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红翠
作者:苏方桂(整理人)    来源:民间传说    日期:2021-11-03 21:33:47

 

玎珰禽捣药,飞向药槽边;

阿福魂不归,红翠鸣声怨。

——古代民谣

谁也不知这是什么年月的事了。

罗浮山有个砍柴哥名叫阿福,阿爸阿妈都过世了,剩下他一个人过日子。他爱吹笛子,砍柴砍累了,就坐在树下吹。他的竹笛越吹越好,笛声中有林中百鸟争鸣,有小河流水淙淙,有草丛虫声啾啾,有风中树叶簌簌响。

阿福发现,每当他的笛声一响,就有一只小鸟飞到他面前来静听。那小鸟披一身红色的羽衣,圆睁着一双彩色变化的眼睛。时间长了,小鸟同他熟了,常跳上他的肩头,站在他的膝上。当他吹一支欢快的曲子,小鸟就高兴得绕着他飞翔;当他吹一支忧伤的曲子,小鸟也会流泪,鸣声也变得格外凄凉。他担柴下山,小鸟歇在他的扁担上,送他很远很远,才恋恋不舍,飞回山上。他把小鸟当作知音,一天见不到小鸟,他就惦念得意乱心慌。

有一次雨后,他担了一担柴下山,脚下一滑,失足跌进了悬崖,只喊了一声,便什么也不知道了。不晓得过了多长多久,他慢慢苏醒了,见自己睡在一间木屋里,花瓣作瓦,藤萝为帘,身下铺着厚厚的草褥,满屋子都是木香、草香和花香。这是什么地方?自己怎么来到这里?阿福想要起身看看,刚一动弹,就觉得双腿疼得钻心。再一细看,一股冷气透心凉。他的双腿都用白布缠着,缚在木板上。他这才记起自己跌下了悬崖,一定是摔断了双腿,被人救到这里,给敷了药,裹了伤。双腿如果残废,再也不能砍柴谋生,往后的日子怎么过?他越想越悲伤,止不住的泪水,滚滚往下淌。

他正哭得伤心,忽听门外一响,走进一个穿红衫的姑娘。姑娘长得那样美呀,就像天空升起一轮十五的月亮。姑娘对他笑了,笑得那样甜蜜。他好似饮了一碗蔗汁,心头一阵清爽。他忘了伤痛,忘了悲伤,双眼眨也不眨,出神地看着姑娘。

“阿福哥,痛得轻一些吗?”姑娘对他说话了,声音是那么好听,似琴声叮咚。

阿福呆呆地点了点头,许久才问:“阿妹,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呀?这是什么地方?”

“我叫红翠。这里是我的家呀。你常常见到我,不敢认我了?你摔到悬崖下,是我把你救上来了。阿福哥,你还得好好谢谢我呢!”姑娘说完,捂着嘴,“咯咯咯”笑个不停,笑声也那么好听,像山溪流水一样清亮。

阿福又糊涂了,她说常常见到自己,自己怎么会不认识她呢?好奇怪呀!

“阿福哥,不要发呆了,你慢慢会明白的。你一定饿了,来,吃点东西吧!”姑娘端出一碗热气腾腾的饭,阿福不知是用什么做的,紫红紫红的颜色,有桑果的香味。他只吃了一碗,就感到很饱很饱了。

姑娘又说:“阿福哥,你再睡一会吧,我采了青草药来,捣碎了给你敷伤。你放心吧,你那腿我能医好。”

她出去了,不久,外面传来一阵石杵捣药的声音,“克丁冬” “克丁冬”,清亮悦耳,像音乐一样好听。

天亮了,红翠就睡在阿福身旁,她那细细的气息,有沁人心脾的芬芳。

红翠每天都要出去一阵,采药、捣药,回来后就给他换药敷伤,给他熬粥煮水,比骨肉亲人伺候得还要尽心。

太阳升起又落山了,月亮出来又下降了。一个月过去了,在红翠的精心医治下,阿福的腿伤渐渐好了。这天,红翠又上山采药去了,他扶着墙,慢慢移到门口,钻出房门一看,立刻惊得目瞪口呆,原来他住了一个月的木屋搭在树上,离地三丈多高,却看不见上下的梯子。

房屋为什么要建在树上?没有梯子,红翠是怎样上来的呢?这儿,到处是黑森森的密林,高高的茅草,远远近近都看不见人烟,红翠是个姑娘家,她怎么敢一个人住在这个山岳里呢?阿福起了疑心,他想知道个究竟。他远远看见红翠回来了,就隐身门口,眼睁睁瞅着。

红翠走到树下了,放下药锄药篮,红衫一展,像鸟儿张开翅膀,无声无息轻轻落在门外。她弯腰进了屋子,见阿福站在门后,睁着一双惊讶的眼睛,便捂着嘴,“咯咯咯”又笑了一阵,说:“阿福哥,你想不到我会飞吧?这是我从小练出来的功夫。没有这种功夫,我怎么敢一个人住在大山里呀?早被野兽吃了!”

“可是,你这屋,为什么要搭在树上呢?”

“搭在树上多好呀!野兽上不来,又没有潮气。山外人将屋建在地上,我看了也觉得怪呢!”

红翠这样一说,阿福也觉得有理。可是,屋子这么高,自己腿上的伤没有全好,怎样下去呢?哪能总是叫红翠伺候自己呀?他又发愁了。

红翠看出了他的心思,笑着说:“阿福哥,你想到树下去呀?等我给你扎一架竹梯吧。”

她果然扎了一架竹梯,阿福可以扶着竹梯上下了。

又过了些日子,阿福的腿伤完全好了,他又可以上山砍柴了。

这天晚上,月亮像一面白银的圆盘冉冉爬上中天。阿福同红翠并肩坐在屋外。月光下,红翠显得更加美丽。阿福有一肚子话要对红翠说,可是他的心跳得像打鼓,鼓了好大勇气,只说出一句:“红翠,你真好,真好……”

红翠“咯咯咯”又笑了一阵,说:“你在我家住了这么久,才知道我好呀?真好笑呀!我可早就知道你好呀!阿福哥,我最爱听你吹竹笛了,你可好久没吹了。今晚月色这样好,你给我吹一支吧!”

阿福拿起竹笛,动情地吹起来了。他的笛声一响呵,树不动了,花不摇了,青山明月都在静听。笛声使红翠心情激动,她忘记了羞怯,将火热的面孔贴在阿福的胸脯上,喃喃地说:“阿福哥,我永远也不离开你,我们结成夫妻,在一起过日子吧!”

他们插草为香,拜月为证,结成了夫妻。

他们一个砍柴,一个采药,过着幸福美满的日子。

谁知,罗浮山有个蝙蝠精,早想霸占红翠,被红翠打败了。如今,它见阿福同红翠成亲了,过上幸福的生活,恨得咬牙切齿。

这天,蝙蝠精看红翠上山采药去了,就变成一个老道,摇摇摆摆来见阿福。

阿福正在树下砍柴,见来了一个老道,赶快起身让坐。蝙蝠精故意把阿福端详了一番,大惊小怪地说:“哎呀,后生哥,你满面灰昏,一定是被妖精迷住了呀!”

阿福笑着说:“道长,你别胡说,我好好的,哪有什么妖精迷我?”

蝙蝠精冷笑一声,说:“后生哥,你还蒙在鼓里,你的媳妇就是个鸟精,她已经修炼千年,要吸男人精血一年才能成仙。到那时,你的精血被吸尽,可就性命难保了啊!”

阿福听他说红翠是个鸟精,气得脸都变色了,大声说:“红翠是好人,不准你胡说,你给我走!”

“后生哥,别急,我说完就走。你想想,她不是鸟,为什么会飞?她不是鸟,为什么把屋子搭在树上?她不是妖精,怎么能把你从悬崖下拉上来?哼,你死在眼前,还执迷不悟?”

听老道这么一说,阿福可就疑惑起来了,是呀,这也是他想过的事呀!

“后生哥,我可怜你,不忍心你年轻轻的被妖精害死。我这里有两道符,一道符烧成灰,你用水冲喝了,这样,你就能看出妖精的原形了;另一道符你贴在门上,妖精就进不了门,害不了你啦!”老道留下两道符,回身走了。

红翠是不是鸟精?他想知道个清楚。他将一道符贴在门上,将另一道符烧成了灰,正要喝的时候,红翠回来了。

红翠远远就看见她家的门上一道黑气冲天而起,心知不好,边跑边拼命喊着:“阿福,阿福!你不要喝那道符呀!千万不要喝那道符呀!”

可是,阿福已经把那道符喝了,他立刻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一黑,从树上栽了下来。

红翠一头扑在阿福身上,放声痛哭。后来,她摸摸阿福的鼻子还有一股热气,立刻转身上山采药,捣药,她想把阿福救活。可是,阿福中毒太深,不久便断气了。

红翠却不相信阿福已经没有救了,天天上山采药、捣药,希望能把阿福救活。年年月月,日复一日,为了救活阿福,她不歇不休,“克丁冬”、“克丁冬”在罗浮山捣药。

这种羽毛红色的小鸟,就是罗浮山特有的捣药鸟,又名红翠鸟。

 

 

采集地点:博罗罗浮山

采集时间:1995年

述 人:罗浮黄龙观道士

理 人:苏方桂

流传地区:罗浮山一带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艺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21@163.com
电话:李老师:13902623918 林老师:13502578713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ICP备1813448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sunkinglsx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