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阿福说亲
作者:罗武疆    来源:    日期:2021-01-27 10:43:47

 

阿福是在新丰、龙门两县流动做工的木匠。他心肠好,手工精,能说会道,一边做木工。一边顺便帮人说亲。

这一天,阿福来到新丰一个靠近地派的小山村做木工,主家有个待字闺中的女子,由于眼界太高,一心只想嫁富贵人家,可自身又有两个惹人嫌的缺陷,一是额门偏高,二是下巴有粒大黑痣。所以近三十岁还没出嫁。

阿福在她家做了几天,耳头耳尾,也听得好些事情了。他想起地派那边有个叫石狗的老青年,人老实,只因父母死得早,家里穷得叮当响,三十多岁还是单身一人,不如撮合这门婚事,治治这姑娘嫌贫贪福的思想。于是就对这父女说:“我来做个媒人如何?”

她父亲说:“师傅走的地方多,见识的人家多,人缘又好,若肯帮忙,最好不过。请问男家在哪里?屋场可好?”

“他家屋前靠溪湾,后背大竹山;走出田心见派头,高寨三余望日丰。出入都过大楼新屋,抬头低头上仓、下仓。”

“唉呀,是个好地方呢!”女子甚感兴趣,“屋舍又如何呢?”

“大光窗三十六只,小光窗不计其数。一条石阶路,通到石牯楼,再往前走就是白屋、九间牛栏。”

“屋场还真不错啊!”她动心了,又问,“有田地吗?”

“有,七石三升种。”

“有牛吗?”

“三伯黄牛,四伯水牛。”

“啊哟,好富裕呀!”她喜出望外(把 “伯”听成“百”),忙追问,“男子年纪、人品怎样?”

“年纪跟你差不多。不吹不赌,落力死做,捱得猪胆苦,牛踩也不哼声。”

“好啦!我嫁,我嫁!”不等父亲开口,她一锤定音表了态。父女又异口同声地说:“那就烦师傅你走一趟吧!”

何福笑着说:“可不许反悔啊!”

“不反悔!不反梅!”

一来二往,这门亲事就说成了。

待到新娘过了门,一看,哗!住的是七穿八漏的烂屋,所有都不是那么回事,就哭闹着大骂阿福骗人。阿福坦然的说:“我说的没有一句是假话,要怨只怨你们听话光往好处想,我说的“溪湾”“大楼”“新屋”“派头”“石牯楼”“白屋”“九间牛栏”“三余”“日丰”“高寨”“上仓”“下仓”全是那里的地名,一点没错。至于田地嘛,他家确实有块三升种(约三分)水田,上面分布着七块石头。说到牛嘛,他三伯是有一头黄牛,他四伯有一头水牛。他自家的确没牛。唉,有牛没牛有什么要紧?要紧的是人品要好嘛。只要夫妻勤劳节俭,家境是会好起来的!”

看看丈夫年纪、人才都还算般配,想想自己这些年来的遭遇,她无可奈何地叹道:“唉,生米都煮成熟饭啦,还有啥好说的。”后来,这夫妇俩日耕夜织,家境渐渐好起来了。

 

流传地区:地派镇

搜集时间:1994

搜集整理:罗武疆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艺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21@163.com
电话:李老师:13902623918 林老师:13502578713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ICP备1813448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sunkinglsx
你是第0访客