你不能去呀!”一枝花问:“为什么?”方志盛”说:“这事可靠吗?地点又是外国,你不怕上当受骗吗?”一枝花说:“这事是我的老朋友刁月英介绍的,怎么会不可靠呢?”停了片刻,她又说:“志盛,我们开垦鬼叫岭种荔枝是为了发展经济,我到外国去也是为了一个‘钱’字。但两者比较起来,我认为出国能赚更多的钱,而路子更好走,是捷径,何乐而不为?到时我出国去发了财,也不会忘记你,我会大力支持你,”方志盛说:“这个我不敢想,总之我劝你不要去。”

这天方志盛和一枝花不欢而散。方志盛回到家里,心情非常烦躁,几天不思茶饭,夜晚也睡不好觉。一枝花要离开他,真是愁坏了他。

过了三天,方志盛又急着来到一枝花家里苦苦哀求,叫一枝花不要离他出国而去,两人同心合力开发鬼叫岭种荔枝,走勤劳致富之路。但一枝花还是执迷不悟、无动于衷。方志盛最后只好说:“枝花,既然你执意要跟别人出国赚钱,那么我要提醒你,戴南这人是个怎样的人?你真正了解他吗?到时别上当受骗啊!这些你都要考虑清楚呀!”

“我考虑清楚了。”一枝花答。

“枝花,老实讲,我从心底里爱你,我需要你,我再恳切求求你不要走。再说你父母身体不好,弟妹幼小,家里也需要你照顾啊!”

一枝花始终不听方志盛的恳求劝告,执意要跟戴南出国。这样方志盛也无法阻拦他了。念着往日情意,一枝花临行前还对方志盛说:“你要在鬼叫岭种荔枝,我给你三千元。”方志盛说:“你的心意我心领了。你有钱,你应先照顾好你自己的家庭,我种荔枝的种苗钱,我自会筹备,不用你担心。既然你执意要离开我,那么你以前与我一齐开垦鬼叫岭的应得劳动价值?日后我会算给你家。值此我顺祝你能行好运,并得到荣华富贵。”

 

自从一枝花跟随戴南出国后,方志盛为了在“鬼叫岭”种上优质荔枝,经过很多周折。为了筹足种苗款及生产资金,他四处奔忙。他做过苦力,进过老板厂打工。

那年初夏方志盛跑到50公里外的县城找到一间鞋厂打工。与他共一车间做工的有五十多个工人,他们来自五湖四海。与方志盛相邻座位做工的,是一位20岁左右的姑娘。这姑娘也长得很漂亮,脸蛋桃红色彩,眼睛闪亮,头上扎着乌黑马尾发,身材虽没一枝花那么苗条,但长得丰满得体,胸部那两颗乳头,恰到好处,看去十分迷人。工作期间,方志盛常与她聊上几句。渐渐他们便熟悉了。这姑娘名叫杨秀贞,来自湖北农村,因家庭经济困难,初中毕业后也南下广东打工。

有一天杨秀贞在工作期间,一不小心,车鞋的车针穿破了她左手的中指,顿时鲜血喷洒,在旁的方志盛见况立刻帮杨秀贞包扎伤口,并用自行车载她到相隔工厂3公里的县人民医院就诊上药。由于车针伤入手指有一厘米深,出血过多,需输血和住院治疗。事不宜迟,方志盛自告奋勇,要求医生输自己的血给杨秀贞。医生通过验血,证实方志盛是“O”型血,可以输给杨秀贞。于是医生从方志盛身体抽出一千CC的血输给杨秀贞。

杨秀贞住院治疗期间,方志盛还一直陪她住院,服侍她,为她端茶送饭。这天杨秀贞卧在病床上,方志盛端过来一碗煮好的鸡蛋汤,叫她吃下去。杨秀贞一手接过碗,另一只手却伸过来握住方志盛另一只手,两眼盯着方志盛激动万分说:“太感谢你了!”方志盛说:“小杨,你离乡背井,远离家乡到此地做工,没亲人在近前,作为工友,我照顾你是应该的。”杨秀贞听着听着 ,不禁泪如泉涌。

经过几天住院治疗,杨秀贞终于痊愈出院了。方志盛又和杨秀贞一起在鞋厂车间上班做工了。农历五月是岭南荔枝收成的季节。为了感谢方志盛,杨秀贞那天上班时对方志盛说:“阿方,今晚厂里没加班,咱俩一起出街玩玩吧!”方志盛一口答应。两人约定晚饭后八点正在工厂门前等候。

那天晚上七点许,方志盛在工厂食堂吃晚餐,七点半他就早早来到工厂门前了。没等多久。杨秀贞右手挽着一胶膜袋胀鼓鼓的东西走来了。方志盛等她来到面前,便问:“小杨,你拿一袋子是什么东西?”杨秀贞神秘地说:“你猜?”“是衣服。”“不对。”“是书。”“也不对。”“那是什么?”“好吃的东西。”“那是糖饼之类了。”“也不对。”“究竟是什么食物?”“是岭南佳果。”他俩边走边说,方志盛看到街上摆着一摊摊鲜红的荔枝,便灵机一转说:“是荔枝?”杨秀贞爽朗地说:“对,是荔枝,今晚我就请你尝荔枝!”

方志盛与杨秀贞行着行着,便来到县城的南湖公园。这里华灯光亮,风景秀丽,游人不少;看天空月亮,闪着笑脸,向大地洒来无尽的银光。他们选择一处比较幽静的地方坐下来,并摊开一张报纸,杨秀贞便把胶膜袋中的荔枝倒了出来。他俩吃着吃着,不禁赞叹起来。一会儿,杨秀贞从衣袋里拿出一本书塞到方志盛的手里,说:“阿方,这本书送给你。”方志盛说:“谢谢。”他接过书一看,是《岭南佳果—荔枝的种植与管理》他翻开首页,见纸上描画着两颗同长在一支茎上的鲜红的荔枝,显得很生动形象。下面便是写得工整秀气的楷书:

“苏东坡诗一首,

罗浮山下四时春,

卢桔杨梅次第新,

日啖荔枝三百颗,

不辞长作岭南人。”

下款是:“杨秀贞敬抄并赠给方志盛。”

方志盛捧着这本书,心情无限激动:“好,好,你这书正中我下怀!真感谢你了。”杨秀贞看着方志盛捧着这本书就好像获得宝贝一样,看着他这种高兴劲,她真所料未及。本来他想今晚约方志盛行行街,请他尝尝荔枝,刚好那天中午他逛书店,无意中看到这本书正合尝荔枝这件事,因此顺手买来,并抄上苏东坡咏荔枝这首脍炙人口的诗,以此来向方志盛表达她的深情,没料到这本书给方志盛带来极大高兴,她便问起缘由。方志盛便把他和一枝花开垦鬼叫岭计划种荔枝以及一枝花离他而去的事情一一说了出来。听方志盛的诉说后,杨秀贞表示大力支持方志盛,并表示愿意跟方志盛到鬼叫岭种荔枝。两人商定,两人在鞋厂干到年底,赚到足够的荔枝种苗款便双双归返贵到村,决心在鬼叫岭大种荔枝。他俩同时立下誓约,两人苦战几年,待到荔枝收成时,就是他俩结婚喜庆之日。

两人谈着谈着,感到越谈越甜蜜。看着公园里成双成对的恋人,那样情投意合,他们也憧憬着美好的未来。这时方志盛禁不住满腔激情,伸手拉过杨秀贞那柔嫩的双手抚摸着,杨秀贞也情不自禁地一头扑在方志盛那宽实的胸怀里。

光阴荏苒,转眼到了年底时候,方志盛和杨秀贞两人在鞋厂做的工款,各人都存有八千元,这样要种鬼叫岭的荔枝的种苗款已足够,而且还有剩余的六千元,可作为生产肥料的资金呢。这样方志盛便带着杨秀贞回到贵到村,这下子方志盛的父母也高兴得不得了。这老两口看着杨秀贞这个未来媳妇,品头品足,暗暗称赞说:“这姑娘蛮不错呢。”

转眼到来年春天方志盛和杨秀贞终于买足两千七百棵荔枝苗,把鬼叫岭开垦出来的两百亩荒地全面种上了荔枝苗,并且都是优质荔枝,主要是糯米糍和桂味两种。这时方志盛在种荔枝事业上也总算闯过了一道难关,也该好好喘一口气。

自从种上荔枝后,方志盛更加勤奋管理,他每天早出晚归,一心扑在种荔枝的事业上。而今又有杨秀贞和他同甘共苦,并肩战斗,方志盛就干得更起劲了。人说爱情是动力,一点不假。

时间又过去两三年,鬼叫岭上两百亩两千七百棵荔枝果树长得有一两米高了,枝叶茂盛,整个鬼叫岭看去郁郁茐茐。此时正在荔枝园劳动着的方志盛看着这一景色,他抹了抹身上的汗水,看着眼前自己和杨秀贞经过几年的辛勤耕耘,荔枝园终于初露曙光了,心里感到安慰和怡悦,他想这些年来虽付出了很大的辛苦和汗水,但值得。此时杨秀贞也转眼向他看来,两人脸上不觉泛起甜甜的笑容。

为了管好荔枝园,方志盛还在鬼叫岭上建起了一间房屋,作为放置肥料、工具等生产资料和工余休息的地方。有了这间房屋,方志盛就以果园为家,每天从早到晚干活在果园,甚至夜晚吃宿也在果园。他吃了多少苦,流了多少汗。为了掌握荔枝的栽培和丰收结果的技术,他夜晚在这房屋里的孤灯下,挑灯夜读,认真钻研杨秀贞送给他的《荔枝的种植与管理》这本书。当他翻开这本书,看到杨秀贞画的同在一枝茎上的两颗荔枝和抄写苏东坡咏荔枝的诗句,他就激情澎湃地朗读起来。读着读着,他就感到热血沸腾,全身充满力量。

方志盛为这个荔枝园也遇过不少风雨险阻。当荔枝种植到几年后,荔枝果树正节节长高,枝叶日益婆娑茂盛时,不料那年秋夏交接之际,刮了一场几十年罕见的特大暴风雨,把全果园的荔枝果树吹打得东歪西倒,甚至有些差点被连根拔起……方志盛看到这样,心里非常痛惜,于是他急忙与杨秀贞又苦干了几天,把一棵课荔枝果树扶正起来,并用木棍一棵棵支撑起来,然后再培上土,充实它,浇肥和水,这样才把这两千七百棵荔枝果树从危难中挽救过来,使它们死里逃生,不然将前功尽弃啊!

经历了七八年的风风雨雨,方志盛这荔枝园终于显现出美妙动人的壮观来了。昔日荒山野岭的乱坟岗,如今满山遍坡的果树,生机勃勃,非常茂盛,看去郁郁苍苍。每当果树开花之时,也引来无数蜜蜂飞蝶,环境也增添了不少美色;到今日,荔枝也结果成熟,满山遍野的果树挂满红艳艳的果实,看去十分惹人可爱。怪不得全村人都伸出大拇指啧啧称赞说:“方志盛真棒,把鬼叫岭变成聚宝盆了。”

看着满果园荔枝的丰收景象,方志盛心里充满着喜悦,他想这里也有杨秀贞的一份功劳!这些年来,为了办好这个荔枝园,她不但在经济上大力支持,而且还数年如一日地在鬼叫岭上和他一起挥洒热汗,和他同甘共苦。想到此,他要从心底里感谢杨秀贞,并且争取早日和她完婚。

 

话说那年一枝花离开方志盛后,接受戴南的聘请,由戴南协助搞到出国护照手续,告别家乡,跟着戴南经过深圳出境,先来到香港。刚到香港那天,他们入住在十几层的高级酒楼旅馆。一枝花想:人们都说香港这地方繁华发达,犹如天堂,这下子我也能身临其境了。她为这次能遇上戴南这个富商而沾沾自喜。

这天晚上戴南和一枝花用了丰盛的晚餐后,便来到酒家设在四楼的“卡拉OK”舞厅唱歌跳舞。在霓彩灯闪闪灼灼的舞厅里,响着卿卿我我、恩恩爱爱的流行歌曲,他们进入舞池相拥相抱跳着交际舞。

一枝花出自农村,对跳舞不那么内行,加上又羞答答的所以一开始跳得不那么像样。但戴南很认真投入地教她,又是“慢四步”,又是“快三步”。一枝花还算聪明,经戴南扶手抱脚地指点,很快学会了几套交际舞的跳法了。

他们跳着跳着,此时“一枝花”的心里感到乐滋滋的,她感到平生从未有过的欢快愉悦。而戴南也一脸笑容,他两眼盯着“一枝花”美丽动人的脸容,使人觉得其眼光深邃莫测。他莞尔一笑,两撇八字胡须就往上翘,嘴巴露出两颗金牙。戴南抱着“一枝花,”感到身子绵柔柔的,顿时觉得十分快意,接着他又伸手摸进一枝花的胸脯,抓捏着她那圆鼓鼓的乳房,甜情蜜意地说:“余小姐,你太美了,真是鲜艳迷人的一枝花。”一枝花撒娇似地说:“是吗?”戴南点点头说:“是,是……老实说我十分爱你。”

这时“一枝花”一股脑儿扑在戴南的怀里。他们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舞步翩翩,真是悠哉乐哉。此时两颗心都在陶醉着。

他们这样跳着跳着,一直跳到午夜12点,这才到夜宵厅去吃夜宵。他们要了几盘菜,戴南又叫了一瓶白兰地名酒。他斟了两杯酒,要与一枝花干杯。一枝花不好推辞,饮了一杯后,戴南又要敬他一杯,一枝花说不能饮那么多,戴南说:“咱俩已成知己朋友。俗话说,酒逢知己饮。今晚正是我们多饮几杯的时候了。”这样一枝花又饮了两三杯。没一会一枝花便醉了。戴南把迷迷糊糊的她扶到卧室。这一夜戴南像老狼玩羊羔一样,把一枝花奸污了,夺去了她的贞操。

戴南和一枝花这样在香港玩了两天,第三天才在香港国际机场坐飞机向泰国曼谷飞去,飞机在一万米的高空中飞行。这天天空晴朗,一枝花就坐在飞机前右边靠窗子的座位上,往窗外俯视,可见天底下有陆地,陆地上有山河田野和树木村庄。飞机有时穿梭在白云上,这些白云,看去就像一朵朵雪白的棉花团。一枝花平生第一次坐飞机,心里激动惬意。此时他感到全身飘飘然。她感到这回真不枉与戴南相识啊!她想假如不是戴南,我怎能坐上这班国际航机?那是做梦也不敢想啊!一枝花想着想着,有意识地把自己的身体软绵绵地滑倒在相邻座位的戴南的怀里。戴南也把她紧紧地拥抱着。

经过几个钟头的飞行,飞机终于在曼谷机场着陆了。戴南与一枝花下了飞机,便乘的士出机场,直向曼谷繁华市区奔去。这是东南亚的大城市,高楼大厦次栉比,街道两旁的绿化带长着高高的椰树、棕榈、槟榔等热带乔木。时值春天,但这里竟觉得是夏天季节。戴南和一枝花坐的的士在宽阔而繁华的街道上飞驰,穿来折去,最后在一栋20层楼的大厦门前停下来。看来进出这里的人都是富商大贾。大厦门楼的招牌写着泰国文字,一枝花显然看不出是什么意思。戴南说,这就是他办的旅业酒家。戴南把一枝花带进大厦。他们乘电梯来到四楼一间套房,坐定喝茶后,戴南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机,用听不清是什么意思的泰语讲了一通后,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从门外走进的一位满脸胡子,并一脸横肉的五十多岁的胖乎乎的男人。戴南和他叽咕一通后,胖胡子点点头出去了。

当晚戴南和一枝花在这间房子吃晚饭后,戴南说要上街买点东西,叫一枝花在这间房子稍等一会,他买了东西就回来。谁知等到半夜12点,还不见戴南踪影。一枝花坐在房中很不耐烦,两手捧着头闷闷坐在沙发上。忽然门“吱呀”一声开了,闪进来的不是戴南,而是胖胡子。胖胡子来到她跟前,如狼似虎扑向一枝花。一枝花乱喊乱叫,但始终无人来救助他。胖胡子力大如牛,他抓鸡似地把一枝花抱到床上,并撕开她身上所有的衣服……这一夜胖胡子又把一枝花奸污了。原来这个大厦不是什么酒店,而是一间妓院。戴南是个人贩子,胖胡子是这间妓院的老板。戴南把一枝花以10万美元的身价卖给了胖胡子。

从此一枝花在这间妓院过着非人的生活。

胖胡子把她当成“摇钱树”,逼她天天接客。一枝花终日以泪洗面,大呼上当。她被迫卖淫,每天接的嫖客少则几个,多则十多个,而且任由嫖客的折磨蹂躏。

这样的生活过了几年后的一个傍晚,一枝花乘妓院看管不严逃了出来,她在街上走呀走呀,像鸟子飞出笼子,心中又是高兴又是焦急。高兴的是自己能逃出魔鬼之地,焦急的是恐怕后面有人追来。因此她紧张地小跑着,走得满头大汗。行着行着,她发现前面街上有巡逻警察。于是她上前跪下求救。

后来泰方警察调查清楚“一枝花”的来历后,便把她送上飞往广州的飞机,遣返到广州收容所。广州收容所接她后发现她染有性病,并尽力为她治病,后又送她到一间劳教所教养。经数年劳动教育后,一枝花的身体逐渐好转,思想也得到端正,但疾病还未彻底根除。现在她劳教期满,思乡心切,劳教所也只好同意她先回家一趟和亲人团聚,并建议她回家后和家里人商量,筹足几万元的医药费,然后再到广州一家医院根治性病。一枝花家里本来都很困难,哪里能为她筹到几万元医药费啊!

现在一枝花在归家途中看到鬼叫岭今非昔日比了,荔枝果树满山坡,一片苍翠茂盛,鲜红的累累果实挂满棵棵果树,看去十分惹人可爱。她触景伤情,这样就来到荔枝园中见到方志盛。

 

一枝花说到这里,泪流满面,痛苦万分,懊悔之极难于形表。方志盛听完一枝花的叙述后也很同情,当下答应从自己荔枝园的荔枝收入款抽出两万元给一枝花,帮助她治好疾病。一枝花激动万分地说:“志盛,太感谢你了!然而想起以前,我真惭愧,十分对不住你。我该死,你狠狠打我吧!”

方志盛看着眼前的一枝花,显出一脸苦色,对她的遭遇既可怜又怨恨,心想:当初你余枝花如果肯听我劝告,也不至落到今日地步啊。他说:“枝花,如果你今天不说,我还以为你出国发了大财,做了百万富翁的太太呢。”

一枝花问:“志盛,这些年,你找有了对象吗?” 方志盛爽快地答:“有了,她的名字叫杨秀贞。”接着他走到屋门,向荔枝园大声呼喊:“秀贞,有客人来,摘些荔枝果回来吧!”荔枝园那边的果树丛中应出银铃般的回应声:“好—”

不一会一个姑娘手拿一大篮又红又大的荔枝果走进屋来,这姑娘也有二十七八岁了,丰满的身材,绯红的脸蛋,两眼闪亮,显得水灵灵的,看去也十分漂亮。方志盛指着进屋来的姑娘介绍说:“这位就是我的未婚妻杨秀贞。”接着他又指着一枝花向杨秀贞说:“这位是我老同学余枝花,前几年出国,现在从广州回来。”杨秀贞微笑着,把篮中的荔枝果放在桌上,招呼一枝花尝荔枝,说:“我们吃荔枝果吧,糯米糍,又甜又滑又爽口。”三人吃着荔枝果,可以看出,方志盛和杨秀贞吃得津津有味,甜滋滋的,而一枝花手拿一只又红又大的荔枝,正要送到嘴里,然而泪水又忽然夺眶而出,却难于吞下。方志盛见状,劝解着说:“吃吧,我们的荔枝丰收啦,让我们高高兴兴地吃吧。”停了停他又说:“枝花,我还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等荔枝收成了,我与杨秀贞也就要操办终身大事,举行婚礼,到时我们也请你来吃喜酒啊。”一枝花听到这里,不觉一脸羞色,心想:“这句话不是当时我与志盛初恋时讲的心愿吗?”

一枝花离开荔枝园时,方志盛和杨秀贞送到园门,一枝花转回头向他们招手说:“祝你们幸福,白头偕老!” 方志盛与杨秀贞也说:“我们也祝你好。”一枝花走了,方志盛和杨秀贞望着她的背影渐渐消失了。

 

荔枝收成完毕,方志盛和杨秀贞的婚礼也在村民们欢呼的喝采声中举行了。当然那天他们为了答谢村民们和亲朋好友的祝贺,举行了酒宴。有趣的是,在洞房花烛夜,他们对来闹洞房的人们,摆了个尝荔枝的茶话晚会。他们用自己种的荔枝招待客人。席间有人提议:既然方志盛和杨秀贞以种荔枝出了名,并在其中得到爱情,今晚就让他们互相敬荔枝吧。这提议得到大家赞同。

方志盛和杨秀贞在众人的欢呼声中互敬荔枝了。只见他俩手中各拿一只又红又大的荔枝,并各自剥开皮,取出如白玉的肉,并互相把荔枝肉放到对方的嘴里。他们咀嚼着。此时有人问他们:“荔枝肉好吃不好吃?”他俩答:“好吃。”“你们爱情甜不甜?”“很甜。”他俩说着,顿时情意绵绵,不禁当众接吻起来。这吻多甜!这正是荔枝红熟了,有情人终成眷属。有诗为证:

荔枝好吃甜又甜,

八年风雨话辛艰,

如今果熟爱也成,

一对情人庆团圆。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艺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21@163.com
电话:李老师:13902623918 林老师:13502578713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ICP备1813448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sunkinglsx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